澳门太阳城

[灿星]灿星IPO完成辅导:半年融资15.25亿 田明套现

  为什么灿星上半年的财务数据这么难看?

  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即刻电音》是其第二部触网作品,承载着灿星文化第二次复兴的梦想,这档节目才刚刚播出,成绩一时难以判定,文娱商业观察将会持续观察。

  此前国内有好几家一起发力综艺的公司,比如代表作品是《最美和声》《女神的新衣》的蓝色火焰,双方一度在行业里齐头并进。随着华录百纳整体危机的曝光,蓝色火焰已经日渐没落离场。

  因为杨伟东曾经是北京巨匠文化的股东,也是创始人之一,后来入主优酷才从这家公司股东名单中隐退,外界猜测杨伟东涉嫌经济问题主要是倒在了巨匠文化和《这!就是街舞》之间暧昧的关系上。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的股权转让中,灿星的创始人,也是核心人物田明100%持有的上海昼晨共套现1.48亿元,这意味着田明套现1.48亿元。

  就在这几天,负责这个节目的优酷杨伟东也因贪腐落马,正在配合警方的调查。目前披露出来的信息是杨伟东的贪腐问题主要出在“这就是”系列综艺上,总金额上亿元,矛头直接指向的正是《这!就是街舞》节目和节目的出品方之一巨匠文化。

  但那只是曾经,如今灿星的财务数据直线下坡。

  灿星业绩大滑坡:上半年营收2.65亿元,净利润691.03万元

  第三次就是阿里和腾讯的入股了。此前文娱商业观察在曾经独家报道过的《灿星估值大降20%再获3.6亿融资,阿里、腾讯音乐入股》中详细聊过,当是阿里和腾讯音乐分别增资2亿元和1.6亿元,分别获得1.17%和0.93%的股权份额。

  以正在播出的《中国好声音》为例,2018年算是这个节目的第七个年头,也是重新拿回好声音名称的第一年,节目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在平淡中播出、在平淡中收尾,很难有水花。

  这些都是灿星的大事情,也是中国综艺界的大事,但是想要扩散到整个资本圈讨论的程度,还欠些火候,因为目前不论是A股还是中概股中,没有一家是纯粹的综艺股。

  今年灿星首次触网承制的《这!就是街舞》,并不是因为制作得不好,而是因为没有押中偶像产业的赛道,也不温不火。

  根据券商的资料,当时宁波奥腾、宁波丰财等4家机构投资者向灿星文化增资8.5亿元,获得灿星文化约4.08%的股份,当时灿星文化整体估值208亿元,约等于210亿元。

  根据证监会上海监管局12月4日披露的官方消息,灿星文化已经顺利完成了IPO券商的辅导,如果不出意外,在最近一两个月内就将进行IPO资料的申报。

  文娱商业观察认为,一方面是因为灿星文化虽然手握《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了不起的挑战》这样的国民级综艺IP,但是老化严重,IP价值需要重估。

  半年三轮融资15.25亿元,田明套现1.48亿元

  另一方面,灿星的触网成绩并不理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融资的过程中,灿星文化的估值仅为170亿元,相比于去年210亿元的估值下降近20%。

  如今灿星IPO终于带来了希望。

  灿星文化是目前国内毫无争议的综艺一哥。

  这是因为灿星文化接受券商辅导前后进行了三次比较大的股权变更。

  灿星的IPO券商辅导时间线稍微有点长,灿星文化从2018 年 2 月 5 日开始,至 2018 年 11 月中旬结束,辅导工作持续时间 9 个月余,一般进行比较顺利的两三个月就可以结束。

  灿星唯一一次披露股权等财务数据是在2016年3月底,当时A股上市公司浙富控股发布公告,拟以现金3亿增资灿星文化,获得6.0698%股权。根据当时公告的数据,灿星的估值高达50亿元,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1亿、7.2亿,成为当时最赚钱的综艺制作公司。

  第二次是股权转让。从2018年2月2日开始,上海昼晨、曹斌等几家老股东开始转让手中约1.51%的股份,套现了约3.15亿元的现金,此轮股权转让中灿星文化估值同样为208亿元。

  在其承制的《这!就是街舞》深陷杨伟东贪腐漩涡、新节目《即刻电音》刚开播的时候,灿星文化完成了券商辅导,让人不免又喜又忧。

  文|浮萍

  《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虽然是半哑火状态,但是其背后的制作公司灿星文化可是真正的资本圈红人,在今年来已经陆续拿到了阿里、腾讯等多家巨头的投资,估值一度冲上210亿元的高位。

  根据券商总结报告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灿星文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06亿元和20.58亿元,实现净利润为7.29亿元和4.55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明显的下滑迹象,在2018年达到了更加难看的程度。

  第一次是去年年底的Pre-IPo轮融资。2017年 12月18日消息,灿星制作宣布完成首轮融资,估值210亿人民币,但当时并没有披露投资机构和投资金额是多少。

  这些节目都太老了,很难再去吸引年轻人的关注。在他们的综艺世界里,《中国好声音》正在被抛弃,《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些网综节目才是当下年轻人的口味。

  如今杨伟东的问题还没有调查明白,作为承制方的灿星文化有没有卷入,都是待解的谜团。

  灿星文化的势头一直表现得不错,从《中国好声音》到《中国好歌曲》再到《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等,灿星文化一直在尝试,因此圈内人一直比较好奇,这家公司到底发展得如何?在财务上表现如何?

  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实现净利润2.65亿元,净利润为691.03万元,我们无从得知灿星文化2017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但是2018年上半年691.03万元的净利润,确实有点低了。

  承制的《这!就是街舞》深陷贪腐丑闻,《即刻电音》能承载其网综梦想吗?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备受资本青睐形成对比的,则是灿星的估值出现下跌。

  一年新增10位股东

  具体来看,2018年上半年灿星主推的节目包括《这!就是街舞》及《同一堂课》,公司方面表示,2018年下半年包括《新舞林大会》、《2018中国好声音》、《即刻电音》等已相继播出,全年主要收入集中在下半年实现。

  事实上,作为国内领先的综艺内容制作公司,灿星的IPO之路备受关注。

  公司方面在风险因素中提及,若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而公司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

  证券日报

  业界普遍认为,在推出了《中国好声音》这一现象级综艺后,灿星已隐约坐上了国内综艺节目制作商的头把交椅。而随着网络平台的崛起,2018年上半年,其联手优酷推出网综《这!就是街舞》,也被看作是成功的转型之作。

  “好声音”系列增收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界看来,作为优酷力推的头部综艺,《这!就是街舞》能够带给转型中的灿星较大助力。

  招股书显示,在其宣告IPO意向后,自2017年12月份起,灿星文化新增10位股东,吸引了阿里、腾讯、黄晓明持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丰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统称“宁波丰财”)等资本方先后入局。

  风险之下,灿星显然也在探索除综艺节目制作之外的发展道路。

  但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灿星此番参与《这!就是街舞》的收益或许并不高。有业内人士私下向记者表示,眼下越来越多的超级网综都由视频平台主控,制作公司反而有些“退居二线”的意思。

  在2017年底就宣布要申报IPO的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灿星文化”),眼下终于披露招股书,正式推进上市日程。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份,浙富控股公告称拟以现金3亿元增资灿星文化,获得6.0698%股权,彼时灿星的估值约为50亿元;去年年底,灿星制作宣布以210亿元估值完成首轮融资,估值是2016年的四倍;但在去年7月底,阿里及齐鸣音乐分别增资2亿元、1.6亿元,获得灿星1.17%、0.94%的股权,以此计算,其估值在170亿元左右,下滑约40亿元。

  此外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月份-6月份,灿星取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368.04万元、18042.11万元、8285.04万元及3895.1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54%、20.56%、15.39%和341.67%。公司方面表示,若未来地方政府对公司的补贴和扶持出现重大变化,短期内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其表示,后续会与合作方探索其他收益分成模式。

  招股书显示,公司在制作和运营综艺内容的基础上,已开展流行音乐制作、音乐版权运营、演出活动、衍生品运营、艺人经纪等多项业务。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共签约153名艺人,包括吴莫愁、张碧晨、周深、毕夏、李琦等。

  去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从招股书信息来看,截至公告披露的最近一年时间内,公司新增10位股东,包括杭州阿里创投、西藏齐鸣音乐、宁波丰财等。而记者从企查查平台了解到,上述三家公司的背后,分别有着阿里、腾讯及明星黄晓明的身影。

  灿星方面在招股书中提及,报告期内的合作网综《这!就是街舞》采取的是固定承制费用模式,“由于该项目是公司在超级网综上的初次尝试,为了稳健运营和控制风险,采用了受托承制方,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少”。

  往前追溯,2017年年底,灿星方面就曾表示,将在2018年年初申报IPO上市。根据证监会于2018年2月11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去年1月底,中信建投已与灿星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预计整个辅导将持续3个月,于2018年5月份申请辅导验收。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发现,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的扣非净利润呈亏损状态。从节目贡献来看,“好声音”系列的地位举足轻重,在2015年-2017年间合计贡献28.18亿元的收入,而试水《这!就是街舞》所能带来的收入贡献似乎并不强势。

  事实上,随着综艺节目行业的快速发展,节目类型、观众审美和偏好的变化异常迅速,在业界看来,哪怕是站在第一梯队的位置上,灿星所面临的压力也不在少数。

  从业绩表现来看,招股书显示,灿星文化在2015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20.5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8.06亿元、7.32亿元、4.52亿元。2018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仅2.65亿元,净利润8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726.05万元。

  招股书显示,此次募资,公司计划发行426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同时,灿星在招股书中提及,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15亿元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如实际募集资金不能满足项目需求,则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

  招股书显示,作为灿星的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仍是公司营收的重头戏。2015年-2017年,该系列节目制作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结合公司的营收数据计算,则该系列节目在2015年-2017年实际贡献收入11.43亿元、10.1亿元、6.65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日前从证监会官网了解到,2018年12月28日,灿星文化披露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有业内人士指出,“好声音”系列的热度已不复从前,显然进入了“瓶颈期”,眼下灿星需要更多的爆款接棒来维持行业地位。同时,在与各视频平台的合作交手中,对收益分成模式的探索仍道阻且长。

  公开资料显示,灿星文化成立于2006年,因一档《中国好声音》而为业界所熟知,此后交出的作品包括《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蒙面唱将》等,2018年摸索转型,与优酷联手推出网综《这!就是街舞》。

  对此,灿星在招股书中表示,受观众观看习惯、电视台排播计划等因素影响,一般5月份-10月份是大型综艺节目播放的高峰期,而“公司目前主要节目集中在下半年播出,收入在一年内并非均匀实现,存在一定季节性波动”。

  但备受资本青睐的同时,灿星所面临的挑战似乎仍不容忽视。

  ■本报记者 陈 炜

  这也就意味着,灿星对少数几款头部综艺的依赖性较高。上述分析人士认为,与其他文化传媒类公司相似,灿星也面临着持续产出爆款的压力。

  根据介绍,灿星文化擅长制作歌唱类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作品作为公司的王牌节目。

  公司净资产分别为120,428.00万元、135,797.55万元、267,980.82

  阿里与腾讯音乐是股东

  灿星文化虽然还有《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好歌曲》等节目,并陆续开发了《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等新的大体量综艺节目。

  2018年2月2日开始,上海昼晨、曹斌等几家老股东开始转让手中约1.51%的股份,套现约3.15亿元。

  《中国好声音》内容商灿星文化日前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冲刺创业板。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

  2016年,核心管理层田明、金磊、徐向东与华人文化,及公司实际控制人直接或间接控制的,用以持有公司股权企业上海星投、上海星烁、上海昼星、上海辉星、上海昭星、上海泽星、上海民星签署《共同控制协议》。

  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灿星文化取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368万元、1.8亿元、8285万元及3895万元,占当期利润比例分别为3.54%、20.56%、15.39%和341.67%。

  2018年1-6月仅实现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分别为26,470.18万元、930.44万元,灿星文化解释说,主要是上半年播出节目数量较少所致。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64,344.46万元、482,733.35万元、404,408.93万元及420,579.41万元。

  灿星文化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分别是7.88亿、6.63亿、3.9亿,-2726万元。

  —————————————————

  招股书显示,灿星文化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20.58亿元和2.64亿元;

  灿星文化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利润分别是9.5亿、8.77亿、5.38亿,及1140万元。

  灿星文化过去一年进行多次融资,其中,2017年底,宁波奥腾、宁波丰财等4家机构投资者向灿星文化增资8.5亿,获得灿星文化约4.08%股份。

  2018年年中,灿星文化再次引入阿里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

  这次交易中,灿星文化核心人物田明100%持有的上海昼晨套现1.48亿元。

  灿星文化实际控制人为田明、金磊、徐向东、华人文化天津的共同控制。

  万元及304,671.85万元。

  IPO前,上海星投持股61.67%,上海昼星持股19.31%,西藏源合持股5.69%,阿里持股为1.17%,齐鸣音乐持股为0.93%的股权。

  雷帝网 雷建平 12月29日报道

  IPO后,上海星投持股为55.5%,上海昼星持股17.38%,西藏源合持股5.13%,阿里持股为1.05%,齐鸣音乐持股为0.84%的股权。

  很明显,齐鸣音乐是最近刚刚上市的腾讯音乐的关联公司。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其中,西藏齐鸣音乐成立于2018年2月28日,股东为杨奇虎和胡敏,杨奇虎是腾讯音乐总经理,而胡敏是腾讯音乐CFO。

  政府补助对灿星文化利润贡献明显

  对灿星文化来说,《中国好声音》正被抛弃,《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些网综更符合时下年轻人口味。

  但《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节目在目前公司收入中的占比仍较高。

  田明、金磊、徐向东为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华人文化天津为华人文化产业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华人文化系一家从事股权投资管理业务的基金。

  灿星文化主要大型综艺节目档期集中在下半年,2018年《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新舞林大会》、《即刻电音》等都在下半年陆续上线,全年收入主要分布在下半年。

  杨奇虎和胡敏是谁?目前公开资料显示,杨奇虎是腾讯音乐的总经理,而胡敏是腾讯音乐的CFO,正在帮助腾讯音乐冲击IPO的关键性人物。

  第一期节目播出竟然没有声音,这算是重大的节目失误,李健、谢霆锋的加入也没能挽救这档节目的疲软,在年轻人的综艺世界里,《中国好声音》正在被抛弃,《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些网综节目才是当下年轻人的口味。

  所以在网综的道路上,灿星已然落后;在新综艺、新IP的打造上,灿星依然没能拿得出有力的成绩。

  《好声音》价值下滑、错过网综,可能是灿星面临最严重的问题

  这些都是理由,但是文娱商业观察并不认为是主要,重点还是在于灿星自身表现不甚理想。

  以这次阿里巴巴2亿元获得1.17%的数据计算,本次阿里、腾讯音乐投资的估值仅为170亿元左右,相比于去年210亿元的估值下降近20%。

  所以这一期间大部分公司都会往境外跑,或是去美股上市、或是去港股上市,总之尽可能地在境外完成资本动作,省时省力,这也是近一段时间集中赴港上市潮的大背景。

  这一拖让灿星错过了,陷入了两难的选择。目前整个A股处于历史低点,各股股价普遍急速下跌,IPO要求高、通过率低,整体形势相当不乐观,在整体大环境无法扭转的情况下,预计未来一到两年,A股仍将维持低迷的状态。

  这些都是灿星的大事情,也是中国综艺界的大事,但是想要扩散到整个资本圈讨论的程度,还欠些火候,而现在标志性事件终于到来!

  根据文娱商业观察得到的消息,在经历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等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的情况下,国内几家原来计划A股的影视公司,已经纷纷转道香港。

  灿星自身成绩不好的时候,正是其主动争取IPO的时候,按照原来的计划是2018年能够完成,但是现在来看几乎不可能。

  如果说此前在资本市场上,灿星都是一路顺利的,那么这次它的估值遭遇了非常严重的滑坡。

  根据资料显示,灿星文化于今年2月11日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IPO辅导备案资料,目标深交所创业板,根据备案资料,灿星文化预计于5月申请辅导验收,但因为这几轮的股权变更,目前灿星文化仍未递交验收报告。

  你可以找到很多理由,比如大的经济环境不好,目前市场上钱非常紧张,属于资本冬天、估值理应下降;你也可以说这是Pre-IPO轮的战略投资方,尤其是阿里、腾讯这样自带流量、资源的强势投资方,价格自然比其他投资方压得低一点。

  这个时候灿星仍然坚持A股IPO,勇气可嘉,但是现实很残酷,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在国内IPO失败。

  根据当时的数据,灿星的估值高达50亿元,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1亿、7.2亿,成为当时最赚钱的综艺制作公司。

  以正在播出的《中国好声音》为例,2018年算是这个节目的第七个年头,也是重新拿回好声音名称的第一年,节目表现不尽如人意,状况频出。

  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良好的商业化变现手段,让灿星一直没有公开对外融资,唯一一次披露股权等财务数据是在2016年3月底,当时A股上市公司浙富控股发布公告,拟以现金3亿增资灿星文化,获得6.0698%股权。

  从50亿元估值到210亿元,短短一年半时间,灿星的估值翻了4倍多,足见其成长性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中国好声音》虽然是半哑火状态,但是其背后的制作公司灿星文化可是真正的资本圈红人,在今年来已经陆续引进多家投资方,估值一度冲上210亿元的高位。

  尤其是2012年和浙江卫视推出的《中国好声音》,一问世就成为当年的现象级电视节目,也开启了中国音乐选秀综艺的新高峰,品牌价值效应延续至今,仍是一个大IP;更为重要的是其开创的制播分离制度,在广电系统内成为效仿的对象。

  此后一年多时间内,灿星再无资本运作新闻传出,直到2017年12月18日官方宣布灿星制作以210亿人民币估值完成A轮融资,并且拟2018年登陆A股市场。

  最新估值170亿,相比于A轮210亿元降20%

  IPO路漫漫,灿星注定无法在2018年成功

  为什么灿星这一轮的估值下降这么厉害?

  文|浮萍

  灿星可以说是中国最具知名度的综艺内容制作公司,其出品的一系列节目,如《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蒙面唱将》都在国内有着不错的表现,受到市场的认可。

  《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了不起的挑战》等成功的节目能证明灿星拥有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但这是历史,在现在以及未来,灿星还能一直保持领先吗?

  根据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官方消息,正在IPO途中的灿星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两者分别投入资金2亿元、1.6亿元,获得灿星1.17%和0.94%的股权。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齐鸣音乐就是腾讯音乐的关联公司,这意味着灿星此次融资同时引入了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大巨头,成为震动资本圈的大事情;因为在站队文化盛行的当下,能够不偏不倚、同时拿到两家投资的公司实属难得。

  根据企查查资料显示,齐鸣音乐成立于2018年2月28日,股东为杨奇虎和胡敏,分别持股50%,很明显是一个为了这次投资而突击设立的公司。

  而这一波又一波的风潮,灿星都错过,至于灿星首次触网制作的《这!就是街舞》,并不是因为制作得不好,而是因为没有押中偶像产业的赛道,也不温不火。

  这两个投资方中前一个是阿里巴巴很好理解,但是后一个齐鸣音乐到底什么来头,能够获得灿星IPO前夕宝贵的股权呢?

  这些年来,纵观整个“互联网投资江湖”,两者抗衡“剑影”随处可见:

  近日,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官方消息,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完成新一轮的融资,投资方为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

  更加重要的是开创了制播分离制度先河,成为广电系统内效仿的对象。

  这正是阿里的布局中一步。

  作为新面孔的《中国好声音》登上2012年各电视台综艺节目收视率第一名,成为年度第一大热门。

  这自身价值真的不可小觑!

  灿星有何能耐?竟得阿里腾讯音乐赏识

  不仅突破之前的瓶颈与窘迫,而且快速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大巨头公司!

  对于腾讯来说,在娱乐业务上布局最为广泛、深入。从其深耕在线文学,最后吞并盛大文学。

  它,就是《中国好声音》幕后操手,名为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以210亿元的估值完成了A轮融资。短短2年时间,估值从50亿元翻4倍,成为210亿元,并且还打算在今年登上“A股”这艘船。

  阿里腾讯各自“小算盘”

  好景不长,《好声音》陷入“综N代”的疲软时期,遭遇版权纠纷,使得《中国好声音》口碑和收视率一落千丈。

  作者 赵云合

  来源 电商之家

  现象级的综艺电视节目把中国音乐选秀推向高潮,使得品牌价值效应延续到至今,仍是一个大IP。

  借助这个联合势能,不仅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此领域上引发一番小波动,而且优酷网网民数量不断增加,达到了双赢效果。

  加上米未传媒推出了《奇葩说》、笑果文化上了《吐槽大会》、哇唧唧哇推出了《明日之子》……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综艺市场份额逐渐减少。

  神奇!阿里腾讯竟共同投资

  从崛起,到破灭,再到重生……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好在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一直拥有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让自身变现之路走得极其顺利。

  这次投资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虽然错失一次综艺合作机会,说不定下次就有了呢。

  在2015年,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营收22.15亿元,净利润达到7.3亿元,此番利润在行业内属于高水平了。要知道,同年华谊的净利润也就在9.8亿元呢,已是影视公司中最高的。

  阿里腾讯音乐之所以争抢投资,除了看好它的发展前景之外,更是为了自身娱乐帝国布局。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一容便相争!这样的场景是否让你联想到阿里与腾讯呢?!

  今年,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开始转向网综节目制作探索,与优酷网联合推出《这!就是街舞》。

  随着媒体深入报道,从中了解到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在今年2月才成立。

  这就说明了,西藏齐鸣音乐公司实际上是腾讯音乐的关联公司,这次入股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有腾讯影子。

  2012年,国内电视节目体系渐渐走向成熟与完美,各种类型的电视节目竞争也日渐加剧,而在这些电视节目类型中,综艺节目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用户数量从4300万到5.4亿,这种跳跃式的差距,可见腾讯在此方面的野心勃勃。

  随着经济不断发展,消费也在升级。由过去的物质基本需求到如今享受物质同时也要对娱乐所有追求,特别是在网络视频方面。

  难道这两者大有来头?与腾讯有着千般丝缕关系?

  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件事可谓是震动了整个资本圈,因为在“站队式”文化盛行当下,能够不偏不倚,同时深受两家投资公司青睐,真的难得一遇。

  同时得到阿里腾讯赏识并投资,说明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一定有过人之处。

  拥有两大在线视频平台,使得阿里踊跃成为国内第一在线视频服务商,最终补齐了在线视频这一块互联网最终的娱乐方式。

  在此,不得不承认,在利益方面,各自都想抢夺。哪怕仅剩下一块“肥肉”,也不会放过。

  想不到它的出现,竟然打破了这千年以来的旧俗思维。

  据悉,国内网络视频用户基本占网民规模的3/4,由此可以预测这个行业依然享受互联网普及和国内庞大人口基数带来的人口红利。

  经一查发现,两者居然都在腾讯音乐任职。杨奇虎为腾讯音乐的总经理,胡敏是腾讯音乐的CFO,正是帮助腾讯音乐冲击IPO的关键人物。

  股东分别是胡敏和杨奇虎,两人持股均衡。看似资历如此尚浅的公司,为何能够与阿里共同投资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阿里在2014年,阿里联合云峰基金以12.2亿美元入股优酷土豆,次年,阿里超45亿美元收购优酷土豆。

  前者投资2亿元资金,占1.17%股权。后者入注了1.6亿元,持有0.94%股权。

  在2017年,拍摄的《人民的名义》、《那年花开月正圆》等现象级电视剧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热潮;其次,推出《双世宠妃》、《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等文学IP网剧。

  在电商领域上,阿里有淘宝天猫,腾讯则投资入股京东、蘑菇街、唯品会;在新零售上,高新零售、三江购物归属阿里阵营,沃尔玛、永辉转为腾讯新伙伴;在海外,阿里投资印度电商Paytm,不甘落后的腾讯投资了印度母婴电商Firstcry……

  因此,借助《中国好声音》的旺气,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一炮而红。

  当时,综艺市场就有《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天天向上》、《中国梦想秀》……呈现“百家争鸣”盛况。

  面对此现状,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并未丧失信心或拿出《中国好声音》继续炒冷饭,而是加大码力推出《金星秀》、《蒙面唱将猜猜猜》、《舞林争霸》等具有影响力的节目。

  “椅子好忙”、“重量级明星导师盲选”都让该节目牢牢吸引了线上线下观众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