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摩拜单车]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的创业故事

  共享单车当然还面临着经营运作瓶颈等一系列问题,但对未来美团出行的布局意义重大。相比他付出的成本,获得的收益其实还是比较划算的。美团在未来更大的竞争格局里边抓住了有利的场景和入口。

  责任编辑:卧虫

  昨天晚上,摩拜董事会的结果出炉后,我跟胡玮炜交流时候引用了当年丘吉尔说的一句非常经典的话,「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这不是终点,甚至不是走向终点的开始,但这可能是对起点的超越。

  由王兴接棒共享单车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不要忘了,在过去几年里,共享单车都是在被资本推着往前走,以倍速的方式发展,对于创始的团队,不管是摩拜还是 ofo,都很难真正做到对公司的完美驾驭。王兴则不同,过去这么多年,他在生活服务领域里经过包括「千团大战」等大量战争,他的团队在执行效率和思维体系上都已经非常成熟。当这些优势注入到整个共享单车领域,必将带来不同的格局。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想清楚两个事情:一是为什么摩拜一定会被收购,而不是被投资;二是为什么摩拜选择被美团收购,而不是被滴滴投资或者被包括软银、阿里之类的机构介入。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这不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终点,这件事不需要惋惜谁,而是应该恭喜所有人。

  王兴是一个理性的创业者,现在这个入主摩拜的价格其实对他是非常合理甚至划算的,在共享单车经历过爆发式发展,进入冷静期甚至是寒冰期的时候,王兴的切入点是非常稳准狠。

  当然,我相信王兴和摩拜最早的缔造者和大股东李斌之间的沟通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相信李斌因为自己的蔚来汽车延展出的大出行的格局,对于滴滴一度是更有倾向性的,但王兴最终能与李斌达成共识,也是个值得关注的关键节点。相信王兴在出行领域的最近一系列动作和决心,促进了这种态度转变。

  4 月 3 日晚上,摩拜召开股东大会,表决是否同意美团对其的收购;会议从晚上 9、10 点开始,大约在 11 点多的时候,会议中的信息就已陆续传到一些媒体手中——这些信息不仅有表决的结果,还包括一些非常详尽的细节。

  如何看待这起并购案?

  而对摩拜的创始团队而言,他们现在所开创的事业,在未来还将继续向前发展,并且进入生活服务领域这个更大的格局。对胡玮炜们更应该祝贺,因为一个奇迹没有变成一地鸡毛,还在继续向前,即便旁观者各种评判,但只有创业者才理解此事对内心的意义。

  首先很务实地讲,滴滴作为 ofo 的投资方,就过不了摩拜的关。滴滴和 ofo 发生的冲突、投资者和创始团队之间不同意见造成的冲突、对摩拜的这个团队来说,多少会有心理影响。即便是王兴和程维都是目前中国整个大生活领域里边具备足够的资本驾驭力和运营控制力的高手,但当他们不相上下的时候,这种心理因素就会起到作用。

  今天上午,王兴正式宣布美团全资收购摩拜,昨晚坊间消息落地成真。但与昨晚种种传闻不一样的是,摩拜的创始团队并未出局。在内部的公开信中,王兴表示「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 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 CTO,我将担任董事长。」

  另外,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对王兴的认同同样是重要因素。据我所知,胡玮炜从当年做记者到创业,和王兴其实都保持着非常通畅的交流。她对王兴的理念和执行力是非常认可的,所以在当她面临「由谁来接棒,由谁来引领?」这个问题时,她应该会倾向于王兴的,这其实也代表了团队大部分人对王兴的看法。

  当猜测和喧嚣都渐渐落定,我们该如何理解「美团收购摩拜」或者说「王兴接棒共享单车」这件事呢?

  另外,对于摩拜的一些早期股东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他们的退出,意味着摆脱了被不断锁死的命运,某业界大佬私下评价说,「这比某些公司的股东继续被锁死已经好很多了。」说的是谁,大家都知道。

  有时候,一些商业领域重大选择的做出,恰恰是很多细微的因素在起作用。这次摩拜接受美团的并购而不是接受滴滴的投资,真相或许就在细节里。

  回答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最终是王兴而不是程维,是美团而不是滴滴,或者其他方并购了摩拜呢?

  在过去的互联网商业领域,很少会发生像摩拜股东大会信息外流这类的情况——整个大会就像对媒体公开的现场直播。能掌握这些信息的人一定是股东或者核心团队成员,而涉及公司机密和重大事件会议信息的泄露,代表着一些当事人的利益企图。这种利益甚至让其不顾公司声誉和品牌的不确定损害来锁定某种结果。从某种程度上讲,这说明了一些股东的利益或者诉求已经跟公司的利益和诉求不统一了。

  再回到为什么是收购而不是投资的问题上,答案就非常简单了:如果美团从投资的角度去做增资,原本在摩拜内部利益不统一的股东会被继续锁死在这个位置上;如果股东们甚至团队内部各有各的想法,摩拜整个公司内部形不成合力,这种不和谐和不同步会阻碍摩拜的长期发展。因此,通过并购统一思想和解除牵绊——该退出的退出,该继续前进的继续前进,这是最合适的方式。

  未来共享单车还有那么多机遇,出行领域依旧值得期待。所以,故事外的人才会胡乱感慨,故事里的人只应奋力向前。

  无论是 ofo 的戴威还是摩拜单车的胡玮炜,他们创造的事业和走过的故事已经如此精彩,他们的经历更是巨大的隐形财富,那些注定要到来的,各种媒体式的「反思」、「感叹」、「计算」其实毫无意义。

  一般情况下,公司获得更好的发展肯定是符合股东收益最大化期望的。但现在看来,这种信息的私下释放和利用媒体抢先定调,对摩拜本身自己的品牌和服务是不利的。按照正常逻辑,即使创始团队出局,至少不该在事前或者事中泄露,而应该在一个对公司最合理时间点,进行统一表述并对外释放。这件事说明摩拜的部分股东、甚至包括可能在创始团队体系里,大家对于被收购的看法与态度存在不同争议,显示出不同人对公司未来发展这个长期利益的问题已经不在同一条线上了。

  这样的一个并购其实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又该怎么去看待它呢?

  对于王兴而言,获得摩拜这个非常有价值的资产和入口同样值得恭喜。共享单车,对于王兴未来想要的更大的格局是一个重要的砝码。

  共享单车行业的现状和一些困难就不多说了,但这些困难不是并购的全部原因。毕竟,摩拜并不是没有接受投资的选项。

  为什么并购是个合理的选择

  王兴进入共享单车领域后,有机会捋顺这个高速发展、资本高度介入行业中的种种扭曲,让共享单车重新回归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层面,然后才能够真正创造出行业的商业价值。另外,摩拜和美团大出行服务体系的这种互动,也能够让共享单车这个独立价值还不够完整的商业模式,通过协同效应形成闭环——这或许也是共享单车能够更长久存在意义。

  对于摩拜而言,这个时候有人能够去「接棒」,推动这件事往前继续走是一个更好的选择。通过被整体收购,摩拜可以将内部意见不统一的股东和团队清除出去,留下来的统一的方向才能帮助摩拜长期发展。从这一点来看,收购这个选项,相对于增资,甚至是条件更优惠的增资选项,对很多股东有利的,甚至是对公司解决问题来说也是非常必要的。

  为什么是王兴和美团?

  2016年4月22日摩拜单车正式上线,并在上海投入运营,9月1日正式进入北京。根据移动应用分析平台App Annie的追踪调查,截至2016年11月,摩拜单车的月活跃用户量已达512万人。另一家知名调研机构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第一周,摩拜单车的周活跃用户量达440万人,周总有效使用时间为51.7万分钟。

  2017年1月13日,胡玮炜和另外6名不同专业、领域的专家、企业家受邀参加总理主持的座谈会。2017年3月11日参与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的录制。

  2014年,胡玮炜回到杭州虎跑,想要骑行,希望能租一辆公共单车,但办卡小岗亭关门,最后这次希望中的骑行没有成功,而且在瑞典哥德堡也遭遇了租赁公共单车失败的经历,于是胡玮炜从汽车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团队,成立摩拜单车项目。

  即便这样,摩拜也曾遭遇危机。

  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进入《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成为一名汽车记者,后来又去了《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科技报道;

  从滴滴出行到美团外卖、摩拜单车,恐怕对于“烧钱”的玩法都了如指掌。共享单车领域未来还用不用继续烧钱?孙飞认为,可以不烧,但如果有足够的钱烧出来合理的商业模式,还是可以继续烧钱的。

  老刘感慨:

  那次我其实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回来以后我就跟我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希望我们能够开辟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我可以来负责这个栏目。

  如今,摩拜单车在每个一线城市,分别投放了10万辆以上,覆盖了29座城市,它所到之处,无不引发热议。

  摩拜单车自2016年4月登陆上海后,其与另一家共享单车品牌ofo引领的共享经济概念几乎席卷全国大中城市,跟风创业者如雨后春笋,一时风头无两。而其在资本市场的受青睐程度也前所未有,从2015年10月拿到A轮融资之后,短短两年内拿到来自熊猫资本、创新工场、腾讯、淡马锡、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多家著名投资机构的多轮融资(收购前最后一轮为E轮),几乎每隔两三个月都有新的融资进场。摩拜单车也在短期内成长为“超级独角兽”,成为中国互联网创新品牌的代表。

  2016年10月,55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资本、华平投资、WI Harper Group、腾讯、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对于这种结局,一位朋友在朋友圈里感慨是一种双赢:“卖掉,创始人再出发,参与过的基金拿到真金白银的回报,老基金成绩变好,新基金募集顺利,然后这两拨人大概率会继续合作,无论创始人再创业还是做投资,因并购产生的巨额财富以这种方式回流到行业,如此循环反复,真好。”

  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也在讨论未来的出行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更多讨论的是,在未来,个人交通工具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个人交通工具会回归,比如说,自行车、电动车。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说,如今的很多投资机构,直到投完,也许都来不及见过胡玮炜本人,基本只有5天时间考虑,如果不投,机会就错过了。但当时熊猫资本投B轮时,前前后后聊了两个月时间。而在那之前,摩拜也见过不少投资机构,但并不顺利。

  2016年9月,1亿美元C轮,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中国和高瓴资本

  有个有趣的细节颇值得玩味:收购完成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在采访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的文章中用“故事里的人奋力向前,故事外的人胡乱感慨”做总结,感叹胡玮炜们“创造的事业和走过的故事已经如此精彩,而各种媒体式的‘反思’‘感叹’‘计算’其实毫无意义”。摩拜单车一位市场相关负责人随即把这句话摘过来发在了朋友圈,只不过把次序调整成:“故事外的人胡乱感慨,故事里的人奋力向前。”

  胡玮炜说:“外界只能看到光鲜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拼了命地去做这件事情。”当你拼死在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你。

  2018年4月4日,摩拜被美团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美团同时承担摩拜数亿美元债务)的消息坐实,这距离这家独角兽创立还不到3年。

  “现在共享单车不赚钱,美团入局,显然能很大程度上改变这种盲目烧钱的局面。接下来摩拜单车是砍掉一些不赚钱的城市,还是优化算法、提高产品的使用频率,美团在接下来一定会围绕这些方面进行调整。”张鹏认为,美团进入共享单车领域后,有机会捋顺这个高速发展、资本高度介入行业中的种种扭曲,让共享单车重新回归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层面,才能够真正创造出行业的商业价值。另外,摩拜和美团大出行服务体系的互动,也让共享单车这个独立价值还不够完整的商业模式,通过协同效应形成闭环——这或许也是共享单车能够更长久存在的意义。

  美团此次全资收购摩拜单车,被外界解读为美团在涉足出行服务后率先补足的关键一环。

  “创始团队不退出”是双赢

  “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烧出的只有规模,没有护城河。”前领英中国总裁、糯米网创始人沈博阳认为,支撑摩拜高估值的其实不是自行车,而正是包括网约车在内的“大出行”。美团的出手或对“大出行”是一次正向推动,“究竟能不能运营好(出行业务)就要看造化了。运营得好,出行领域平分天下有很大机会。”

  “美团业务扩张,生态版图从外卖延伸到网约车,摩拜可以助其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中国电子商务专家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委员孙飞向《中国科学报》表示,美团的网络系统和客户群大数据体系,决定了其涉足网约车等出行业务是水到渠成。“此次收购,对于摩拜而言,是继续生存、发展壮大,而对于美团而言是补足美团扩张发展的必要一环。”

  我最后没有说服我的老板,所以大概陆陆续续拖了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就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然而当我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真的很幸运。你可能每天会碰到你的同类,会碰到很多同样的资源,以及想做相关事情的人。

  摩拜单车的出现,努力实现着让自行车回归城市,用骑行去改变城市。

  摩拜单车

  对于收购方案中“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胡玮炜很快发朋友圈解释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live better也是美团的愿景,这一点上我们有巨大想象空间”。其暗示所得“出局”只是资本结构上的变化,而运营摩拜单车的团队仍是原班人马。

  2016年8月,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熊猫资本、愉悦资本、创新工场

  用“鲸吞”来形容美团对摩拜的这次收购案,恐怕再恰当不过。

  “美团原有业务与摩拜单车并不冲突,二者互为补充。为维护业务经营和团队管理的稳定,创始团队没有退出的必要。只是未来摩拜与美团文化的融合。”孙飞对记者说道。

  摩拜单车融资情况:

  它在2年内完成了7轮融资,且都是知名投资机构或企业投资:腾讯、红杉、携程、华住、富士康等等,估值百亿。

  胡玮炜早年经历:

  摩拜的创办:

  2017年5月4日,被评为全国创新创业好青年,2017年5月26日获得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颁发的年度新锐人物奖。

  美团“鲸吞”摩拜

  胡玮炜承认,因为刚开始阶段性成果有所延迟,加之摩拜比较低调,持续有半年时间,摩拜融资困难,为了让项目继续运营下去,她甚至通过亲友去找民间借贷借钱。

  2015年1月创办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摩拜单车最初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海淀区的768文创园,不久搬到了朝阳区麦子店街的一处写字楼。并拥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制造工厂,胡玮炜创办摩拜是希望通过技术创新结合新型商业模式,寻找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有效途径。

  胡玮炜的贡献是很显著的,对社会的意义也是巨大的,但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是离不开市场的运作的,特别是这个资本的市场。

  胡玮炜

  我们只是期待摩拜在今后的发展中依然能为社会作更大的贡献。也期待很多对社会贡献的企业多多发展下去,让社会变得更好!

  2013年年初的时候,胡玮炜还在做记者在一次拉斯维加斯一个消费类电子展。但是在那里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我当时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美团收购摩拜这种在互联网行业足可以掀起一场“江湖动荡”量级的事件,最终平稳过渡,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因于收购后“创始团队并未退出”。

  美团作为移动互联网早期创业品牌,也是互联网新兴行业中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铁军”。经历过“百团大战”和充分的市场竞争之后,美团已经将“吃喝玩乐全都有”实现了覆盖全国的布局,成为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的龙头。

  对于此次收购,外界关注最多的是“摩拜单车的未来”以及“共享单车往何处去”。而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收购对于共享单车的发展而言是一次利好,甚至不吝惜用“对起点的超越”这样的字眼。

  1982年出生于浙江东阳,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

  摩拜单车的开始:

  共享单车有望回归本质

  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未来出行仍值得期待

  2017年1月~2月,累计3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华平投资、WI Harper Group 、携程、华住酒店集团、TPG德太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愉悦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熊猫资本、祥峰投资、创新工场、鸿海集团、富士康、永柏资本、PGAVentures、Temasek淡马锡、高瓴资本

  2015年10月,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愉悦资本

  除了ofo和摩拜外,2016年的中国市场上诞生了30多家共享单车创业公司,比如,小鸣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小蓝、悟空、哈罗等等。这些五颜六色的自行车,突然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多人惊呼:颜色不够用了!

  而且为了抢夺用户,企业纷纷采取免费骑的促销方式。资本就是这样,通过一轮轮的融资,推高企业估值,自己的投资自然就获得了增值。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成为共享单车疯狂扩张的主要动力来源。

  ofo小黄车的融资额与摩拜不相上下,也接近80亿元,投资方有大家熟知的滴滴出行、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

  而在美团收购摩拜的时候,有数据显示,2017年12月的收入只有1.1亿元,去掉5.65亿销售成本、1.46亿管理支出以及0.8亿减值损失,当月亏损高达6.81亿元。

  资本退烧,共享单车倒闭潮来临

  此后,全国3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倒闭,比如,Bluegogo、悟空单车等。这些创业公司在资本不愿继续注资后,都失去了继续生存的能力。

  在共享单车行业集体熄火的时候,2018年6月1日,哈罗单车又获得阿里巴巴20亿元的融资。很多人都猜测阿里巴巴这笔投资的用意。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由盛转衰的导火索。2017年9月底,酷骑单车因押金难退,多处运营单位与工商局失去联系等问题,部分地区已开始对酷骑单车进行清理。2017年12月12日,中消协致酷骑公司公开信:称其数亿押金未退,要求负法律责任。

  2017年8月3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多部委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共享单车的投放量、押金安全等方面进行了严格限制。

  而当阿里巴巴利用哈罗单车完成支付宝的推广之后,作为无法实现盈利,持续巨亏的业务,也必然被阿里巴巴丢弃。

  当资本和共享单车创业者还沉浸在投资和估值翻倍的喜悦中的时候,监管的大棒突然来袭,击碎了许多投资人和创业者的美梦。

  共享单车是“棋子”,终成“弃子”

  从美团公布的招股书来看,4月份26天亏损了4个多亿,每日亏损1500万元。显然,美团收购摩拜之后,仍未帮助其扭亏为盈。

  从IT桔子网提供的数据看,ofo小黄车在2018年3月获得8.66亿美元融资是其获得的最后一笔融资,其中投资方有阿里巴巴、君理资本、蚂蚁金服等。

  其实,从哈罗单车满身蓝白色调,满车支付宝LOGO以及支付宝扫码开锁来看,阿里巴巴投资哈罗的主要用意在于推广支付宝。

  同时,2017年,磐石之心还因《摩拜融资6亿美元仍是“水蛭”的命,一旦投资断档立即死掉》被摩拜起诉,索赔120万元。最终法院判定,摩拜败诉。我对共享单车的预测,几乎全都正确!(完)

  只是,摩拜是否真正可以帮助美团获取用户和交叉销售,暂时还没看到整合的效应。

  共享单车诞生于2015年的北大校园,最早进入市场的企业是ofo小黄车。2016年9月,ofo获得了经纬中国领投、金沙江、唯猎资本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同年,摩拜单车诞生,4月份开始在上海投放车辆。

  仅仅1个月后,摩拜单车便整体卖给了美团公司,作价27亿美元。27亿美元意味着,此前摩拜投资方的投资并未大规模增值,因为自从2016年诞生到被卖掉一共获得80多亿元的融资。

  目前,在运营的共享单车,除了摩拜外,还有ofo小黄车、哈罗单车,呈现三足鼎立之势。看到摩拜的巨额亏损,很多人会联想到其他两家企业也在巨额亏损。而ofo小黄车几乎每月传出一次被收购的消息。总之,共享单车的辉煌盛世,已经过去了。

  从摩拜仅仅卖出27亿美元来看,那些与腾讯一起投资摩拜的财务投资者们并没赚到足够的回报,他们本想揩一下腾讯的油水,殊不知,腾讯只是相当于花了几十亿为微信支付、小程序做了精准的广告,财务投资者反而被巨头揩了油。

  资本助推下,共享单车疯狂扩张

  紧接着,南京町町单车也遭遇押金难退,企业资金链断裂。公司负责人被警方控制,可能涉嫌非法集资诈骗。

  由于过度投放车辆、缺乏管理、占用城市公共空间,许多单车被丢到河里、海里,还有大量共享单车“尸体”躺在路边无人清理。

  磐石之心早在2017年11月就曾撰文《共享单车的未来:不能独立存活,必须当儿子》,现在看来,这些预测都是十分正确的。

  份额最大的ofo小黄车、摩拜的日子并未因其他竞争对手的倒闭而活得更好,同样面临困境。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ofo创始人戴威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以共享单车资产为质押物,获取阿里共计17.7亿元借款。

  这就像腾讯投资摩拜单车后,利用微信小程序扫码开锁一样,小程序获得了极大的推广。巨头投资几十亿元收获支付、小程序用户量,这才是他们投资的主要目的。

  有媒体报道称,酷骑单车的老板还注册了一家小贷公司,将用户押金用于放高利贷。消息爆出后,加速了用户退押金的步伐,让酷骑单车出现了挤兑现象,于是资金链断裂。至今,很多用户的押金,仍无法退回。

  而在共享单车创业热潮的背后则是资本的力量。摩拜单车在2018年4月被美团以27亿美元收购之前,获得了数轮融资,共计超过80亿元,投资方不乏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

  资本已经不再渴求翻倍的赚钱,只要能退出就算是谢天谢地了,而美团帮助他们成功解套。

  曾经那些寄希望于通过用户缴纳押金,再通过押金获取金融收益的盈利模式被彻底否定。资本开始理性思考共享单车这个商业模式是否真正成立,开始担忧自己的投资是否面临严重缩水。

  在资本的疯狂助推之下,共享单车企业上演了一场投放量比赛,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些热点城市成为主战场。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共享单车在中国的投放量就高达2000万辆。

  现在摩拜落入了美团的口袋,从美团招股书来看,它收购摩拜也是“进一步提高公司的品牌知名度、促进餐饮外卖及其他服务的交叉销售、增加其交易金额及收入,继而贡献其进一步增长及长期价值。”

  因为哈罗的主要投放城市为二三线城市,在这些城市中,微信支付占比远超支付宝。阿里希望利用哈罗单车作为载体,进入二三线城市,以支付宝扫码免押金的方式与微信支付对抗。

  近日,美团公布了IPO招股书,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其收购的摩拜单车的运营状况。据招股书,摩拜单车自2018年4月被美团收购后一直亏损,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如果按年计算,摩拜单车一年的毛亏损为54.7亿元。这真的应验了,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的那句名言:失败了就当做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