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灿星文化]灿星文化上市前资本腾挪频繁 近一年

  不过在经历了2012-2016年的高速发展后,受到政策限制和资源限制的影响,近几年音乐类综艺节目的生存空间已被不断压缩。

  2012年,灿星从上海SMG分离出来,开始独立制作从荷兰引入版权的音乐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并以浙江卫视为平台进行播出,引发了现象级的热烈反响,收视率一度突破6%,多期蝉联第一。

  2016年4月,灿星文化获得浙富控股(002266.SZ)3亿元增资。彼时,灿星文化估值为50亿元。同年9月,灿星完成了股份制改革。

  灿星是国内较早实行制播分离模式的综艺制作团队。

  今年2月5日,灿星开始券商辅导期,IPO进入冲刺阶段。

  2017年12月18日灿星文化宣布完成Pre-IPo轮融资,估值210亿人民币。

  7月30日,阿里和腾讯音乐分别向灿星文化增资2亿元和1.6亿元,获得1.17%和0.93%的股权份额,进而成为灿星文化第七和第九大股东。在这一轮融资的过程中,灿星文化的估值为170亿元,相比于去年210亿元的估值下降近20%。

  12月28日,综艺制作公司灿星文化报送招股说明书,拟于创业板上市,拟发行不超过4260万股。

  今年,灿星也开始试水网综,承制了优酷出品的《这就是街舞!》,不过负责这一节目的优酷杨伟东刚刚因贪腐落马,正在配合警方的调查。作为节目承制方的灿星是否会受此事影响还未可知。

  2014年,灿星曾筹划跟随当时的母公司星空传媒赴港上市,后来由于母公司结构调整,上市计划付之东流。

  此外,视频平台自制内容也在极大程度的冲击了传统的文娱市场。优秀的制作人开始抓住风口纷纷投奔至视频平台,制作出诸如《中国有嘻哈》(现:《中国新说唱》)、《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样风靡一时的音乐类综艺节目。

  同时,2016年灿星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卷入与唐德的版权之争被停播。2018年重新拿回好声音名称后,节目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在平淡中播出、在平淡中收尾,很难有水花。

  招股说明书根据招股书,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188.33万元、270,603.59 万元、205,841.98 万元和 26,470.18 万元;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资产总额分别为 164,344.46 万元、482,733.35 万元、404,408.93 万元及420,579.41 万元,公司净资产分别为 120,428.00万元、135,797.55 万元、267,980.82万元及 304,671.85 万元。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发现,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的扣非净利润呈亏损状态。从节目贡献来看,“好声音”系列的地位举足轻重,在2015年-2017年间合计贡献28.18亿元的收入,而试水《这!就是街舞》所能带来的收入贡献似乎并不强势。

  风险之下,灿星显然也在探索除综艺节目制作之外的发展道路。

  从招股书信息来看,截至公告披露的最近一年时间内,公司新增10位股东,包括杭州阿里创投、西藏齐鸣音乐、宁波丰财等。而记者从企查查平台了解到,上述三家公司的背后,分别有着阿里、腾讯及明星黄晓明的身影。

  招股书显示,在其宣告IPO意向后,自2017年12月份起,灿星文化新增10位股东,吸引了阿里、腾讯、黄晓明持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丰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统称“宁波丰财”)等资本方先后入局。

  对此,灿星在招股书中表示,受观众观看习惯、电视台排播计划等因素影响,一般5月份-10月份是大型综艺节目播放的高峰期,而“公司目前主要节目集中在下半年播出,收入在一年内并非均匀实现,存在一定季节性波动”。

  具体来看,2018年上半年灿星主推的节目包括《这!就是街舞》及《同一堂课》,公司方面表示,2018年下半年包括《新舞林大会》、《2018中国好声音》、《即刻电音》等已相继播出,全年主要收入集中在下半年实现。

  “好声音”系列增收乏力

  业界普遍认为,在推出了《中国好声音》这一现象级综艺后,灿星已隐约坐上了国内综艺节目制作商的头把交椅。而随着网络平台的崛起,2018年上半年,其联手优酷推出网综《这!就是街舞》,也被看作是成功的转型之作。

  证券日报

  公司方面在风险因素中提及,若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而公司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

  此外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月份-6月份,灿星取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368.04万元、18042.11万元、8285.04万元及3895.1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54%、20.56%、15.39%和341.67%。公司方面表示,若未来地方政府对公司的补贴和扶持出现重大变化,短期内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从业绩表现来看,招股书显示,灿星文化在2015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20.5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8.06亿元、7.32亿元、4.52亿元。2018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仅2.65亿元,净利润8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726.05万元。

  但备受资本青睐的同时,灿星所面临的挑战似乎仍不容忽视。

  去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灿星文化成立于2006年,因一档《中国好声音》而为业界所熟知,此后交出的作品包括《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蒙面唱将》等,2018年摸索转型,与优酷联手推出网综《这!就是街舞》。

  这也就意味着,灿星对少数几款头部综艺的依赖性较高。上述分析人士认为,与其他文化传媒类公司相似,灿星也面临着持续产出爆款的压力。

  但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灿星此番参与《这!就是街舞》的收益或许并不高。有业内人士私下向记者表示,眼下越来越多的超级网综都由视频平台主控,制作公司反而有些“退居二线”的意思。

  招股书显示,公司在制作和运营综艺内容的基础上,已开展流行音乐制作、音乐版权运营、演出活动、衍生品运营、艺人经纪等多项业务。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共签约153名艺人,包括吴莫愁、张碧晨、周深、毕夏、李琦等。

  往前追溯,2017年年底,灿星方面就曾表示,将在2018年年初申报IPO上市。根据证监会于2018年2月11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去年1月底,中信建投已与灿星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预计整个辅导将持续3个月,于2018年5月份申请辅导验收。

  《证券日报》记者日前从证监会官网了解到,2018年12月28日,灿星文化披露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在2017年底就宣布要申报IPO的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灿星文化”),眼下终于披露招股书,正式推进上市日程。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备受资本青睐形成对比的,则是灿星的估值出现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界看来,作为优酷力推的头部综艺,《这!就是街舞》能够带给转型中的灿星较大助力。

  招股书显示,此次募资,公司计划发行426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同时,灿星在招股书中提及,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15亿元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如实际募集资金不能满足项目需求,则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

  事实上,随着综艺节目行业的快速发展,节目类型、观众审美和偏好的变化异常迅速,在业界看来,哪怕是站在第一梯队的位置上,灿星所面临的压力也不在少数。

  ■本报记者 陈 炜

  灿星方面在招股书中提及,报告期内的合作网综《这!就是街舞》采取的是固定承制费用模式,“由于该项目是公司在超级网综上的初次尝试,为了稳健运营和控制风险,采用了受托承制方,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少”。

  事实上,作为国内领先的综艺内容制作公司,灿星的IPO之路备受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份,浙富控股公告称拟以现金3亿元增资灿星文化,获得6.0698%股权,彼时灿星的估值约为50亿元;去年年底,灿星制作宣布以210亿元估值完成首轮融资,估值是2016年的四倍;但在去年7月底,阿里及齐鸣音乐分别增资2亿元、1.6亿元,获得灿星1.17%、0.94%的股权,以此计算,其估值在170亿元左右,下滑约40亿元。

  一年新增10位股东

  其表示,后续会与合作方探索其他收益分成模式。

  有业内人士指出,“好声音”系列的热度已不复从前,显然进入了“瓶颈期”,眼下灿星需要更多的爆款接棒来维持行业地位。同时,在与各视频平台的合作交手中,对收益分成模式的探索仍道阻且长。

  招股书显示,作为灿星的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仍是公司营收的重头戏。2015年-2017年,该系列节目制作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结合公司的营收数据计算,则该系列节目在2015年-2017年实际贡献收入11.43亿元、10.1亿元、6.65亿元。

  《通知》中,广电总局表示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严格控制影视明星子女参与的综艺娱乐和真人秀节目,减少影视明星参与的娱乐游戏、真人秀、歌唱类选拔等节目播出量。

  公司在风险提示中称,视频节目行业的监管政策贯穿于公司业务的整个生产流程中,对公司业务的正常开展构成较为重要的影响。如果公司在业务发展中未能严格把握好政策导向,违反行业政策,可能面临作品被监管机构叫停、损失投资成本甚至取消市场准入资格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的业务发展产生影响。

  灿星文化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8年前6月,灿星文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20.58亿元和2.64亿元。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

  《通知》要求,对影视明星参与节目的片酬要控制合理额度,坚决纠正高价邀请明星、竞逐明星的不良现象。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30-22:30播出的综艺节目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每个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CSM52城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电视综艺成绩疲软:2017年同期收视率高于1%的省级卫视综艺节目有16档,而2018年仅有5档,且收视率均没有达到2%的现象级标准。电视综艺之所以出现收视危机,主要还是因为年轻人是综艺的主要受众,而相比较传统电视这一渠道来说,年轻人更倾向于“线性播出”。

  观众转移后,作为综艺节目“金主”的广告商们也闻风而动。有业内人士直言,电视台的广告被“优爱腾”为首的视频网站和OTT等新媒体分流的现象已经是常态。“过去广告客户的预算80%投放到电视台这块,现在全年的广告预算只有20%投放到电视台,顶多不会超过30%。各大卫视就是在20-30%的预算中去抢夺一份。”

  依据广电总局上述规定,《创造101》、《极限挑战》、《奔跑吧》等热门综艺将受到影响。

  广东蓝火曾是中国头部制作公司之一,主营电视栏目、电影、电视剧等文化作品的投资、制作、发行以及品牌内容整合营销服务,作品包括综艺节目《跨界歌王》、《最美和声》、《女神的新衣》以及电影《爸爸去哪儿》等。

  而近期华录百纳的巨额商誉减值为灿星文化敲响了警钟。华录百纳近日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广东蓝火出售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100%股权,作价410万元。2014年4月3日,华录百纳以25亿元的价格收购蓝色火焰100%的股份,拓展公司在综艺制作和品牌营销的业务的同时,也为公司带来20.08亿元的商誉。

  而在此时,广东蓝火创始人胡刚“离场”。2018年9月19日,华录百纳披露,胡刚因个人原因辞去包括董事、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仍在公司工作。就在胡刚辞去职务前,华录百纳旗下子公司广东蓝火,以及孙公司喀什蓝色火焰均因“款项纠纷”而遭到账户冻结。

  近日,曾缔造过《中国好声音》的综艺制作公司灿星文化披露了招股书,正式开启IPO征程。

  来源:中国证券报

  华录百纳预计本次喀什蓝火、北京蓝火的股权出售会对公司2018年年报形成较大投资亏损,投资亏损金额预计在12亿元到18亿元之间。

  纵然在2012年缔造了《中国好声音》的收视神话,但时移世易,当前综艺市场已经不再是灿星文化熟悉的“那个江湖”,综艺平台层面传统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格局出现巨大变化。

  在移动时代下,消费场景更多地向移动化与碎片化方向发展。在此情况下,相比较传统电视综艺来说,网络综艺更加符合人们的消费观。加上多种因素的影响,传统电视综艺的地位逐渐向下滑。

  2018年,影视娱乐行业当下可谓是“寒风凛冽”,灿星文化此时选择闯关无疑将背负巨大压力。而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几点“隐忧”,在当前的大背景下,更像是在诉说影视行业的种种心酸。

  时移世易电视综艺式微

  广东蓝火旗下有三家子公司喀什蓝火、上海蓝火、北京蓝火。其中喀什蓝火是广东蓝火的主体,注册资本1000万元,也是收益的主要主体。(喀什蓝火在2015年、2016年对华录百纳净利润的贡献占比高达85%、81%。)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灿星文化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19.83亿元,主要系并购梦响强音形成,需要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梦响强音主要业务包括音乐制作及授权、衍生品开发及运营、演出活动、艺人经纪以及其他以节目为依托的衍生产品运营,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

  2018年,网综异军突起,《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国有嘻哈》成为网络热搜“常客”。尴尬的是,卫视缺乏吸引品牌主疯抢的头部大爆款,仅能依靠《奔跑吧兄弟》、《中国新歌声》等综N代撑门面,但这些综艺的收视率又在逐年下降。

  但广东蓝火完成业绩承诺后,华录百纳2018年的业绩却出现了滑坡。2018年前三季度,华录百纳营收4.25亿元,同比下降71.03%;净利润亏损3.46亿元,同比下降394.94%。华录百纳将业绩亏损归结于“综艺栏目招商不及预期。”这其中,喀什蓝色火焰亏损尤为突出,2018年1-10月份营业收入4264.39万元,净利润亏损4.76亿元。

  正如灿星文化所言,政策监管可谓是影视娱乐行业2018年的主线。国税总局和广电总局祭出诸多政策整治影视行业乱象,范围从演员片酬到税款补缴再到打击收视率造假,堪称“全面大扫除”。

  灿星文化表示,目前梦响强音业务经营状况符合预期,但是若未来宏观经济、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影响到公司的经营情况,或其他参数变动影响商誉可收回金额,公司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商誉减值会直接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减少公司当期利润。

  广东蓝火曾承诺,2014年-2016年将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5亿元、3.15亿元。而实际的净利润为2.29亿元、2.36亿元、3.07亿元;同时期华录百纳的归母净利润为1.49亿元、2.67亿元、3.78亿元。最终,广东蓝火成功完成与华录百纳三年累计净利润7.72亿元的对赌。

  巨额商誉隐忧

  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综艺节目也进行了政策指导。

  政策面利空频传

  灿星文化称,以前综艺节目一般都采取“先台后网”的模式,但近几年网络综艺节目遍地开花,影响力日益提升,网络综艺的制作水平、招商能力、社会影响力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公司目前主要的合作对象还是知名卫视,虽然已经开始与知名互联网平台合作制作网络综艺节目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网络综艺节目的制作、发行、销售等都有自己的独特性。随着网络综艺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公司仍面临着不能探寻出适应新的市场模式导致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下滑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