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皮卡丘]皮卡丘的毛摸起来手感究竟什么样?

  首先,在官方设定资料中,皮卡丘是属于「鼠系宝可梦」的,也被叫做「电气鼠」,有人认为皮卡丘的原型来源是龙猫或者老鼠,但在今年5月2日,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1996年《宠物小精灵》首次发布时,开发者便告诉记者,皮卡丘的设计是基于一只松鼠而非老鼠。就连皮卡丘脸颊上两个红彤彤的圆,也是因为松鼠在囤积食物时两个脸颊都会鼓起来而设计的, 所以皮卡丘是一只松鼠。不少人都认为皮卡丘名字中的「pika」指闪闪,「chu」指老鼠的叫声,但设计师解释「pika」是闪闪发亮,「chu」~只是因为听起来很可爱。

  皮卡丘是光滑的吗……?

  文:时哥哥@艾欧动漫

  小智的皮卡丘为什么不进化成更强的雷丘?

  皮卡丘说的到底是什么?

  在小智偶遇藤藤蛇时,藤藤蛇释放了只对异性生效的迷人技能,小智的皮卡丘中招了也充分说明是雄性皮卡丘。

  皮卡丘的CV大谷育江女士曾说过皮卡丘的语言是有规律的,由pi-ka-chu三个词可以组成不同的意思,如果仔细留意就会发现皮卡丘的很多话的意思都是和日语的语气相同的。皮卡丘最常说的pikapi的意思是小智pi-kachu=pika pikachu=pika-pika pikachu=我叫皮卡丘pipikachu=赢了或者抓到了新精灵pikachu-pi=小霞pika-chu=小刚pikaka=小光pi?=纳尼?kaa=是的chu=不PikakaPika=妙蛙种子……战斗状态:piiika-chuuuuuuuu=十万伏特pipipipipi=电光一闪chuchuchu= 高速移动

  皮卡丘作为日本动画中「萌」的形象代表之一,作为第一只出场的宝可梦,除了卖萌实力也不可小觑,但是看了那么多神奇宝贝,很多人还是不知道皮卡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皮神表面是光滑的还是毛茸茸的?小智的皮卡丘是公的还是母的?皮卡丘为什么不进化?连皮卡丘的声优大谷育江也说过,皮卡丘的台词不是随便说的,pi ka chu这三个词的表意也是有固定规律的。

  皮卡丘的公母是可以看尾巴分辨出来的,雌性皮卡丘的尾巴是有一个缺口的,而小智的皮卡丘的尾巴是整齐的。

  皮卡丘的原型不是老鼠也不是龙猫

  小智的皮卡丘是公的还是母的?

  皮卡丘进化体是雷丘,拥有更强大的储电量和能力,皮卡丘也曾被雷丘完虐,但是皮卡丘为什么一直不进化呢当然是因为进化了以后就不萌了啊!

  根据皮卡丘的许多处剧情作画来看,皮卡丘是毛茸茸的,而不是像感觉起来那样光滑的——确实是毛茸茸黄胖胖的。

  而另一个争议则是围绕皮卡丘的表皮——有不少粉丝一直以为皮卡丘的表面是无毛的,手感会是类似于橡皮鸭般有弹性,或是像小黄人一样坚硬光滑。

  实在是,太可爱了!

  为什么要强调“静音状态”呢?因为,它在开口说话的一瞬间,便马上能粉碎你的少女心。

  期待评论区出现更准确的动物。

  也正因如此,精灵宝可梦的第一部真人版大电影从传出消息之时便备受关注。而在昨天,真人版《名侦探皮卡丘》的预告片公布之后,更是引发了许多粉丝的讨论。

  而在动画《精灵宝可梦 太阳&月亮》第91集中,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信息点:不同地区皮卡丘的皮毛光泽也会有差异,如关东地区的皮卡丘在阳光下是一闪一闪的,而阿罗拉地区的则是光亮润泽。

  到此我们只能确定皮卡丘有毛,但仍无法确定毛发的长短、色泽及触感。那么,这时便需要进入皮卡丘的下一个人生经历了。

  静音状态下看完整个短片,皮卡丘出现的每一幕都能让你感受到“萌”的魅力。

  再来看真人版电影《名侦探皮卡丘》,则更是与小智的皮卡丘毫无关系。这部电影改编自2016年Creatures制作的游戏《名侦探皮卡丘 ~新搭档诞生~》,游戏中的皮卡丘与主角蒂姆·古德曼搭档探案,也是会说话,也是大叔音,甚至还会调戏女孩子。这也怪不得电影版中皮卡丘的声音和性格都是大叔样了。

  游戏中倒是没看出来皮卡丘的毛发质感,只能看见低分辨率画质产生的锯齿感。但电影改编后的皮卡丘则是通体毛茸茸,而且能看到不同部位的细节差异:

  而松鼠也是分很多类的。有优雅端庄的短毛款,手感应该偏光滑:

  电影中变得毛茸茸的除了皮卡丘,还有胖丁:

  需要注意的是,上文中所指的其实都是动画中小智所拥有的皮卡丘,可剧中出现的皮卡丘并不止这一只。比如小智对手阿弘拥有的“雷恩”,在前额上就有一撮斜刘海。

  而在Pokemon的官网中,皮卡丘则被归为“鼠宝可梦”;精灵宝可梦开发商Game Freak的总裁田尻智在发言时,也依旧称其为老鼠。因此我们只能暂时猜测,皮卡丘是一只身上有松鼠血统、长得也很像松鼠的老鼠。

  皮卡丘现身并吸睛的场合除了线上,还有线下。在日本横滨市与Pokemon公司合作的皮卡丘游行活动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皮卡丘玩偶的毛发普遍非常短,但是富有光泽,且看着非常柔滑。

  尽管真人版电影与线下玩偶都并非本家出品,但也一定程度上能反应Pokemon公司对皮卡丘外形标准的限定。虽然这些形象在细节上各有差异,但大体上有着这样的共同特征:额头、脸上和下巴的毛发较短,整体细密柔软但不会过于紧实,富有光泽,尾巴部分较为蓬松。

  这是皮卡丘在高空时的样子,被风吹起来之后凸出的毛发仍然不是很长,因此可以进一步确定皮卡丘的毛可能非常紧实密集或者长度偏短,可以先排除小雏鸡、松狮犬和布偶猫这类毛长且松软的动物了。

  对于皮卡丘毛发的严肃研究

  耳朵耷拉下来,眼神也是可怜兮兮: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来,皮卡丘头顶和下巴的绒毛应该细密柔软,宜撸宜挠。

  剧中小刚曾说过,自己也要为皮卡丘调配食物,以使其毛色更加美丽,还提到了“色泽”。因此我们可以确定,皮卡丘的毛不是低调暗淡的,而是很有可能如同洗发露广告中会反光的头发一般,散发着亮丽质感的光泽。

  而皮卡丘在淋湿后需要将身上的水甩干,说明毛发也不是紧密光滑到可以使水珠流走的程度,且从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皮卡丘背上的毛还是有一定长度的。(但是尾巴那么大为什么不用甩干?真是令人费解)

  与原型一比较,不禁让人怀疑它是不是用了戴森的卷发棒。

  西田敦子曾在今年5月2日日本媒体Yomiuri的报道中表示,最初她创作的形象原本是纤长版日本大福(一种甜点)加上耳朵等小特征。而之后她被告知“需要非常可爱”,且那段时间她正好想养只小松鼠作为宠物,因此便根据松鼠的特征设计了皮卡丘的形象。另外,皮卡丘脸颊上两团红色的电气袋,则参考自松鼠囤食时圆圆的两颊;尾巴也是参考自松鼠蒲扇似的大尾巴,为了呼应皮卡丘的电属性而加入了闪电形状。

  皮卡丘究竟是皮面还是毛面的,现实生活中又是什么模样,这一直是粉丝们好奇的问题。

  摇动着尾巴来恐吓对方,这么萌哪里能让人感受到威胁性啦:

  在知乎《皮卡丘表面是光滑的还是毛茸茸的?》这个问题下,有许多网友也给出了相关佐证截图。

  在这部影片中,皮卡丘不仅会说话,还是由死侍主演、瑞安·雷诺兹所配音。也就是说我们印象中每天发出可爱“pika”声、自带卖萌属性的小精灵,实际上说话时竟是大叔贱兮兮的味道。

  头顶和脸上的毛偏短,腹部的毛颜色浅且松软,耳朵毛比较顺滑,尾巴毛则最蓬松。

  因此,皮卡丘尾巴部分应该与电影中相差不大,而身体部分的毛则不会太长,总体形状与松鼠相近。每一只皮卡丘的细节会各有不同,但大体上摸起来的手感会是细密、柔软、顺滑,最接近的应该是法国斗牛犬、八哥犬这类短毛小型犬,或者更加柔软一点。

  最初皮卡丘只是《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中的其中一个角色,首次亮相是在《精灵宝可梦 红·绿》。它由西田敦子所构思,并由杉森建完成设计。

  短片中皮卡丘的第一幕亮相是这样的:

  其实结合皮卡丘的创作原型、动画中的细节等,都可以了解到皮卡丘表面有毛的事实(下文也会有详细解释)。我们现在最好奇的问题是:皮卡丘的皮毛摸起来手感究竟什么样?

  如果说把皮卡丘带来这个世界的是西田敦子和游戏《精灵宝可梦 红·绿》,那么使它知名度大增、成为有才青年的,便是从1997年开始在东京电视台放映的《精灵宝可梦》系列动画电视剧(也就是许多剧迷印象中的《神奇宝贝》)。

  思路大致是这样的:首先追根溯源,探寻皮卡丘的出生地及童年经历;其次,研究皮卡丘在不同人生阶段中的不同形态;最后,根据皮卡丘本人(所属公司)所同意的衍生产品,来判断官方对此的理解。

  从“皮卡丘母亲”本人的表述,我们可以确定皮卡丘的制作原型为松鼠。

  全身嫩黄色细绒毛,戴着小鸭舌帽,从柜子后面偷偷地伸出小脑袋,耳朵还边在微微晃动。仔细一看,身后的尾巴也随着动作而翘了起来。

  也有毛看着更松软,但发型如天线般非主流的种类:

  观众都长大了,皮卡丘电影要不要长大?

  在此次《大侦探皮卡丘》的前期预热中,片方宣传显然比过往许多好莱坞大片更接地气,很大程度也是吸取了过去好莱坞IP电影的教训。按照片方的设计,核心粉群作为电影的主力消费人群,在前期充当热点发动机,每一位粉丝都是二次传播的一个小小媒介,最终实现朋友圈传播。

  但这部全球大IP的首部真人电影中出现的不仅是毛茸茸的皮卡丘,还包括表情包王者可达鸭、妙蛙种子等宝可梦三萌神,以及小火龙、杰尼龟、胖丁、喷火龙、甲贺忍蛙、魔墙人偶、花疗环环、睡睡菇、巨翅飞鱼等各路知名萌宠,某种意义上说,这可以视作半部宝多梦的《复仇者联盟》。

  从征服内地市场的角度看,这部电影改编版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改编的不是漫画、也不是动画,而是去年3月13日发行的3DS游戏《名侦探皮卡丘》游戏设定。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1999年,Pokémon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皮卡丘更是被《时代》评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响力人物,称其为“继Hello Kitty之后最受人喜爱的动画角色”。

  初代《精灵宝可梦》在日播出期间,平均收视率达到10%以上,几乎每集都排名同时段收视率前十;就连动画的主题曲《目标是宝可梦大师》,也在日本本土斩获了185万张的专辑销量。

  第二个问题是:无论对于粉丝还是路人观众,它都不够爽。

  问题在于,宝多梦抓住了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但其特定的动漫形象也提高了新粉的准入门槛。从20多年前开始,宝多梦最卖座的角色就是皮卡丘,今天依然是,但其粉丝的增长已至天花板,却很难像漫威电影这样将钢铁侠这样的二线角色提升为一线角色。

  过去的二十多年里,“精灵宝可梦”这个 “世界第一IP”,通过产品售卖、衍生授权等,累计获利超过900亿美元,位列各大影视动漫游戏类IP第一位。刚刚横扫了无数影史记录的《复联4》背后漫威宇宙和老牌“科幻电影票房挖掘机”《星战》系列加起来都不是这群萌宠的对手。

  国语版则找来与雷佳音进行配音,推出宣传视频,还让“你是大叔音,我是雷佳音”的雷佳音和“小贱贱”同台。

  问题在于这个故事和中国观众心目中的皮卡丘有什么关系?如果失去了这份认同感和怀旧感,核心粉丝凭什么为电影二刷?

  如果说影片品质是造成口碑平平的主要原因,那么小贱贱的加盟则构成了一柄双刃剑。一方面他的确拉高了影片在内地市场的关注度,也为影片制造了话题。

  但此前精灵宝可梦电影在内地的票房成绩并不算突出。

  配音、“有毛”、口碑......哪个是致命伤?

  “小贱贱”营销很卖力,但票房不够给力

  算上近今年7月即将上映的《精灵宝可梦:超梦的逆袭·进化》,过去二十多年里,累计有23部Pokémon剧场版上映,其中有5部在北美上映、1部在中国内地上映,但那部2017年《精灵宝可梦:波尔凯尼恩与机巧的玛机雅娜》内地票房仅为2500万。后续作品虽然普遍能在日本本土收获20-40亿日元票房,位列年度票房榜前二十,但海外市场表现也并不算突出。

  但当从他到雷佳音的大叔音出现在影院时,还是有许多观众接受无能。

  但另一方面,拥有成熟男人嗓音的皮卡丘出现在观众面前时,很多观众的表情和男主蒂姆一样懵逼。

  漫威总裁凯文·费奇写过一句话:英雄亦凡人。再强大的IP,最终还是要建立共情,讲出一个好故事。

  首日内地票房近8000万,豆瓣7.0,IMDb7.2,虽然跃居单日票房第一,但和已经突破40亿、占据内地影史票房第三的《复联4》开场势头相去甚远。

  几方面综合之下,即使是在前期宣传到位,包括小贱贱在内的演员都很配合片方宣发、影片对宝多梦萌物还原也合格的情况下,《大侦探皮卡丘》依然没有充分调动起观众的热情。

  直到1999年后,《口袋妖怪》系列陆续推出了《精灵宝可梦金·银》在内,7个世代(第八世代今年冬季发售)的掌机游戏和大量衍生游戏、主机游戏,累计达到了70款以上,全球累计销量超过3亿套,并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颁发的8项相关世界纪录,才为这个IP在世界范围内的走红奠定了基础。

  如果找不到答案,卖萌就无法成为一劳永逸的好生意。即使卖萌的,是令人无法抵挡的皮卡皮丘皮卡丘。

  但最终该片的首日票房仅为8000万出头。在豆瓣评分7.0、猫眼评分8.6,口碑并不算特别出色的情况下,凭借口碑发酵后发制人的可能性并不高,如果该片最终票房停留在6亿左右,这算一个能令片方满意的成绩吗?

  对于国内的观众来说,最早接触到皮卡丘却不是游戏,而是根据游戏改编的第一版动画片。

  可在这次宝可梦试水真人版的关键一击中,至少在中国市场,这只会放电的萌鼠表现并谈不上惊艳,目前猫眼票房对该片的最终票房预测是:6.2亿。而这仅仅是一部漫威单体电影平均偏低的水准。

  除此之外,该片还出现了许多真人化的宝可梦,通过当代的特效技术,应该说影片既保留了它们平面动画形象的可爱,也赋予了这些动画形象强烈的立体感。换句话说,在对萌物的呈现上,影片是成功的。

  也就是说,这个故事跟国内观众熟知的动画片没有任何关系。

  皮卡丘粉丝当然还是会买单的,算圆了一个梦。但梦圆过一次就够了,下一部到来的时候,还有多少人再进影院圆梦呢?

  剧情内容的硬伤,口碑不足而影响了后期影片票房发酵,加之上涨的票价,使大部分观众对于电影的质量与观影体验的要求也相应上升,最终导致了大片观众的流失。

  事实证明有毛的皮卡丘的确成为了影片的最大卖点。

  皮卡丘是日本传奇游戏巨头任天堂的杰作。最早是出现在1996年推出的一版叫《精灵宝可梦》的游戏中。不过这款包括皮卡丘的游戏发行反响并不好,仅售出12万套。

  为了给影片造势,片方甚至请出了王健林和马化腾两位商界大佬来给“皮卡丘”站台,这样的排面也是顶级了吧。

  电影第一批物料投放时,就遭遇过大众评论的两极分化,有一部分人表示难以接受毛茸茸的皮卡丘形象。因为以往大众普遍观看的是2D版拥有光溜溜外表的皮卡丘。但这场口碑争议实际上随着制作方进一步投放物料很快就解决了。

  角色情感也谈不上有说服力,无论是男主对皮卡丘的从嫌弃到依,还是皮卡丘将男主视作老友生死相随,都全靠编剧金手指,点到哪儿算哪儿。相比之下还是萌宠之间的友谊更真实感人一些。

  很难说皮卡丘大叔嗓就是错的,但日漫都有一种奇妙的体验:一旦让人接受设定,后续改变往往令人无所适从。

  某种意义上说,《大侦探皮卡丘》就是造了一个童年的梦而已,如果童年曾被感动的你再走不进这个世界,不一定是电影的错,可能仅仅因为你已经长大了。

  于是最终这样一部被彻底好莱坞式改编后的作品出现在影院,实际上造成了某些观众的无所适从——

  随着剧情发展,皮卡丘在卖萌、耍帅、奶凶之间反复切换,一次次令影院里的女生们发出难以抵挡的尖叫声。所有人满脑子都是“活捉一只皮卡丘带回家养”。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内地票房很可能将不及预期的《大侦探皮卡丘》会影响整个宝可梦电影宇宙的布局吗?

  从游戏到电视动画,从卡片交换游戏到电影,这些萌宠通过不断丰富的娱乐方式,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

  说到底,题材类型与电影内容都不够硬核的前提下,即使是有皮卡丘这样具有强票房号召力的卡通明星坐镇,也不能更多地吸引观众的眼球。

  而我国受众对于经典IP电影向来有极大的情感消费需求,死忠扛起粉丝电影KPI已经成为某种票房常态。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第一IP“皮卡丘”卖萌都卖不动了?

  《大侦探皮卡丘》的内地票房用四个字评价就是:卖萌无力。

  对路人观众来说,这故事实在太老套也太乏味了,表面上看,好莱坞试图打造一个集悬疑、冒险、情感和神奇想象力等多种元素于一身的故事,但最终哪一头都没讲好。

  说它是粉丝电影吧,很多改编又太过,把它当好莱坞大片看吧,过度儿童化的设定又太无趣了,想把它当儿童片看呢,又有个中年大叔的声音。

  于是在电影中,导演只是一次次让表情包王者可达鸭讲着并不好笑的段子,让爱唱歌的胖丁标志性地鼓起嘴生气,让魔墙人偶平地“碰瓷”,让皮卡丘各种卖萌、撒娇、奶凶、喝咖啡、尾巴摇、哭唧唧等等,这些元素的运用要吸引核心圈层的铁粉不难,但更外围的路人粉才是票房主力。

  虽然该片设置了多位人类角色,但包括男主在内,没一个想让人看下去。

  然而当电影里蒂姆与父亲的父子情,蒂姆与大侦探皮卡丘的友情不足以打动观众,宝可梦成为了影片唯一的看点,电影就沦为了一场情怀消费。

  尽管影片中出现了多场对战场景,但总体品质却毫无炫目,直到结尾大侦探皮卡丘才终于雷电加身,放出“十万伏特”大招,证实了自己老鼠不发威,还当我是皮卡丘。

  伴随几代人的宝多梦,无疑也正在寻找自己的转型之路。

  好莱坞显然认真考虑过针对中国市场的营销问题。

  对宝可梦来说,或许是比为什么第一IP“皮卡丘”卖萌卖不动了,更严峻的问题。

  而该片某种程度上兼而有之。

  Netflix还曾对外透露,《精灵宝可梦》是Netflix上播放热度最高的系列之一。

  虽然“小贱贱”的“贱劲儿”、嘴炮能力和话痨属性与皮卡丘相投,这应该也是好莱坞选择他来声演皮卡丘的原因。

  该片罗伯·莱特曼过去的经典作品是《鸡皮疙瘩》、《格列夫游记》等儿童电影。事实证明他也再次将这部真人版拍成了另一部儿童电影。

  漫威宇宙最强大的地方在于,观众可以和超级英雄们一起成长,但皮卡丘们的问题却是:观众都长大了,皮卡丘们要不要长大?

  电影里有一幕很多观众很喜欢,就是妙蛙种子突然成群结队渡过溪流,森林里闪着美丽的灯罩夜菇,画面唯美如梦。

  《大侦探皮卡丘》至少撞上了两堵墙:一是好莱坞游戏改编电影败多胜少,二是日漫改编好莱坞作品更是一片哀嚎。

  不仅有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可以接受皮卡丘“有毛”,还有很多人表示有毛的皮卡丘比想象中还要萌一万倍,根本无力抵御这个黄嫩嫩,毛绒绒,还有圆滚滚的大眼睛说要放电电死自己的萌物。

  为了迎合观众,大侦探皮卡丘的在北美找来了“小贱贱”,该片内地正式定档之后,《大侦探皮卡丘》迅速推出了针对内地的预告片。一开场就有瑞安·雷诺兹登台,向大家宣告这部电影要来了。

  可是整体视觉效果依然是一般。类似暴鲤龙这样的狠角色,出场后只放了一记水炮就了事,实在辜负了游戏、日漫的漫长铺垫。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皮卡丘的热度一直保持高位。作为一款休闲益智类游戏,据App Annie统计,自2010到2018年间,全球收入排名前十的游戏中,《精灵宝可梦》排名第十。

  在过去的几天里,“皮卡丘”的微信、百度指数也一路飙升,并已经完成了对“复仇者联盟”的反超。

  宝可梦能像漫威一样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萌宠宇宙吗?在这老粉被过度挖掘,新粉丝尚未完全培养起来的过渡阶段,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全片讲的是少年蒂姆·古德曼,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来到这座人与宝可梦和平共存的莱姆市。在路上,他碰到了侦探皮卡丘。而这只皮卡丘说的话,只有蒂姆可以听懂,然后这对搭档经历了各种冒险故事,意外发现了一个足以毁灭一切的大阴谋,最终又顺理成章地解除了危机,少年也找回了家庭。

  这么高的热度,被好莱坞盯上似乎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一个一眼看到头的故事,一场好莱坞惯常IP玩法。

  随着《复联4》在内地市场突破40亿,业内原本对《大侦探皮卡丘》的市场前景一致看好。

  但也有可能,是电影既不足以打动所有的核心粉丝群体,套路化的剧情内容对路人也并不友好,一旦失去情怀滤镜,好莱坞电影同质化的弊端展露无遗,于是最终这一场重温冒险情怀的旧梦,并未为宝可梦带来新的冒险。

  但除此之外,一旦回到电影的环节,就几乎全是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