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英国政府]英国这届政府不行,请你们中国多担待

  刘大使指出多国媒体、特别是英国媒体对此次事件做了大量报道,但坦率地讲,一些报道存在严重偏见,有些甚至是恶意中伤。我接到了不少媒体的采访要求,今天举行这场中外记者会,就是为了使更多媒体听到中方的声音,了解中方的立场,以正视听。

  刘大使说,7月1日,是香港各界人士纪念香港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喜庆日子。但在这一天,却发生了一些极端激进分子以极为暴力的方式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肆意损坏立法会设施的事件。他们的行为早已突破了言论自由和和平示威的界限,践踏了香港法治,破坏了香港社会秩序,损害了香港的根本利益,是对“一国两制”底线的公然挑战,我们对此予以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将依法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责任,中央政府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对这起严重违法事件追究到底,依法处置;支持特区政府尽快恢复社会正常秩序,保障市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2019年7月3日,刘晓明大使在驻英国使馆举行中外记者会,阐述了中方对最近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暴力冲击立法会事件的严正立场,表达了对英方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的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刘大使重申,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决心坚定不移,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的态度坚定不移。我们要求英方深刻反省错误言行的后果,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泰晤士报》、《经济学家》、《卫报》、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BBC)、BBC广播四台、独立电视台、天空新闻台、英国电视四台等英国媒体,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经济日报》、《科技日报》、《光明日报》、《环球时报》等中央媒体,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凤凰卫视资讯台、《欧洲时报》、《英中时报》等25家中外媒体40余名记者出席记者会。(央视记者 苏芳)

  刘大使严正指出,在这样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英国政府选择站在错误一边。他们不仅发表不当言论,干预香港事务,而且为暴力违法分子撑腰打气。更有甚者,他们试图干扰香港法治,阻挠特区政府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中方已就此向英方多次提出严重交涉。在此我想再次强调,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不是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我们对英方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一般来说,当政府冒犯一个慷慨大方的贸易伙伴时,对方可能只会将其视作一次在所难免的偶然事故。这也很合理,因为政府必须兼顾贸易、主权和安全等不同层次的要求,而它们往往存在矛盾。然而英国居然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同时跟中国和日本闹僵,不得不说真有两把刷子——特别是考虑到中日之间还有百年宿怨尚未平息。不知敝国乱糟糟的政府用了什么高级操作,竟然交出如此亮眼的外交成绩单,真是令人遗憾。

  由于纽约基本被排除在外,伦敦金融城更有机会为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融资,并为后者带来国际投资者所要求的商业可行性和透明度。这个巨大的商业机遇完全可以弥补英国因脱欧而失去的欧盟业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谢天谢地,事到如今还有挽救的余地。我们在伊朗问题上跟美国分道扬镳时都没有顾虑重重,今天关于英国电信网络是否使用华为设备一事,我们似乎也做好了叛逆的准备。既然英国网络安全官员确信有能力管控华为技术带来的任何潜在风险,那么在一定程度上,美国说服盟国禁止华为参与5G通信网络建设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关起门来,你可以对中国人畅所欲言。一般情况下,他们会礼貌地聆听你的观点,有时还会做出回应。中国高度重视国际社会对它的看法。但丢面子在亚洲是件很大的事,你如果不想被中国甩脸子,就不要在公开场合驳它面子。

  没错,我们与日本的关系很快就能回到正轨,但中国则完全是另一码事。你可知道前首相戴维卡梅伦跟达赖喇嘛见了一面后,跪求了中国多少年才使两国重新修好?

  最先登场的是我们那位硬刚俄罗斯的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他去年在“叛谍中毒案”时曾怒怼“坦率地说俄罗斯应该走开并闭嘴”——这次他宣布一旦他的新航母做好闪亮登场的准备,就要让它开赴中国南海。经过此番表态之后,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已经酝酿了好几个月的贸易使团访华计划,瞬间便打了水漂。

  马丁雅克认为,尽管这项工程带有帝国色彩,哪怕它目前遇遭遇重重挫折,但它终将开启一段全新的、迥异于过去的全球化进程,其规模比以往四十年的美国版全球化更加宏大。即使他的观点只有一半是对的,我们也仍然应该渴望参与这项伟大事业。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每日电讯报》)

  中英好不容易才确立两国关系的“黄金时代”,此番遭到威廉姆森“炮舰外交”的威胁,原本顺理成章的商贸机遇很可能又要打个问号了。

  尽管前首相卡梅伦和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犯过很多错误,但至少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中国能带来无穷的机遇。《当中国统治世界》的作者马丁雅克评价道,卡梅伦和奥斯本的做法“勇敢无畏、思虑深远”,并且已经显现出各种成功的迹象。

  中国人的一大特质便是高度敏感,他们的文化跟西方的风俗习惯相差万里。刺耳的、侮辱性的、对抗性的公开辩论在我们看来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西方政治领导人也常常成为大家嘲笑讽刺的对象,而这绝不会在中国发生,中国人也不愿这种事在国际舞台上发生。这并不是说我们碍于贸易这层关系就绝不能指摘中国;言论自由是我们自由民主国家的要素,中国也确实有很多应该批评的地方。但国与国政府之间,明明有其他途径来做这件事。

  不幸的是,上届政府取得的先发优势如今可能难以保持下去,美国对英国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其在中美贸易战里站在美国一方,把中国公司挡在英国电信与核电市场之外。经过这么一出,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自然便开始恶化。

  紧接着,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催促日本赶紧签署英国脱欧后的贸易协定,使日本人感觉受到了侮辱。据说日本方面觉得他出言不逊。“全球的英国”是我们的远大理想;不过到目前为止,英国政府走的似乎是一条“全球搞砸”的道路。

  还有不到四十天,英国就要脱离欧盟;它迫切地需要在政治上取得巨大胜利;它需要拿出看得见摸得着的证据,来证明英国在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分家”中获得了经济利益;既然欧洲这具“垂死的尸体”已不再能束缚英国,那么现在就必须达成过去无法达成的交易。然而目前看来,我们似乎是铁了心要把所谓 “脱欧红利”挥霍殆尽。

  威廉姆森先生在炫耀他的“新玩具”时懂不懂这个道理,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想来他是不太懂的。不论怎么看,他似乎更在意如何塑造自己战斗型政治家的形象,来迎接后脱欧时代再次“万里波涛我独霸”的大不列颠,而对牵涉甚广的国家利益并不上心。威廉姆森的言论让那些试图与中国拉近关系的一线工作人员感到十分沮丧——他们在应对脱欧后的现实,而不是生活在幻想中。毕竟,英国海军在中国的后院里教训中国的想法,怎么看都很荒谬。

  我要说的是,维持中英之间健康的贸易关系并不需要我们事事都附和中国。举个例子,尽管我们强烈谴责沙特阿拉伯的人权问题和它在也门的战争,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向它出售武器啊。美国的世界观越来越偏执,我们没必要沦为其奴隶。事实上,如果我们但凡跟谁闹意见都要采取制裁措施的话,那还有谁跟我们做生意?为了一些我们根本影响不了的事情而牺牲中英贸易,值得吗?

  中国人口占世界的五分之一;按购买平价计算,中国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英国希望成为一个独立的自由贸易国,就必须自由地与中国进行贸易。以英国的分量,切不可卷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争斗,而必须学会如何在两者之间行走,发挥东西方桥梁的作用。你可以不喜欢中国的威权主义;你可以认为国家主导型资本主义存在固有矛盾,可能酿成经济事故。但长远来看,中国的上升势头不可阻挡。因此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们都需要建立一种有利于英国经济的中英关系。

  路透社还在这段采访的视频中暗搓搓地配上了一张挥舞着英国国旗的港英分子“可怜兮兮”地倒在香港街头的图片:

  同样搞笑的是,在屡次被拒绝后,一些港英分子的精神似乎也出现了崩溃。在香港某论坛上,一些港英分子就哀叹说“还不如请美国人来维护我们这些英国国民在美国的权利呢”……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这批港英分子之所以会要求英国政府给他们英国的公民权,是因为他们持有英国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颁发给他们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即BNO护照。

  你别说,有个路过的英国政客还真被这些人如此“心向大英”的情感给感动了。这位在英国政坛没啥影响力的国会后排议员还当场对这些港英分子表示政府应该让他们移居英国。

  但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英国政府的态度很明确:我们没这种计划。

  最后,根据耿直哥了解,这些向英国政府跪求“公民身份”的港英分子,早已不是第一次这么玩儿了。在过去数年间,只要香港一闹出幺蛾子,这些港英分子都会趁机碰瓷英国政府,要求给他们英国国民身份。可英国政府每次都拒绝了他们。

  看来,比起真要掏钱养活这些港英分子,还是打“嘴炮”更容易些?

  但英国政府还是拒绝了他们……

  当然,并不是所有10多万持有这种护照的香港人都是港英分子,能厚着脸皮向英国要身份的港英分子还是极少数。

  当然,这些港英分子可不仅仅只是在对媒体“哭诉”。前两天10多个港英分子还专门组团跑去英国,在英国伦敦的国会大厦外挥舞着“我是英国人,英国是我家”的标语和英国国旗,跪求英国给“公民身份”。

  在此次香港的暴力示威期间,一批“怀念”英国殖民统治者的港英分子,也趁着英国政府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之际,向英方提出了他们的诉求:他们要求英国把他们也视为英国公民,给他们在英国定居和工作的权利。

  “可英国不能给我们发了签证,却把我们就这么丢在香港”,一位接受路透社采访的港英分子不满地表示,“我们希望英国可以修改法律,让我们可以优先去英国”。

  截图来自南华早报早前的报道

  不过,虽然这个护照的全称上是写着“英国国民”(British National)的文字,持有这种护照的香港人却并不享有英国的国民权。根据路透社和南华早报去年的一篇报道,这种护照身份不能被下一代继承,对该护照免签的118个国家和地区也少于对香港特区护照免签的162个。实际上,BNO护照最主要的便利,只是让该护照持有者能以访客的身份免签在英国待上6个月……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报道

  他们甚至还跑到英国去挥舞着英国国旗,求英国收留。

  刘大使: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对外交争论不感兴趣,中方仍致力于与英国发展强劲有力的伙伴关系。我还记得上次接受你的专访,是在习近平主席2015年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

  马尔:我们都看到了立法会受冲击的视频,香港警方似乎无法阻挡抗议示威者,如果中方认为形势失控、特区政府无法控局,中国中央政府会直接介入吗?

  马尔:亨特外交大臣只是表示“心与示威者同在”,但并不赞同暴力行动。很多人认为,香港回归中国时,中方承诺对香港政策将保持50年不变,但修例将侵蚀这一承诺。在他们看来,如果香港人能够轻易被引渡到内地,那么很多人就不敢随便说话了,言论自由将被逐渐压制,这意味着“一国两制”开始走向终结。

  刘大使:看来你对修例的实际内容缺乏了解,有关条例并不只是要把罪犯从香港引渡到内地。香港与30个国家签订了刑事司法协助协定,但香港与超过170个国家或地区还没有签订相关协定。如果有人在香港以外地方犯罪,逃到香港,香港就无法对其依法惩治。修例就是为了堵住漏洞。一些人有意利用此事在香港民众中煽动恐慌。

  【环球网综合报道】7月7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旗舰高端访谈节目“安德鲁·马尔访谈”(The Andrew Marr Show)现场直播专访,回应包括香港、华为在内的诸多当下热点问题。在专访中,刘晓明大使再次批驳了英方近期在香港问题上对中国的不当指责。以下为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网站公布的BBC专访部分文字实录:

  马尔:近期中英之间争吵十分激烈。亨特甚至威胁要对中国实施制裁,中英关系出现危机了吗?

  刘大使:中方一直致力于推动习近平主席对英国事访问开启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但我不同意英国某些政客所谓对华保持“战略模糊”的说法,它不属于中英关系的词汇,而完全是冷战思维语境。

  刘大使:我不这么认为。修例的提议由特区政府发起,正如行政长官所说,特区政府从未收到来自中央政府的指示或命令,这完全是特区政府的提议,是为了完善香港的法律体系。

  马尔:无论如何,修例将使向内地移交罪犯变得更加容易。彭定康称,事态正在逐步恶化,持有错误观点的人不能参加政治活动,媒体和大学言论自由被削弱。一些人在香港被劫持,然后被带回内地。

  马尔:北京需要引渡罪犯的权力,是吗?

  刘大使:我断然拒绝彭定康的指责。作为香港末任港督,他身体已经进入21世纪,但脑袋却仍留在旧殖民时代。修例并不会使从香港引渡罪犯变得更容易,修例有保障条款,37种罪行以外的不属于移交范围。比如,涉及宗教和政治类的不在引渡之列,而且罪行必须在香港、内地两地都成立。假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谋杀在香港不构成刑事犯罪,那么杀人犯就不会被引渡。

  马尔:我当然记得。

  马尔:最近,围绕香港修例引发的示威游行,中英之间发生了外交争论。示威者认为修例是对人权的侵蚀,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对示威者表示同情。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罕见举行记者会,对英方干涉中国内政表示强烈不满。今天我邀请刘晓明大使做客访谈节目,这是他自记者会后首次接受采访。欢迎大使先生!记者会上,你确实感到十分愤怒吧?

  刘大使:是的,中方坚决反对英方干涉香港内部事务。我们认为,修例决定是必要、正当、合理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为的是使香港成为更好、更安全的地方,而不是“避罪天堂”。然而,英国政府高官却支持示威者。更恶劣的是,当发生暴力事件时,英方依然表示支持,不仅不谴责暴力冲击立法会的行动,反倒对香港特区政府处置暴力事件提出批评。

  浏览器版本过低,暂不支持视频播放

  刘大使:你提到了“一国两制”50年不变,我们完全遵守这项承诺,这是毫无疑问的。从这件事开始一直到现在,中国中央政府从未进行任何干预,每个阶段都是特区政府在处理。相反,英国政府却在干涉,他们一开始对示威者表示支持。当暴徒冲击立法会时,他们又声称不能以暴力事件为借口进行镇压,他们企图破坏香港法治。对你的问题,我的回答十分明确,我们对特区政府有信心,而且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有能力应对事态。

  本科阶段,非欧盟学生毕业5年后在“经济学”、“数学”、“联合医学”、“创意艺术与设计”、“历史和哲学研究”、“物理科学”的平均收入相对高于英国本土学生。其中,在数学相关领域表现优异。

  在不计算留学生攻读学位期间的经济贡献的情况下,留学生的毕业后税收对英国财政有着巨大贡献。

  这对于去英国的留学生,尤其是读硕士的留学生来说,这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在英国找工作。那么,对于在英国找工作你做好准备了吗?

  研究生阶段,非欧盟学生整体表现并不突出。但是,在“创意艺术与设计”、“历史与哲学研究”和“社会学科”(不包括经济学)领域,表现尚可。

  从报告来看,无论是对于政府的直接税收,还是经济环境,国际学生都贡献巨大,难怪英国政府要给留学生签证延期。

  学什么比较容易找工作?

  就业空间有多少?

  报告列举了在英就读大学各学位学生毕业后10年内在英国就业的比例。图中浅色线为非欧盟学生,深色为欧盟学生。

  “2016/17年度国际学生对英国财政部的毕业后总贡献估计为31.73亿英镑”

  最近一份由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epi和Kaplan教育集团共同发布的报告指出留学生对英国经济的巨大贡献。该报告分析了在英留学生和英国本土学生完成学位后在英工作5年的就业以及薪资待遇情况。

  为了增加国际学生人数,英国教育部宣布:针对本科和硕士留学生,毕业后还可以将签证延长6个月;针对博士留学生,毕业后可以将签证延长1年。

  The Telegraph相关报道

  而博士阶段,整体上非欧盟学生、欧盟学生、英国本国学生毕业5年后平均收入差异并不明显。但是,“创意艺术与设计”、“经济学”等学科非欧盟学生毕业5年后平均收入高于英国本土学生和欧盟学生。

  英国政府官网新闻称“计划增加国际学生

  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份报告还说了什么。

  毕业生就业比例

  博士生毕业后收入对比

  可以看出,欧盟学生毕业后在英的就业比例逐渐下降,而非欧盟学生毕业后在英的就业比例在逐年增加。未来留给非欧盟留学生的就业空间还是很大的。

  The telegraph也就此报告发布消息:“在英留学生毕业后的收入,比他们的英国同学高出50%”。

  本科生毕业后收入对比

  当然这些贡献都与小伙伴你们的自身价值相关,毕竟工作收获的的薪水、眼界、人脉还是你们自己的呀~

  关于在英工作学生的收入情况,报告显示本科毕业5年后留学生群体表现优于英国本国毕业生,但是在硕士和博士毕业5年后,留学生群体和英国本土学生表现相差不大。

  研究生毕业后收入对比

  报告指出,英国经济发展的许多方面都存在严重的技术短缺,而在英工作的留学生正好填补了这些空缺。从申请英国工作签证的情况来看,以下是2017年收到工作签证申请数量最多的行业:

  什么工作收入多?

  从这一数据可以大致看出英国存在技术短缺的行业是哪些,对留学生而言,这些行业也有更多就业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