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链得得]【链得得“日常吐槽”】Usechain,曹辉宁

  最先曝光这顿神秘饭局的媒体网易,解释了这一晚的由来:一路支持赵何娟的徐小平,在链得得发文“攻击”OK交易所及徐明星之后,想充当和事佬,早早定下了一个饭局,目的是让双方坐下来一块吃顿饭,毕竟和气生财。

  每一个问题,链得得都没有做出回应。因为,每一个问题,恰好是今晚这一与币圈大佬合影交杯的缩影。

  互联网上留下的大都是溢美之词:孙宇晨归来,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好么,今天,最热衷发币、把“区块链搞得妖魔鬼怪奇葩百出“的这些“背后人”,都出现了,但赵何娟不但不回避了,还与其觥筹交错。不过,善良的金咕咕猜测,也许,与狼共舞是为了深入狼穴、后面还会有更猛烈的卧底调查文章吧。

  链得得放下身段,与刚刚被自己“深度调查”并亲自认定的骗子okex不仅仅是碰个杯见个面。无独有偶,链得得最近在一个备受争议的、被许多媒体攻击为“空气币”的项目中赤膊上阵,也许恰好可以是这次晚宴的一个注脚:所谓的调查、所谓的媒体监督、所谓的痛斥传销币,其实也许不过是一种精致的姿态,是生意的掩护,是一盘大棋的精心布局罢了。

  怼人,也是可以怼出成就,怼出地位,怼出江湖名气的。如果不是高超专业的怼人技术,这场媒体和企业之间把手言欢的饭局,也许根本不会存在。

  这场晚宴仅仅前一天的下午,链得得产品合伙人曹润雨宣布链得得将以“ChainDD”称号参加竞选波场超级代表。

  5月7日晚,信奉区块链而唾弃炒币的新锐媒体链得得和其创始人赵何娟,突然现身一场广而告之的“币圈大佬夜宴”,并成为一众币圈大佬们追捧的焦点。

  《耳朵财经》则透露了另一则秘闻,波场和媒体有着紧密的勾兑合作,其中花费不菲。据该媒体统计了波场在金色财经上的专栏,一共发布了64篇,全部为利好类的消息,阅读量在7万-9万之间,其中最高的则有49万的阅读量,而有种生意就是卖流量,看来为推广波场没少下本钱。

  中伤,竞争,攒局,交杯,暗藏角力的利益各方。

  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业内对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的质疑不断,有媒体发文称,圈内传言孙宇晨已经将TRX兑换成以太坊,套现了120亿,逃往美国,被人称作“币圈贾跃亭”。

  他们碰杯的声音,在我看来是读者心碎的声音,说好的媒体节操呢?

  波场是谁?有媒体一言以蔽之:波场:币圈版乐视。

  这个消息令人震惊。

  说的真好,可是眨眼之间,链得得竟然和这个将给社会稳定带来灾难的货币交易平台,屁股坐到了一起,酒杯碰到了一起。而且把酒言欢的居然不止是一家,还是两家交易所。

  还有媒体报道称,波场项目自2017年8月底上线,就被网友质疑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几番波折之后,还是顺利完成了ICO。

  孙宇晨的舞台的确够大,连一向怒怼空气币的链得得,都打算和这个被质疑的空气币项目携手共舞了。

  赵何娟参加这个“天价饭局”的背景可不一般,仅仅十多天前,链得得于4月21日刊发了一篇言辞犀利、基本可以致报道对象于死地的深度调查。在这篇调查中,链得得旗帜鲜明,标题震撼人心:徐明星的OKEX“涉嫌诈骗”全调查。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币圈同样如此。

  更让人恐惧的是,波场年纪轻轻,却拥有了和国内老辣“问题企业”相同的恐怖公关战力:删帖。金咕咕在百度上随便点开几篇涉及波场和孙宇晨的质疑文章,包括大名鼎鼎的《华尔街见闻》的报道,已经全部被删除。

  链得得这篇文章走访了近二十位维权投资人和业内从业者,尤其值得点出的是,链得得最后摆明了自己的高大上立场,俨然监管层的喉舌化身:如果那些涉及高资金杠杆、高赌性风险、无有效监管、无明确规范、影响面巨大且游走于法律之外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不断增多,对于普通投资人权益、民间投资环境、货币流通环境、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健康发展、乃至社会稳定将是一场灾难。

  核财经已经很客气了,对于波场捆绑的利益,文中只用了一句话带过:“让我们暂时抛开加密货币行业对孙宇晨和波场的各种争议”。

  1.链得得如何对媒体平台和超级代表的利益之间做出区隔?

  5月7日晚北京的一条小胡同里,上演了一场现已经在炒币圈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顶级大佬夜宴。每个人的名字都是响当当,除了做饭局主人的真格基金徐小平,还有就是ok徐明星、币安李林、三点钟玉红、火星财经王峰,以及链得得赵何娟等人。有趣的是,他们来自炒币行业最主要的组成三方:作为话事人的资本方,集监督和造势于一身的媒体方,垄断代币发行平台的交易所方。

  此话不虚,赵何娟对于炒币,此前堪称“深恶痛绝”,为此还不惜和另一个大佬李笑来互怼。赵何娟义正言辞:“大妈是对区块链有空杯心态,还是对被传销有空杯心态。有几个大妈是冲着热爱区块链去的,跟忽悠大妈买保健品买传销金融产品有啥区别。为什么那么多传销币。把好好的区块链搞得妖魔鬼怪奇葩百出的,都是些什么人在背后。”

  被爆仓或者利益严重受损的投资者的维权理由,都是基于一点,OKEX提供了非法的期货交易,这在中国违法;而徐明星和OKEX的声明皆认为,平台提供的“合约交易”并非期货产品。不过,根据链得得研究团队多方取证和调查、分析,OKEX的“合约交易”可以说具有比较清晰完备的期货交易属性(金咕咕点评:先以公允中立角度罗列争议双方各自观点,然后不动声色安插入自己的结论,这一手也十分老辣,最后的结论的逻辑严密且有力的三段式:非法期货在中国违法,okex做的就是非法期货,故okex违法)。

  据链得得调查查证,就在此前的2018年2月24日,东莞市公安局以“诈骗案”,正式对OKEX平台可能涉嫌“非法期货交易”或者更严重的“诈骗罪”,展开刑事立案侦查(金咕咕点评:链得得先声夺人,文章伊始先树立靶子,还附上了立案告知书,用的词都是让人心惊肉跳,诈骗,非法,严重,刑事。Okex的骗子面目看来是昭然若揭了,而且如果他胆子小点的话,估计直接要被吓晕)。

  文/金咕咕

  另一家区块链媒体核财经,立刻发布了《六问链得得》的战斗檄文,金咕咕觉得每一个问题都问到了点子上,这里随便列其中三个:

  网易的编辑很会揣摩当事人的心理,也说出了金咕咕想说的话:很难想象,此前遭受了一万点暴击的徐明星,面对赵何娟该是怎样的心境?而赵何娟,此前一直大义凛然,高呼口号与炒币划清界限,现在又与多个币圈大佬觥筹交错,这变脸也蛮滑稽的。

  在媒体江湖圈,媒体“负面报道”或“调查报道”问题企业之后,和对方坐下来谈判是常有的事,但这种公关谈判的内容一般秘而不宣。然而,在以几何级数快速增长财富的币圈,潜规则也难抵利益的光环。监督媒体和被监督企业之间竟然毫不避嫌地把先调查猛打、后握手言欢这种“相逢一笑泯恩仇”之举,堂而皇之地摆到台面上来。

  然而,另一则猛料摧毁了这一可能性。

  《南方周末》在最近一篇深度报道《炒币大佬》中,将这个显赫的波场和背后的男人孙宇晨,列为可与李笑来、吴忌寒甚至中本聪并列的大佬:2017年下半年发行的波场TRON项目总市值最高时达200多亿美元,交易量一度直逼比特币、以太坊,位居全球第三。不过,波场TRON项目也被质疑是全球最大的“空气币”。

  该调查中一点也不含蓄地暗示,徐明星和okex,就是一对骗子,而且这话不是链得得随便说说的,已经拿到了其被公安机关调查的铁证。

  2.作为媒体平台的链得得如果今后对波场有负面报道,是否和其作为波场网络守护者的角色相冲突?

  链得得的正义凛然和铁肩道义,在这篇阅读量高达24000的战斗檄文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同为一个多年调查老记,金咕咕对这篇《涉嫌诈骗全调查》的缜密行文和精心组织,十分佩服,一看就是出自老辣手笔。该文虽然长达1.1万字,但要言不烦、开宗明义,直接将最核心也是最震撼的“涉嫌诈骗”的调查结论,置于文章开头,定下了主基调。

  金咕咕就不在这里做文抄公了。

  媒体,资本,交易所,中间人,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毫无疑问,作为超级代表,将成为波场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并且能从波场获得持续不断的利益奖励。

  可是,金咕咕要在这里说一下,波场的争议可不一般,链得得赤膊上阵和波场捆绑在一起,其中需要的勇气和对利益的渴望,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这里简单引诉几句链得得原文:

  在和链得得存在直接媒体竞争的火星财经王峰发出来的一张照片中,赵何娟和刚刚被她穷追猛打且直接抨击为“非法”、“诈骗”的ok交易所徐明星,都端着红酒杯,笑颜如花,毫无违和感。对了,据网易说,这红酒可是有讲究,“喝的酒都是几万的,整个饭局下来,光餐费就好几十万。”

  3.链得得今后如对波场有正面报道,其客观性如何让人信服?

  也许,还是要引用网易编辑的《夜宴》一文的精准总结:

  此外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文中的时间是“2018年9月30日”,链得得穿越了?

  自从诞生之日起,链得得似乎就一直让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有人怼人,没人怼空气,反正不能闲着。

  实际上,OKEX的比特币价格指数,加权了Bitfinex、GEMINI、GDAX、Bitstamp、Kraken五家重要交易所的比特币现货价格。

  负面报道、深度调查是为了让事件更清楚明白 、为了让大众知晓事件的本貌的,而不是像链得得这样“为了负面而负面”。有理有据,才能服人。当然前提是:依据是确实存在的。

  仔细翻阅链得得的文章,会发现,链得得似乎一直在致力于做空区块链,怎么做的呢?发布信息,引导观点,给散户施加压力,不断做空市场。深陷在资本的游戏里不能自拔。

  不知道链得得还记不记得自己当时在撕金色财经的时候说过的话:“连来源都不规范注明,基本底线都不讲,把全网络的文章都抄成你们的,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不知道钛媒体到底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但其是怎么做的,大家都看得到。多次发布利空消息、诱导投资者,对于链得得来说,合约更像是一纸空文,失去了当时的“广告效应”,也就没什么用了。

  比如之前链得得发布的项目方跑路的信息,也是存在很多纰漏的。《ICO花式骗局全纪录》,文章一出,比特币中国、以德、聚币都被打上跑路的罪名,也达到了链得得想要的“轰动效应”,不过币圈大佬、被无辜扣帽子的“跑路项目方”都不干了,怼来怼去,链得得笑了:流量不少,我火了呀。

  第6条:“严格做好员工数字货币持币规范,员工持币情况需经公司备案,任一持币周期不得少于6个月。”

  很显然,这段话、这个例子放在这里,是极其不合适的。链得得的“暗示”手法很老练,但这种语焉不详、混淆视听的态度确实是对用户的不尊重。

  芝商所比特币合约采用了Bitstamp、GDAX、itBit和Kraken,四家交易所的数据拟合指数,和OKEX如出一辙。芝期所比特币合约,采用了GEMINI交易平台一家的现货价格。

  但2018年1月26日下午16点的交易界面,实际情况如下图所示。

  作为一家专业媒体,链得得应该知道什么信息是无效的,更应该知道,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是可以处三年以下尤其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的;情节严重的,是可以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

  但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OAG)公布的13家已致信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包括火币全球站、币安、比特儿国际站Gate.io,并没有OKex。

  早在2018年3月15日消费者保护日,由钛媒体CEO、链得得创始人赵何娟发起倡议,超过20家区块链媒体负责人缔结了《区块链行业媒体自律公约》,“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以下是公约内容:

  链得得的这篇文章,一开篇就在讲:“东莞市公安局以‘诈骗案’,正式对OKEX平台可能涉嫌‘非法期货交易’或者更严重的‘诈骗罪’,展开刑事立案侦查”,并用大量篇幅列举了OKEX的几大“罪状”。篇幅很长,“有图有真相”,可见链得得是很“用心”的。

  其中第3条:“绝不蓄意散布虚假信息(无论利空还是利好)误导或欺骗投资者,扰乱市场。”

  不管是技术还是内容,不管是自诩“专业、深度”的媒体,还是个人发声者,区块链行业需要时间,也需要规矩,当然不是为了自己名气、给自己包装的“规矩”,而是真的包含职业操守和道德的规矩。

  不过,作为发起人,对于公约内容,链得得自身却没有遵守。

  2、链得得的文章中指出,OKEX“合约交易指数不透明”,并对具体环节发出了很多疑问。

  链得得,一直称自己是一家“深度”媒体,但资深媒体应该是客观、理性,言行合一的,而不是为了流量就怼天怼地,把大众当傻子哄骗的。专业素养要求的是新闻从业者具有明晰事件、审慎客观看待事情的能力,而不是随便胡乱写负面报道来彰显自己有“深度”。

  近日,链得得的一篇独家稿件,《徐明星的OKEX“涉嫌诈骗”全调查》引发了业内极大的关注。链得得也在钛媒体首页连续推荐了4天,阅读量已经超过64万。可见,链得得对此很“自豪”。

  1、就拿这张醒目的立案通知书来说,我们看不到任何相关人员的姓名,看不到任何事项说明,看不到办案人警号。

  什么都没有,不知道链得得放这张“三无立案通知书”是想让大家看到什么呢?还是吓唬吓唬人了事?打电话到OKEX询问,OKEX方面称:从未收到任何的相关通知。

  这条说出来就比较有意思了,我们经常看到链得得没头没脑的所谓独家,不仅没有遵守此项约定,而且没有判断力,甚至是直接发项目方的消息。

  3、文章中,链得得指出有投资人质疑“爆仓价格不透明”,并列出了投资人提供的当天OKEX合约交易的全屏界面,如上图所示。

  要想证明自己遵守了此项约定,链得得还需要提供一下公司员工持币的详细信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漂亮话说出来是好听,但没有用处。

  4、链得得在文中举例到,纽约州已经注意到交易所的诸多顽疾,并致信13家交易平台,回复相关问卷调查并披露相关信息。

  但这篇很“用心”的文章在专业的币圈人士看来,其实是存在很多纰漏的。

  第7条:“严格遵守版权规范,尊重他人版权,不抄袭不剽窃。”

  而中国公司Fintopia则是使用AI技术开发了信用审查系统,协助运营民间P2P融资平台,将用户的线上消费行为进行数据分析,变为信用分数评价。目前公司在印度尼西亚、日本均已设立据点,积极开展海外业务。

  中国创企有3家,分别是AI信用审查系统Fintopia瓴岳科技、著作权追踪服务创企原本以及香港面部表情识别金融服务创企Emotics。经过角逐,最终来自美国的区块链的数据库创企Elementas和中国的Fintopia荣获了日经奖。

  Elementas拥有的技术可以把区块链上的交易转化为数据库,通过监控虚拟货币交易业者经手的交易量,以及使用虚拟货币技术的资金筹集额度等,把从业者的数据索引化,从而掌握所有虚拟货币所经手的账户,协助金融机关进行数据调查或APP开发。目前支持以太坊交易追踪,接下来准备进军比特币及其他币种开发。

  链得得驻日研究员:众安一直积极采用新科技发展保险事业,众安在区块链领域目前有哪些应用?您对于区块链在保险业应用有什么期待?

  本次峰会中,还有来自中国、日本、美国、英国、新加坡、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29家新型创业公司在此进行项目展示,本次峰会最引人注目的主要有AI技术公司和区块链相关服务创企。

  在27日日本金融厅主导的圆桌会议「保险科技次时代之争」中,来自日本金融厅的冈田大、NN Life Insurance控股的Frank Eijsink,日本兴亚损害保险控股楢崎浩一,以及参2017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众安国际许炜和同聚保创始人汤易龙。

  9月26日—28日期间,日本金融厅与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的以FIN/SUM x REG/SUM 2018科技金融峰会在日本东京举行,该峰会对金融科技应用,以及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发展下国家政策法规应对方式进行讨论,与会人员有日本金融厅、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英银行、加拿大银行以及通信行业巨头。

  据悉,本次会议中还达成了与日本兴亚财产保险协作,计划面向日本市场提供商品开发技术和低成本系统,这也是众安首次在中国意外的国际市场展开的深度合作。

  中国创企瓴岳科技夺魁

  众安国际许炜:对于众安来说,会采取新技术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科技为保险业服务,主要关键点在于数据的运用,大数据并不单单是一个技术,其在保险行业的应用,可以遍及保险业各方面,能激发出更多火花,提供更多产品,为用户服务。但是随着大数据的累积,用户隐私以及数据的安全性成了首要问题,保险公司必须严肃对待。区块链是一个“很美的科技”,能解决信任问题。目前虽然是区块链发展早期,现在有包括众安在内的众多创企在探索其可能性。

  众安国际许炜(链得得拍摄)

  众安国际的许炜对众安目前的保险科技进展进行了介绍,公司股东包括阿里巴巴和腾讯,以及软银。用于网上购物的退货服务、手机修理的保险有300多种,现已有超过4亿的用户购买了保险。他在回答链得得驻日研究员问题时表示大数据在保险业想象力无穷,但是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把握用户需求至关重要,区块链技术很美,能解决用户信任的问题。

  “包括2018年6月日本法院暂停Mt. Gox的破产程序,要求将至少价值10亿美元的比特币归还给该公司的前客户,这个也是我们努力达成的。”

  2014年1月,被告人陈甲通过网络登陆被害人汪某甲火币网账户,修改汪某甲在该网站注册登记的联系电话、地址、绑定账户等信息后,卖出汪某甲账户内1.514个比特币,销售得款人民币6583.35元。次日,被告人陈甲将销售款中的人民币6500元提现,扣除网站手续费人民币32.5元,将剩余钱款人民币6467.5元转账至其本人建设银行卡内。

  2014年发生的Mt.Gox也是另一个典型的案件。

  链法团队刘浪谈起维权时也讲到:“中国对于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而言,可以尝试去公安部门进行控告,如果立案之后,会按照刑事案件程序处理。对于民事案件而言,可以去法院起诉,走诉讼的流程。当然,如果是交易所的数字货币被盗,投资人的维权相对而言要难很多。”(本文首发于链得得App)

  链法团队刘浪告诉链得得App:目前判决最多的是因偷电引发的刑事案件,比较难处理的是交易所被盗之后的维权,维权成本高、难度大、历时长。

  关于”虚拟货币” 的属性问题,一直备受争议。

  2018年初,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遭受黑客攻击,价值5.34亿美元的新经币(NEM)被劫掠一空。

  “然而从技术角度来看,加密数字货币属于信用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但因其在普通民众中自由买卖,就会涉及到资产问题。”

  以北京市为例,刑法第264条规定的盗窃罪中规定,“数额较大”认定标准为二千元以上(即立案标准),“数额巨大”认定标准为六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认定标准为四十万元以上。

  最棘手的案件类型——交易所被盗后的维权

  链得得

  1、 非法偷电,用以挖矿2、 直接侵入或远程控制个人电脑从而盗窃比特币3、 空气币的传销案件,涉及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4、 黑客攻击导致交易所,导致虚拟货币丢失5、 将非法所得的变现产物,购买比特币等进行洗钱

  该投资人表示:“两个组织请了日本最顶尖的律师向法院请愿,然后还聘请日本学者发表文章造舆论,这才推动案件的进展。”

  根据目前已经曝光的虚拟币盗窃案件,链得得App总结了以下5种常见的被盗情况:

  中国也面临着同样的安全性危机。链得得App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案例查询,以“比特币”为检索关键词,在2014年至2018年9月初期间,刑事案由有134个、民事案由有115个,行政案有2个,此外还有各类“空气币”、“传销币”案件,金额动辄便以“万”起步。

  由于不同案件所适用的法律规定不同,按照法律后果的严重程度等,国家的法律体系实际是分为三个层次:

  链得得App在查询所有虚拟货币相关的法案时,并未找到法律意义上明确的定义。

  链法团队庞理鹏告诉链得得App:“‘虚拟货币’目前在我国刑法中与Q币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物,但是由于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我国法律禁止将其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盗币,似乎已经成为了虚拟货币身上无法消除的烙印,有关虚拟货币安全性的讨论,从它诞生以来从未停止。

  一区一块链世界,春风得得为谁来!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陈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被害人网上钱款人民币65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

  从2013年的Mt.Gox,到2016年最大的事故DAO,再到2018年初日本第二大虚拟货币交易所Coincheck遭受黑客攻击事件,盗币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上都在逐年提升。

  对于虚拟货币被盗,中国有哪些法律可以遵循?被盗数额在多少以上可以立案?从目前国内已经立案的虚拟货币相关事件中,何种被判类型居多?哪类问题是正处法律空白窗口亟待解决的?链得得App为此请教了多位专家,试图解答种种疑惑。

  那么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虚拟货币”是否属于“数字货币”?

  既然尚无明确法律保护“虚拟货币”,那么在现行法律下,解决虚拟货币的盗窃问题是否毫无办法?

  他继续谈到:“根据现有的法律,既没有规定说‘虚拟货币’属于‘数字货币’,也没有说‘虚拟货币’不属于‘数字货币’。目前国家对于比特币等的态度是自由持有,自担交易风险。”

  虚拟货币被盗,可按盗窃罪论处

  经济学家付立春认为:“比特币、以太坊等可以购买、可以兑换,具有货币的属性,同时它也基于信息科技,以数字的形式在信息的社会里面流动,可以认为是数字货币。”

  2018年8月,西安警方就破获一起虚拟币盗取案件。

  山东警察学院侦查系网络犯罪侦查教研室副主任张璇,曾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困惑,她透露:“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多起虚拟货币相关的网络犯罪案件,以后可能还会面临更多的安全挑战。”

  事故发生后,Coincheck宣布向受害者赔付460亿日元,但由于币值的波动,许多人对这个金额并不满意。而且在遭窃事件发生后,Coincheck中止了其他货币交易,从而导致其他用户间接受损。

  犯罪嫌疑人通过网络黑客技术远程控制,盗取了安全性较高的虚拟货币账户,再分别经由不同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反复拆分、转移,最终汇集到一个账户中,准备变卖转换成人民币提现。

  此外,法院也曾有过按“盗窃罪”判决的案例。

  曾有投资人向链得得App透露:“由于Mt.Gox被盗涉案金额巨大、牵扯到各方利益,维权组织早已询问过众多律师事务所,目前主要是美国的用户在张罗。”

  (图片来源:链法团队,其中安徽和黑龙江案发数量更多,主要以“偷电”为主)

  从2012年在Mt. Gox买入,2014年交易所被盗,直到现今2018年,该投资人依旧未获得丢失的300多枚比特币赔偿,但至少目前看来,一切都在向正面发展。

  对于虚拟货币被盗,中国有哪些法律可以遵循?被盗数额在多少以上可以立案?从目前国内已经立案的虚拟货币相关事件中,何种被判类型居多?哪类问题是正处法律空白窗口亟待解决的?链得得App为此请教了多位专家,试图解答种种疑惑。

  在此次案件中,被盗取的虚拟财产全部在服务器设在国外的交易平台上进行转手和交易,且涉及多个省市。最终在三个月内被抓获,据了解,这个团伙窃取了多个账户,总案值保守估计达6亿元。

  那我们且来看一下Coincheck和Mt.Gox被盗后,投资者的维权方式,今后若有类似案例发生,相关受害者可予以借鉴。

  一区一块链世界,春风得得为谁来。

  链得得App了解到:并非如此,虚拟货币被盗案件可以按照盗窃罪论处。

  两个月的时间内,Coincheck被盗事件中的受害者组团维权,向东京地区法院提起集体诉讼,甚至设立网站平台,呼吁数十万受害者一起加入,希望能提起民事诉讼并获得相应赔偿。

  链法团队庞理鹏表示:“在盗窃等刑事案件当中,由于相应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刑法的规定,所以会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但如果只是丢失而引发的民事纠纷,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其法律关系,进而确定如何维护权益。”

  币圈人都有一个共识——“数字货币”属于资产。诚然,“数字货币”是刑法意义上的“财物”,且因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当涉及盗窃犯罪时立案标准会有差别。

  但是,在法院审理的判决书中多次提到:“虚拟矿机及其生产的基金币,实质上均是虚拟商品,二者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性质相同,在我国也不受法律保护。”请看【得得辩论】数字货币合同被判无效,交易行为不再受法律保护?中有详细介绍。

  “虚拟货币”是否属于“数字货币”?

  第一是刑法层面,也就是不能触碰的红线,一旦触碰,就可能面临刑法对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的惩罚。第二是行政法层面,就是我们常说的监管层面。第三是民商法层面,在该层面,法无禁止皆可为。

  而且,由于2017年9月4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中规定,交易所不允许设立在国内,所以目前国内还没有交易所被盗的审判案例。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boss nona):

  @曹辉宁\Usechain全球第一镜像公链这个问题我跟您探讨过,是因为生态循环建设的缺失,行业缺乏对服务交易所的重视和建设。其实有很多服务已经出现了,还要更多才行,这才是建设,建设才是根本希望,改变不是希望,建设才是,由建设带来的改变才是光明。由洗牌带来的改变只可能是更加疯狂的收割

  链得得怼友(Bo):

  请问哪里有无序低效?所有的usechain规则都是明确的。这些规则都是有代码实现,自动执行的。我们说的合法行就是指的usechain的内在规则,不是现实世界的合法性。关于虚假账户,需要有套执行程序。usechain是一条公链,是一个自洽的系统,有自己的运行规则。

  追问@张胜利我不这么认为,未来区块链世界的身份并不是现实世界的身份,可能是每个需求就是一个独立身份,用当前的身份去套未来世界的身份一定是不对的。比如我就有N个身份,甚至在Twitter上就有多个身份而且相互隔离

  交易所什么时候人人可以开发了,区块链主义就实现了。运营是不可能去中心化的,最多做到多中心化。目前只有相对民主,没有绝对民主。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在个人通证的应用里面,因为我们是有后面的CA来背书,账户的可靠性是比较强的。所以你可以通过个人的通证,来发自己信用相关的通证。这些通证是有限版的,这些在???里面会用到。对于一些名人啊,比如体育明星,电影明星啊,他们要发自己的个人通证的时候,可以和粉丝进行互动,同时个人通证也可以成为一个信用背书,也就是说你可以用个人通证来给承诺,用来融资,用来做债券,这个也成为个人信用定价的基础。

  曹辉宁:

  曹教授: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Bo):

  我们主要是利用一对一映射增加性能,同时合规。我们公链解决的痛点不是身份本身,是合规,性能,能耗。

  链得得怼友(Bossa):

  请问公链上有惩罚机制?能提高恶人作恶成本吗?

  链得得怼友(Bo):

  随机数用来决定不同用户不同block的挖矿难度,这个和身份,block no都是相关的

  造假被发现,公众投票驱除。

  曹辉宁: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bo):

  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eid that the country promotes, and does it have an advantage over the usechain when using eid for identity tagging?

  感觉是央行或者民政部做的项目。

  链得得怼友(Bossa nova):

  @Bossa nova没有一对一映射,做不了RPOW。

  (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IPcoin@IPxChaineid will be centralized and they dont have MIP nor RPOW , that is a challeng 我们的优势不是身份本身,而是利用一对一映射重新设计了RPOW,提高性能。

  UseChain是否有OAuth和OpenID技术呢?

  关于个人信用的评级,这在以后做个人通证应用的时候,比如你用个人通证来作为一个个人信用的背书,那这个时候你的承诺,折扣的价格就可以用来对你的信用作为评估。那这是通过价格来反映信息来得到的,同时也可以把一些以前用的???的这些,也可以放在这个区块链上面,那这个需要每个帐户,如果要这样做的话,需要把某些账户相当于是公开化,也就是说他把我账户和他本人的信用直接连在一起,当然他同时还可以有另外一些账户依然是匿名的,但他要得到信用度还是有些账户必须是对整个全网公开的。

  @IPcoin@IPxChain另外,用身份可以帮助sharding 和main chain - subchain communication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曹教授:

  4.1 USECHAIN想与哪些政府协作?

  不合法交易都是程序自动认证的,是内在规则。现在的比特币也会检查交易合法性,所有的合法性检查与惩罚都是程序里面明确的规则,都是自动执行的。

  身份链是不是一个可以依托的痛点而作为一个公链的出发点?

  2.2 关于高性能,随机算法可以带来低能耗,但可能会导致节点间劣胜优汰、系统的低性能。因为随机算法的平均激励,节点不需要像在BTC系统里那样通过提高矿机性能来获得更多激励,而是通过增加矿机数量获得更多激励。这就导致了相同成本,投入多台低性能矿机的策略比投入几台高性能矿机的策略赚更多的token,数次博弈后,市场肯定只剩下低性能矿机,此为劣胜优汰。同上,因为市场选择了低性能矿机,所以系统会低性能。

  曹教授:

  @IPcoin@IPxChain我们不是强调身份,是强调链上地址和自然人一一对应,这样链上地址就是他的一个身份了。跟你的想法更契合。如果想上链一万次,可以用比特币或者以太坊。我们只针对和自然人唯一对应的应用场景做公链。是的,未来usechain不会取代其他的公链,我们只是对匿名公链的一个补充。所以你将来会有比特币的地址,也会有usechain的地址。

  既然是决定挖矿难度,那仍然不能避免某个账户提升算力来争夺挖矿权吧?哦,还有动态调整?听起来比较复杂,这规则解决不了批量账户吧。

  曹教授:

  链得得怼友(IP):

  我认为区块链3.0肯定不是在以太坊的基础上超过以太坊,而是在以太坊的基础上开发新的功能,满足新的社会需求。usechain上没有任何ID信息,只是上面每个主地址与一个自然人一一对应。

  @张胜利追问,微信和支付宝都没让我们把信息交付给他们,但是为了使用,我们不是自动自觉的上交信息嘛?我认为奖励机制不能完全支撑所有人把信息提交给UseChain。

  每个自然人只有一个挖矿账户,根据现区块的time stamp,block ID,public address产生公共随机数,根据个人公钥产生个人哈希数,比较个人哈希数和公共哈希数产生个性化哈希难度来挖矿。身份可以在某个副账户公开。另外可以一账户一票。

  曹辉宁: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Bossa nova当然交给规则,增发比例固定在3%,和以太坊一样。肯定了一一映射以后,每个账户只对应一个自然人。

  链得得怼友(玮哥@Tokenpos):

  @张胜利Can the mining node run in the virtual machine?

  这个程序,可以由一人提出,大家签名,签名量到一定比例投票,投票过2/3,被告账户取消,以后的更复杂的公共治理,可能需要一定的代理.我们希望尽量不用代理.

  曹辉宁:

  现有公链如果发现不合法交易只能丢弃,不能对发送交易的地址进行处理,因为地址可以随时生成。在usechain里,地址都是需要验证的,所以我们不仅可以丢弃交易,还可以惩罚产生这个非法交易的地址

  区块链的信任是否能真正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技术与社会到底有多远?在国家级顶级智库的讨论里,技术共识的比重到底占有多少?技术共识推动社会共识的时间表,有没有人有比较权威的研究?

  3.1 评估对象是什么?怎么评?怎么验证?

  个人完全不需要把信息交给usechain,只需要吧其他系统认证过的签名证书交给usechain做校验(不会泄漏出去)。我们通过认证奖励,通过吸引人的与身份相关的应用生态吸引用户

  曹教授:

  要看他交易挖矿之后的运营,和上币能否吸引更多用户,帮助社区,和项目方。资金盘需要两点,1:虚假承诺;2:金字塔层状结构。FCoin不属于此类

  ust的增发主要考虑使用usechain的用户数目。用的人越多,越要提供一定的增发保持流动性,所以一个增发规则是奖励新注册用户。同时ust也要鼓励rpow的挖矿

  曹教授:

  区块链技术可以让穷人可以享受金融服务,让政府通货膨胀不敢肆无忌惮。

  限制矿池是我们正在努力开发的技术点。不过理论上永远不能区分用户是分开的还是坐在一个屋子里互相商量的。没办法,这其实也是推动区块链发展的必然过程,参数调整都是根据网络情况自动调整的啊。

  我们是去中心化的社区运营,和央行不一样

  @张胜利曹老师很推崇张健啊,您为什么不喜欢fcoin?

  曹辉宁:

  链得得注:Usechain官方定义为全球首个身份镜像区块链生态,因涉及隐私安全而备受关注。创始团队有多名学者教授一同研发,基于学术思维指导区块链项目的发展。7月14日21:00至15日凌晨,链得得吐槽大会“日常吐槽”邀请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做客,直面500名链得得“吐槽师”发问。

  交易所应该在一个月之内就会上交易所啊,我们在考虑。后面是我们的COO徐志文在管这方面的东西。

  用户自己向认可的CA机构获取证书,然后利用数字证书认证usechain地址

  链得得怼友(Bossa):

  链得得怼友(JG):

  曹辉宁: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是一档聚焦区块链领域的高质量吐槽节目。每一期将针对区块链领域较为热门的项目/话题/现象,邀请项目负责人/话题当事人做客现场,和社群用户进行有理有据、交锋激烈的高质量辩论,理性吐槽、科学互怼。旨在通过专业高质量的吐槽辩论,打造去中心化的项目评估平台,直面谎言和泡沫,为行业正本清源。同时,让主角和创造者回归给用户,让每个用户真正参与价值创造,传递知识,在“吐槽”中学习成长。

  3.3 除了违约记录披露,USECHAIN还有哪些约束潜在违约人的手段?披露违约记录是有用,但并没有达到白皮书里说的”极大”效果,否则有央行征信就足以。

  这种表达是主观的。

  曹辉宁:

  嗯,抽签没问题,限制矿池要有更好的办法才行吧。我看上面那个规则2^(2^x-2),没仔细分析啥意思,直觉上不难。尤其是启动阶段真值钱的话,P2P大庄们分分钟5万身份证啥的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曹辉宁:

  四、关于非法活动

  曹教授,您之前回答提到了您近期打算做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您能讲讲您的思路吗?

  The government pushes eid, willnt it push eidchain?As far as I know, eid companies with government background are doing eidchain.I hope that Professor Cao can deal with the rogue of the government.

  这个是可能的,但是我们对频繁挖矿的账户会大幅增加难度。通过规则2^(2^x-2)

  曹辉宁:

  什么时候上交易所?@曹辉宁\Usechain全球第一镜像公链

  曹教授:我们希望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通证。比如杨振宁,可以用买通证表示对他的认可。

  7月14日晚上9点,本期日常吐槽Usechain,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教授做客。

  链得得怼友(Bo):

  交易所要等公链走通之后,主要是撮合中心化,清决算去中心化,把撮合和清结算分开。

  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成的应用型项目。那么我们会很快考虑的就是像个人身份里面,在房屋共享链里面的应用,在个人身份通证里面的应用,以及在我们也准备根据我们公链的性能做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那这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里面,会把结算清算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出口还是中心化的。这三个就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房屋共享,和个人身份的通证化是我们最先要做的,那现在还没有开始。

  也就是挖矿的概率呢,还是随着你的算力增加,但是呢如果你以前挖的次数比别人要多好几倍的话,那我们可以用增加你的哈希难度,比如说是2的2的x次方。x是你挖矿的比平均的次数相比的倍数,那么2的2的x次方随着x增加是非常快的,当x=5的时候,它就相当于10个亿。这样的话基本上你比较高算力的矿机就会比别人要快一些,但是呢不会到这种的几乎垄断的地位,像???(51%攻击???)这么高的比例是不太可能的。

  我们强调参加链得得“吐槽大会”挑战点:1、永远不可能提前准备问题提前准备好答案。能提前准备好的,都容易被PR引导;2、500名资深业内人士车轮战。一个人的智慧不如集体的智慧;3、机制更贴近区块链,以去中心化为理念,探索边界。

  曹辉宁:

  这么混乱和无序的低效,是因为没有游戏规则,那就会有人出来制定游戏规则,一旦成型,那就是按规则办事喽。

  KYC是对法币的验证,数字货币根本不需要kyc,去中心是解决信息的不对称,信息透了,就不需要kyc,,都是透明公开的,只是点对点的交易,也不需要身份。

  @IPcoin@IPxChain需要应用落地才行。回到Usechain, 我们一要合规,二要性能。通过MIP和RPOW,我们都做到了,最后还是要看在链上跑的应用能否为社区谋福利。

  usechain是公链,没有国家的区别。所有交易信息都是公开的。是的,我的回答里有两个动力,另外一个就是usechain可以提供现有公链不能提供的应用场景,比如和身份有关的。所以大家使用usechain可以更方便的做其他事情,所以会自觉使用。

  总之如果是公有链,而且有激励机制,严格说这个方式有效性不会太好。不过还有个问题,项目不是token发完了吗?怎么还会有挖矿呢?无激励挖矿?

  曹辉宁:

  曹教授:

  我们的全节点应该和以太坊一样的。但是我们的mining node必须提供身份对应地址。所以黑客不能随便产生随机数的,这个随机数是可验证的VRF,这个随机数是根据公开数据计算出来的,不是可以随意操作的否则就不是VRF了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没有链得得,慌得一匹):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链得得怼友(玮哥@Tokenpos):

  @玮哥@tokenpos准随机数,通过对block ID, time stamp, 公共地址做哈希产生的。有两部分,一个是用来确定哈希难度的VRF,根据可观测的数据确定输入。确定好哈希难度后,以后挖矿的nonce和POW类似设计。

  现在如何让人把信息交托给UseChain?是采用什么方法?政府手段还是其他?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曹辉宁:

  fcoin不是资金盘,因为他收取交易手续费与其他交易所没有大的差别。这是判断资金盘的根本标准

  eid是强制性的,可以成为我们的CA。印度也有。我们的目的不是身份本身,而是一一对应,以及政府监管合规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我们现实世界的投票很多都是一人一票,但是区块链里面不能做这个应用。

  就是把难度加大,对于频繁挖矿者,以指数的指数加大。抽签,个性化动态难度调整,我们有更多参数可以调,应该可以做的更好,矿池和算力的联合使用,会造成一些问题,但是对算力的抵抗,我们比比特币要好。

  曹辉宁:

  链得得怼友(@Bossa nova):

  just my question, how does USEchain prevent social worker li brary attacks, is it to push responsibility to third-party ca certification?

  EID是完成了usechain身份镜像的第一步,如果EID推广好了,可以大大帮助usechain的建设。我们不是做ID,usechain是做公链地址和身份的映射

  我刚才举了投票的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征信。所有的征信都是针对个人的,不可能针对一些地址去征信

  接受哪个政府监督?都监督?政府意见不一致咋办?

  链得得怼友(Bossa):

  链得得怼友(@李岳恒@岳恒说):

  链得得怼友(玮哥@Tokenpos):

  以下为日常吐槽实录: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链得得怼友(@Bossa nova):

  @张胜利@IPcoin@IPxChain我刚才在想,映射以后的例子,现实身份公链系统rpow,难道是完美?但是,1,增发比率谁定?如果是个人定而不是规则定,是不是违背区块链初衷?曹教授一直怼eos,那岂不是自己否自己?2,早期控盘手段,是不是太相信自己了,不把自己交给规则,限政到还政的路有多远?

  曹辉宁:

  那么客观的如何表达?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可以以比特币为目标,但是高性能,合规。

  曹辉宁:

  也就是任何一个人对任何一个人的信任都可以用通证来表达?

  那就发一个以rpow的链就可以,为什么要映射身份?映射了身份,解决什么问题?

  二、关于RPOW

  链得得怼友(Bo):

  能不能多举例一下,身份映射的和不身份映射的不同dapp

  2.后期基于专属硬件的共识机制,为何是不耗费能量的?教授,能否做成基于手机而非专属硬件。

  共识生于质疑、盛于理解,链得得喊你来吐槽!

  我和曹老师在fcoin观点不同,我认为fcoin就是资金盘。但是不否认fcoin推动了交易所的改变。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只提供必需的信息,或者不为某个用户服务,只能做到这么多,没办法,这其实也是推动区块链发展的必然过程。

  @李岳恒@岳恒说硬件产生随机数,能耗可以忽略不计,用TEE。手机储存不够,手机TEE是可以的。

  用户身份信息是通过银行或者政府部门收集吗,还是用户个人自愿提供,怎样保证用户的个人信息安全?谢谢。

  链得得怼友(玮哥@Tokenpos):

  链得得怼友(君五):

  曹教授:

  曹辉宁:

  What are the application projects that Usechain has already implemented?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3.2 交易场景那么多,USECHAIN有哪几个场景的评级模型体系?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曹辉宁:

  追问两个问题:1.45%的私募比例是怎么定的?为了控盘还是为了多募资?

  链得得怼友(IP):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三、关于普惠金融里提到的去中心化信用评级

  那如何做到保障信息的安全?对政府的通透,到哪里程度呢?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关于这个场景的应用,我们以后比如说和有些应用,像房享链,像贷款啊,我们不会自己去做,我们可以和dcc,和其他的一些应用链一起来做,可以在我们链上做支链,就是说他们共享。我们也在和一些企业在联系。另外还有一些应用还在谈,还没最后实现,所以说这块儿场景不会是我们自己去做,而是更多的是跟大家,跟着社区一起合作。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这个可以,但是需要用户同意授权。区块链最终需要解决社会痛点。信任,个人数据管控,个人信用增强,是我们关心的痛点

  希望如此,不过感觉曹教授有可能阳春白雪,没跟公链/黑产斗争过。发出来之后像fcoin那样天天调整规则就不好了。

  链得得怼友(得得花匠-筐筐):

  个人通证的开发,是一种自我自由的解放。we let CA do the job and we can also support CAs with more strigent checkups。

  一、白皮里提到USECHAIN是区块链3.0,你们怎么定义区块链1.0、区块链2.0、区块链3.0、区块链4.0 ?

  就是通过算力,让每个矿池里的人如果被抽上都能更容易算。有类似以太坊3%,和EOS的不同是EOS投票,我们抽签,每次都抽签。EOS就选一次,基本就定了,如果币分布无大变化,基本是同样的人被选上。抽签更公平,又省电费。

  关于这个强安全这块,我想就是开始的时候,这个一对一的映射啊,还是需要比较准确,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设计方案,authority就是认证机构这块希望能够做到和银行这样的机构,这种难度,那这样的话呢就可以保证就是说即使有一些虚假的账户,那虚假的账户只要比例不是特别高,那么我们这个链应该是比较有效的可以运作。另外的关于性能的问题,尽管我们是通过随机算法能选择不同的节点,但是在同样的哈希难度的情况之下,你的那个矿机的速度快点吧,你还是有更有可能能够挖矿的。

  x 是平均的倍数,批量账户会增加,但是有上限。矿池有可能加大挖矿概率

  不合法交易由谁认定,惩罚由谁执行?

  更明确的说法是,未来世界有一部分应用必须使用身份链,另外一部分应用可以使用匿名链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曹教授:

  链得得怼友(JG):

  @张胜利追问:没错,是应用场景。但是当一个场景足够强大了,它完全可以另立门户。历史上的教训也告诉了我们血淋淋的事实。如何规避此类风险呢?

  我们先把公链性能打造好,应用在子链上发展。

  约束潜在违约人,主要是看最后的应用。比如说在做这个人证通如果做信用,需要有一定的抵押,在对方或者在某个公共账户里面。所以这块更多的是在将来的支链应用里面。另外一个呢,我们可以通过整个全网投票啊,是有一个账户一票,把一些违约账户踢掉,直到他能够把钱还回来以后再重新回到链上,所以这个更多的是相当于把他在链上活动的权利给剥夺掉。

  随机数,做什么用的,如何保证不能争夺挖矿权?听起来没解释清楚。关键是随机数用来确定账本/block,还是用来确定挖矿身份?

  4.2 协作内容有哪些?

  2.1 关于强安全,实名验证与随机算法并不能有效对抗51%攻击。节点大户可以找很多能通过验证的利益相关者来避开平台对他的限制。

  链得得怼友(刘胡威@链得得):

  曹教授: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玮哥@Tokenpos):

  useChain是基于身份映射,那发币的落脚点在哪里?

  曹辉宁:

  链得得怼友(IPcoin@IPxchain):

  链得得怼友(Amy):

  关于区块链1.0的话,那么大家肯定公认是像比特币,这个应该是1.0,这个后面衍生的东西,这个莱特币,比特币现金等等。那么2.0应该是 以太坊,它能够有智能合约, 有发币,做一些比较简单的,像这个游戏啊,或者一些合约啊之类的东西。3.0的话,我想大家都认为应该是属于真正有大规模的应用。这部分的比如说是在对金融行业里面啊,华尔街里面做的很多事情啊,保险啊,通证交易,资产管理,共享经济管理里面,比如打车啊,共享酒店等等。

  @得意Bo快下载链得得App关键还是在链上的应用场景是否会带来价值。

  链得得怼友(IP):

  张胜利(Usechain技术负责人):

  链得得怼友(刘胡威@链得得):

  曹辉宁:

  曹辉宁:

  为什么是冻结而不采用直接毁灭相关的数字货币?

  开账户时有约定,如果造假,那么账户经全网投票可以注销。这个需要全网投票共识,账户注销,自然其中数币就都没有了。增发和以太坊类似。

  链得得怼友(下载链得得进入国际化):

  链得得怼友(Bo):

  这个增发比例的不确定性,项目方不担心大家质疑你们吗?如过确认了增发比例,白皮书里却没有说明增发代币的用处

  个人自愿提供

  链得得怼友(boss nona):

  能否详细解释一下rpow?

  曹辉宁:

  任何节点没有权利处理其他地址的资金,但是可以拒绝为这个地址服务

  很多金融应用,比如融资,贷款,保险,抵押贷款,房屋共享,是需要KYC的。比特币不需要KYC,不意味着所有应用都不需要KYC

  没有继续捍卫自由@张胜利就是你的全节点能跑在一个虚拟机里么?如果能,黑客实际可以通过内存操作来做随机数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