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李一男]牛电往事:沦落铁窗的天才李一男和被偷

  李一男曾经是最年轻的华为副总裁

  1992年,还是研究生身份的李一男在华为公司实习,第二年,研究生毕业之后的李一男直接加入了华为公司。1997年李一男就担任了华为副总裁,当年李一男才27岁,确实是空前绝后。李一男在华为主要负责技术研发,华为的中央研究部就是李一男带领的。李一男主导开发的产品让华为在市场上横扫对手,造就了华为快速发展的几年。要问李一男当年在华为的风光?当时华为做产品和市场决策的就两个人,一个人是任正非,另一个是李一男。其他副总裁,只能听任正非的。

  正是因为李一男在华为充分得到了任正非权利的分享,所以,他的内心开始躁动不安,于是2000年,他辞职北上创业去了。这时候,业内已经把李一男当做任正非的接班人。所以,大家都错愕。李一男带着华为分给他的钱去北京创办了港湾网络,初期就是代理华为的产品,同时还带走了一批华为的人。这看起来是非常正常的,但是第二年港湾网络就发布了自己的路由器和交换机,开始和华为正面竞争。想一想也能明白,李一男有技术,在华为就是负责的技术工作,那么自己研发产品当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此时对华为来说,相当于自己多年培养起来了一个自己的对手,这咋受得了。2005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有两家企业的广告占据了大部分现场位置,一个是263通信,另一个就是港湾网络。头顶上,脚底下,各种宣传品应接不暇。此时的港湾网络风头正劲,不过到了2006年6月,华为就大手笔的收购了港湾网络。李一男重新回归华为,担任首席电信科学家和副总裁,这时候的职位已经是虚职了。2007年,李一男参与华为芯片的研发,任终端副总裁。

  李一男的下一个去处是中国移动12580的首席执行官(CEO),CEO可比CTO的职位高,李一男又一次当家作主干事业了。12580,这在功能机时代是一个很棒的体验。12580,一按我帮您。多么动人的广告语,以及广告牌上非常甜美的美女笑容。可惜生不逢时,乔布斯带领的苹果公司开发出了智能手机IPHONE,两年之后安卓手机也开始面向市场。12580的人工服务实在比不上用户通过LBS位置服务订酒店更方便,也比不上手机APP座机选车票订门票便捷。12580成了注定被智能机APP时代淘汰的业务模式,担任CEO的李一男不到两年便挂冠去职。

  李一男从华为离开之后,无论是创办港湾网络、去百度做CTO、到12580任CEO、到金沙江创投担任合伙人。所有的新闻稿必定提到,李一男27岁就是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可以看出,华为最年轻副总裁的烙印在李一男身上有多明显。离开华为之后的李一男,也再也没有得到过在华为那样的风光身份和生活。即使牛电科技上市了,也因为众所周知原因只能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出现。可以说,华为当年给李一男的,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可以给,李一男终身也被打上了华为的烙印。这对李一男,是好处还是坏处呢?

  港湾网络是李一男的第一次创业

  牛电科技上市了,上市的地点是美国纳斯达克电子股票交易市场。牛电科技是做什么的?是生产电动车的,这里的电动车并不是特斯拉或者法拉第未来那种电动汽车,而是大街上见到的两轮电动自行车,牛电科技生产的电动车叫小牛电动。这家2014年创办的电动汽车企业,创始人的名字叫李一男。

  任正非是李一男的伯乐 两人情同父子

  天才李一男

  李一男像个大男孩

  李一男2011年8月18日,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投。最辉煌的项目,就是投资的北京数字天域,让李一男从300万赚回来了10个亿。2015年,李一男创办了牛电科技,直到昨天,牛电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

  12580是李一男担任过CEO的地方

  李一男二次进入华为之后并没有了之前的权利和风光,拥有一身激情的他2008年10月,从华为离开,去了互联网搜索巨头百度公司担任首席技术官(CTO)。在李一男做百度CTO之前,这个位置空了两年之久。不过这里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李一男之前在华为或在港湾网络,做的都是硬件开发,而百度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要知道,硬件开发和软件开发的管理体制完全不同。所以,当李一男带领百度公司的技术人员开发阿拉丁平台的时候,能否从硬件开发转换到互联网领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年多之后,李一男给百度的老板李彦宏递交了辞呈。

  李一男?没错,就是前华为常务副总裁。每个人都有第一印象,而华为常务副总裁这个标签在李一男身上实在是太深了,几乎是李一男的第一个人身识别标签,第二个标签是天才。没错,李一男从小就是天才。李一男出生于1970年,和360的老板周鸿祎同岁。1985年,李一男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前身华中理工大学的首届少年班。并且至今仍然是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的优秀校友,是名气最大的一个。

  李一男曾经任百度CTO

  牛电科技纳斯达克上市 图片来自网络

  但年少成名的李一男,如何能放下创业心结?他离开金沙江创投之后加入小牛电动车,他的个人知名度也给牛电带来了最早的粉丝。

  “接班人”还是“旗帜”?

  在“规则”上摔的两个跟头,不仅让李一男黯然离开了通信行业,也让他陷入了牢狱之灾。入狱两年半,牛电错过了行业成长期——在“限电令”政策、共享单车普及的双重挤压下,电动两轮车已非主流交通工具。狱中的李一男不断寻求保释无果,“心痛的要滴血”,为漠视规则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对规则的漠视

  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的百度百科里,主要成就一栏却写着华为、百度等多家企业的高管头衔。他一度被视为“任正非接班人”,曾成立“小华为”港湾网络,前途无量时再度创业,做出了牛电科技。

  随后,郁郁不得志的李一男加入了金沙江创投,凭借人脉和对技术的判断力,把手中的一亿身家翻了十倍,但对行业规则的漠视也为他的未来埋下了隐患。李曾以两三百万投资数字天域,该公司借壳上市后,获得了数亿的收益。

  然而,任正非当时有让他接班之意吗?

  版权声明

  明言认为,李一男不能接班华为,跟他自己根基不牢有关,“(李一男)几乎一天都没在基层待过,也不懂企业管理,即使任正非同意,也很难服众。做早期创始人和大企业的接班人,完全是两码事,他不具备操盘华为这种量级的公司的能力。而且就算接班,也根本轮不到李一男,且不说董事长孙亚芳,下面好几个副总裁,资历比他深的都不比他差。”

  不遵守规则,不按套路出牌,是李一男早年的鲜明特征。在华为、港湾都流传着他“动不动就开人”的故事——华为一名技术人员回答客户问题不够专业,李一男公开要求该员工离职;而在港湾更甚,李一男因为昔日的创业元老、拿下无数大单的市场部副总经理唐更新在内部半公开批评他(亦有说法是因为技术决策的分歧),而开除了唐,并回应“任正非这么做了也没怎么样,为什么我不能做?”引起了诸多中高层的不满。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作者:田栩冰,编辑:梁爽,设计:甄开心,实习生:陈雪莹

  吴晓波曾在《大败局》一书中提到许多中国企业家“普遍缺乏对规律和秩序的尊重”,这在李一男身上,同样应验。

  一位证券从业人员告诉无冕财经:“连明星炒股都知道找一个代操盘的,从事我们这行的会更谨慎,在内幕交易敏感期,我通常会直接让家人暂时别炒股了,尽量避嫌。”

  在前半生的顶峰时期,李一男从未建立起稳固的根基。

  二度离开华为后,李一男的每一次跳槽都是在跨行,从通信行业、互联网、创投,再到硬件。“李一男从华为跳槽到百度本身就是一个大跨越,外界看来都属于信息技术,但其实隔了好几个维度——不只是通信行业到互联网,还从企业级产品跨越到消费者级产品,能一样么?”明言认为。

  他光鲜的止步于因内幕交易获刑的两年半。如今,处于低谷中的他,也终究将失去为牛电科技上市敲钟的机会。

  可能一部分要归咎于时运不济。李一男在华为的时候,华为正处在高速成长期,企业知名度不高,需要李一男这样特立独行的“少年天才”,作为华为不拘一格用人的宣传典型;去了百度,又碰上百度的内部管理和李彦宏这样不放权的领导;到了12580,背后的靠山中国移动也没有那么景气了。

  尽管李一男一度被外界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但技术天才的他始终只是华为不拘一格重用人才的旗子。

  入狱期间,牛电科技接连巨亏,累计只售出43万辆小牛电动车,仅仅是雅迪电动车在2017年销量的十分之一。

  如今48岁的李一男,和任正非成立华为时的年龄相当。

  原华为副总裁李玉琢也在自己的书中评价李一男,“业务能力很强,但是管理水平一般,没有独立办企业的经验、能力和耐性。”

  牛电科技终于要上市了,李一男却辞掉了所有职务。

  在他充满话题性的前半生里,始终没有属于自己的成绩,到底是因为什么?

  如今,李一男微博下用户对小牛电动车售后和质量的投诉,似乎昭示了它和创始人同样的命运——自带话题性,却除了募资之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

  进入人生下半场的李一男,手中仍握有28家公司的股份,在七家公司担任管理职务。这或许是他仅剩的翻盘机会了,这一次,他还会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但要把所有错误推给“时运”,却显得过于武断,实际上,李一男早已亲手为自己种下了失败的种子。

  恐怕华为再也不会有第二人,像李一男一样,只用四年就从实习生一路升至副总裁。任正非直呼他为“干儿子”,外界视他为“任正非接班人”,二十年来,数度创业、转型的他始终没能撕掉华为带给他的标签。

  任正非以李一男回归华为为条件,收购了港湾,李一男又一次回到了原点,只是这一次,他的旗子上写着的是“反骨仔”(反叛者)。他的头衔变成了“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据传被安排在华为办公区正中央的全玻璃办公室,成为了被围观的反叛典型。2008年,无法忍受职权被架空的李一男再度离开。

  未曾打牢的根基

  在李一男高开低走的前半生里,空有名声地位却被不过是他人手中的一面“旗帜”。而他也总结,自己一直过着“自己犯错误自己吸取教训的二流人生”,细细复盘过往,却发现原来失败的种子早已种下。

  早期根基不牢,离开了通信行业的李一男,也失去了能为他建立根基的专注力。

  在通信行业供职十余年、接近华为高层的人士明言(化名)认为:“任正非不会真的让他(李一男)接班,当时华为根本就没有接班的计划,任也没到那个年龄。即便到现在,华为都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接班)计划,何况十几年前了。他作为毕业生加入,从万门交换机项目开始,又是火箭式升迁,像是被树立起来作为典型,是华为向外界传达重视技术、不拘一格用人的一面旗子。”

  ▲李一男成立的港湾网络,被称作“小华为”。图片来自网络。

  ▲李一男(右)和李彦宏。图片来自网络。

  如今,受身份影响,李一男不得不辞去牛电所有职务,再度回到了创投,加入老搭档吴世春的团队。

  2000年,李一男第一次创业,成立港湾网络,后来的事已经广为人知——港湾网络次年开始研发自己的通信产品,与华为正面竞争,并在2004年收购了从事华为核心业务的钧天,自此遭到任正非的“打港办”全方位击打,导致被收购。

  尤记得2015年6月,牛电科技在京举行首款产品发布会场外,“男哥”的粉丝们在炎热天气下排起长龙。李一男尚不知自己将有牢狱之灾,在会上自嘲道,“经过这么多年的折腾,我想我已经归零了,或者被归零了。”

  到了12580无限讯奇,李一男担任CEO,而行业却已进入下行阶段。在当年《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中,知情人士透露,李一男后来从无限讯奇辞职,是因为未达董事会要求。

  在牛电科技的首款产品发布会上,李一男满面春风地说:“只要是足够的任性执着,即便是到了我这样的年龄,我相信依然有无限的可能。”讽刺的是,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他就在深圳机场因内幕交易罪被捕,身陷囹圄。

  在李一男第一次离开华为时,他曾公开宣读创业声明书,并承诺遵守保密协议以及禁业限制规定,而他并未遵守。

  然而摆脱了华为、进入互联网浪潮的李一男,再次成为百度的一面旗。“从后来陆奇在百度的任职经历来看,百度CTO有没有实权,要看有多少个事业群向他汇报,有时权限还不如一个高级副总裁,”明言说,“李彦宏看重的其实是李一男的名声和地位。李一男在百度的两年里,百度没有做出什么明星业务,反而是购物、金融、外卖等业务铺得越来越散。”

  年少成名的李一男身上,深深刻着华为、百度等烙印,却始终是别人手中的一面旗帜罢了。在他充满话题性的前半生里,没有属于自己的成绩,到底是因为什么?

  随后致使他入狱的内幕交易事件,更是凸显了他对规则的漠视。他最为知名的投资案例,就是华中数控的那一笔——收益不过750万元,却因内幕交易被入狱两年半。接受调查时,他甚至不清楚内幕交易的认定和惩罚,还曾向证监会调查人员询问“如果被认定为内幕交易会怎么样”。

  一位原华为财务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评价,李一男自己见了客户不知道说什么,但却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喊开除,使他对李的能力评价大打折扣,“虽然现在华为的高管有时候处理事情也有脾气,但是(处理事情)能力远远超过他”。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港湾几乎快在美国敲钟上市,被华为的一纸诉状打回了原形,西门子原本想以1.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港湾,也被华为击退。最终,港湾被华为收购了。

  李一男再次回到了华为,头衔仍是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不再是华为EMT成员。

  其中,公司首席设计师 Joseph Nelson 是 Honda 前欧洲设计师,市场副总裁张一博来自小米科技,系统总成副总裁刘成栋来自万向电动汽车,供应链副总裁何卫华则来自聚光科技。

  李一男和团队根据行业数据为基础计算得出,如果电动车替代70%公交、20%摩托、10%的汽车,那么将共减少4200万吨碳排放。每棵成年大树一年能吸收6千克碳排放,相当于70亿颗大树。

  而这种理念,也成了小牛日后体现社会责任感最好用的背书。

  彼时的李一男在北京,预感到一个巨大机会的来临,也在寻找着合伙人,巧合的是,一南一北相隔千里的两人,创业方向完全一致——智能电动车。

  这件案子最终的结果令外界迷惑。在金沙江创投期间,李一男曾以300万元投资北京数字天域科技有限公司,此后该公司借壳上市李一男掌握的股票转手价值就高达9.6亿元。

  郑宝用是彼时华为元老级别的资深常务副总裁, 他先后主持了华为公几代程控交换机的设计与开发。

  而且这还要是一个还没有被互联网技术颠覆过的行业,电动车极容易与互联网产生化学反应。

  根据检方材料,早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就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小牛的招股书上,李一男的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公司虽然持有43.8%的股份,是小牛电动的第一大股东。但作为创始人的李一男却已不在小牛电动车董事会成员和执行高管名单之中。

  从市场角度来看,电动自行车日益普及,甚至是部分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但传统的电动车总是太笨,人们对“酷车”还有追求。

  牛电科技这家电动车公司,充满着争议性和关注度,无论是其创始人李一男的传奇经历,还是运用互联网向传统电动车市场的宣战。都使得它一成立就成了市场上的明星,被资本热捧。

  天才和铁窗

  2000年,自觉羽翼已经丰满的的李一男离开华为创立了港湾科技,从此开启了一段与华为的虐恋。

  这区区700万实在不能跟李一男的价值画上等号,况且李一男生性简朴,并不是一个对于财富迷恋的人,真的有必要要以身试法嘛?

  当上华为副总裁那一年,李一男25岁,手中掌管着华为10亿的产品线。

  在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带走的同一时间,牛电科技刚好也在进行A轮融资。按照公开报道,这笔融资在2015年5月底公布。此轮投资方包括纪源资本、IDG资本、红杉资本中国等,金额为4100万美元。

  而反观3G,到了12年之后的2008年,乔布斯发明了苹果手机后,中国国内才发3G牌照,3G市场才真正启动。

  同时检方指控称,

  在黄明明的引荐下,李一男和胡依林相识了,共同的认知自然是一拍即合,成为彼此的创业搭档,于是,2014年9月,承载着天才李一男最后一次创业梦想的牛电科技就这样诞生了。

  小牛继续放烟雾弹,小牛的公关彼时回应:李一男在位于江苏常州的小牛电动生产车间抓生产。

  轮毂问题陆续被众多用户发现,发展到最后几乎快成了公开的秘密。

  直到遇到了小牛。

  这个市场有这个潜力,中国电动车彼时年均销量超过3000万辆,如果均价3000元,这就是个千亿级别的市场。

  但好在,李一男回来了,小牛的灵魂就回来了,即便他现在书面上已经不担任任何小牛的职位。

  后来李一男和郑宝用矛盾加剧,甚至到了谁走谁留的地步,关键时刻,任正非选择了郑宝用。

  中国互联网行业能被称之为天才的人不多,李一男算是其中名头最响的那个。

  在华为工作了25年的余承东,才刚刚爬上这个位置。

  两天后,也是李一男生日的前一天,在深圳宝安机场停机坪出口走廊内,刚下飞机的李一男就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股票内幕交易。

  李一男从华为研发部门挖走大量人才,研发并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港湾逐渐发展壮大开始和华为抢生意。

  27岁的副总裁李一男自然成为公认的任正非“接班人”。

  最终李一男被判处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彼时任正非有一句名言:“郑宝用和李一男,一个是比尔,一个是盖茨。只有两个人合在一起,才是华为的比尔盖茨。”

  果不其然,在李一男入狱后,小牛遇到了诞生以来的第一次危机。小牛N1部分批次屡屡被曝光有安全隐患,其缺陷主要是前轮轮毂会出现断裂情况。

  要说做投资人也真不容易,不仅要担风险砸钱,关键时刻还要敢于站出来胡说八道。

  公开资料显示,牛电科技联合创始人及主要员工来自 Frog Design、华为、百度、小米、艾默生、乐视等顶尖的科技公司。

  2015年,牛电科技的第一款电动车产品小牛N1系列在京东众筹创下7202万元的纪录。

  李一男想把小牛打造成电动车界的小米。

  胡依林

  任正非特意给回归的李一男安排了一间透明的办公室,一波波好奇的华为员工来来往往,时不时地往里打量一番。

  但被埋下的人生伏笔,总有一天要被赤裸裸的掀开。

  然而几天后李一男入狱,有投资方突然想跳票,“他们当时已经打钱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后想再要回去;还有投资方据说还没来得及打钱,就不想打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称。

  这个时候,如果企业出了任何问题,没人能把全体员工团结起来。更可能的是,丢失灵魂后,一击即溃。

  移动公司的人都说,你们做GSM哪里还有机会啊,人家地盘都占完了!对了,马上就要3G了,你们不如去研究3G!

  这就像孩子刚出世,爸爸却没了,消息谁也不敢往外放,小牛一个劲的压着消息,李一男的微博照常找人更新。

  一个天才

  李一男很快就被任正非发现其聪慧之处,接着被调去了负责华为最具传奇色彩的C&C08万门机产品,这个产品让华为起死回生,是华为内部最受重视的产品。

  有一天,胡依林见到了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李想将胡依林的商业计划书转给了自己当年的天使投资人黄明明。

  2016年3月15日晚,据财新网报道,因涉嫌内幕交易罪,46岁的李一男于3月15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这一年,研究生二年级学生李一男开始在华为实习,这时的华为还没有成长为中国的骄傲,只是一家年收入1亿元,一两百号员工的小公司。

  5公里以内的汽车出行占到城市汽车出行近60%的比例。没有污染的自行车、电动两轮车出行理应得到更多的提倡和道路权利的尊重。

  但李一男坚定地认为,没有GSM哪里就会有3G?

  投资人普遍认为胡依林的项目很棒,但当商业计划书展示到团队页的时候,所有投资人都皱起了眉头,一致认为该项目要能成至少还缺少一位最最关键的人物——CEO。

  ②人们对于“酷车”的追求。

  铁窗下的李一男放心不下小牛。

  那时候,任正非每天都来看看李一男,常常和他们整个项目组的人睡午觉,越看李一男任正非觉得越喜欢,思路清晰,少年天才,甚至直接称李一男为“干儿子”,彼时李一男24岁,任正非50岁。那时候人们还没有太多乌烟瘴气的认知,要是在今天,李一男恐怕要对“怪叔叔”任正非的“亲密”退避三舍了。

  小牛不搞互联网,其它被小牛惊醒的电动车企业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个个齐头并进,照着小牛的特色与互联网结合,APP,松下锂电芯一样不落下。到现在,小牛的一开始的领先优势全没了。

  底下的投资人并不在意,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是未来电动车行业的另一个小米。

  但此情此景谁都知道,这个小伙子日后必将会飞黄腾达,只不过谁都没想到会这么快。

  彼时所有的媒体都没有确切的消息,李一男到底被抓了没有?

  检方指控中,李一男涉嫌内幕交易发生于其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检方指控称:李一男在2014年4月,通过其妹夫和母亲的股票交易账户,满仓武汉华中数控股份有限公司,成交额达到1148万余元,实际获利508万。他还让其妹妹同期购买该华中数控,成交金额在499万余元,实际获利有236万余元。

  但终究事实已定,法律之下不容情,天才少年至此沦落至铁窗,可怜小牛刚出世就失去了灵魂人物。

  更详细的细节是,2011年8月,李一男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2014年4月18日,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使用妹夫和母亲的证券账户买入华中数控65.7042万股,买入金额1148.55万元。

  李一男忍不了,再次离开华为,头衔两年变一个,百度CTO、移动12580的CEO、金沙江投资合伙人。

  那时候的任正非,爱在公司的总部,南山深意工业大厦里穿着条裤衩挞着拖鞋,员工们见怪不怪。

  但终究没能找到自己最终的归宿,在金沙江期间为自己后面的人生埋下了牢狱之灾的隐患。

  但后来谁都想不到,它既不是顺遂的成为市场独角兽,也不是被竞争对手压垮,而是在遭遇了一场离奇的变故中整整沉寂了两年之久,这两年被称为小牛“被偷走的两年”。

  磕磕绊绊两年,小牛算是熬了过来。

  《财新》曾报道称:入狱后的李一男曾数次申请取保候审。“我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核心灵魂人物,因为我的拘押导致公司人心不稳,投资人信心不足,”他称,“每天内心都在滴血”。

  报道称:

  李一男本身就是小牛最大的一块儿金字招牌,无论是诸多投资还是主要员工,几乎都是靠着李一男多年的人脉和名声拉来的。

  李一男的升迁纪录,在互联网上被传播了一轮又一轮:刚入职两天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中央研究部总裁,而后又坐上了华为常务副总裁的高位。

  忍无可忍的任正非,成立了“打港办”,:不让港湾赚钱和不让港湾上市是打港办的两条基本线。

  ① 环保

  闪闪发光的创业团队,明确的创业理念,使得小牛被称为2015年最优质的创业项目。

  95-96年,一个大哥大卖几万,华为看的眼红,想发力移动,到处去调研。

  李一男有真本事,是对技术的直觉和判断。

  李一男被抓,对于小牛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但纸还是包不住火,小牛和一众投资人的烟雾弹迷惑了外界许久之后,李一男最终的判决消息还是下来了。

  铁窗生涯注定了李一男不能为小牛敲钟,但小牛若能成功上市,也是对李一男大起大落一生的宽慰了。

  基于对哥哥投资决策的信任,其妹也用自有资金500万元跟单购买。李一男共计获利439万余元,其妹获利236万余元。因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交易行为异常,被证监会大数据系统报警。

  对此,牛电科技低调推出了“niu care”冬日保养计划,向用户提供包含轮毂、制动检测等在内的免费整车保养服务。这场被业内解读为变相召回的策略,暂时稳住了部分用户的情绪,但由于小牛官方有意低调处理,仍有不少电动车买主对此计划并不知情,电动车的质量缺陷得不到全面解决。

  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李一男与李晓涛系大学校友,两人也曾在华为公司共事。

  因此,挖了东方通信的刘江峰团队开始研究GSM,不惜一切做了出来。

  1992年真是个故事无数的年份,总设计师南巡,中华的土地,似乎人人都嗅到了财富的味道。

  而投资人吴世春说前几日还和李一男一起喝酒,状态挺好的,将用业绩回应谣言。

  2014年初,离首都北京1000多公里以外的上海,一位初中毕业后打拼多年的胡依林在四处寻找投资人的过程中屡屡碰壁。

  小牛准备上市了,9月24日,小牛电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最多1.5亿美元资金。

  一个是开疆破土的资深功臣,一个是少年得意的天才,如若正面交锋,哪能和平相处。

  彼时李一男的创业想法总结起来有两点:

  但两年的时间里,本该激进造势的小牛一共发了四款新车,市场反应平平,也几乎没有在网上有太多声音,反而专注于线下经销商的铺设。

  正是李一男的传奇履职,推动了牛电科技在团队建设方面的前进;缺少李一男的牛电科技,就像一顶王冠丢失了最耀眼的那颗珍珠。

  似乎,习惯于成功的天才少年李一男,这次也没能例外。

  变故倏然而至。

  大概那年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新员工能给华为带来什么。

  小牛被偷走的那两年

  创小牛

  检方指控称,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但李一男在庭审期间否认检方指控。

  依靠李一男的知名度,牛电科技很快拿到红杉资本、IDG资本和纪源资本共同投出的5000万美元投资。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在发布会上正式宣布了小牛N1,虽然此前排练良久,但最终的效果并不能使他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