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顺风车]没有滴滴的春运顺风车江湖

  而且小编觉得,哈罗上线顺风车之后,肯定会带给用户很多福利。因为马云不仅仅是一个企业家,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慈善家。从支付宝就能够看出来,马云给广大用户的福利是非常多的。

  究竟在未来,滴滴还能否重新上线顺风车,现在谁都说不好。不过现在,阿里巴巴的马云,已经开始出手,进军顺风车领域。对此很多网友表示:老板是马云。那么可以信任。

  虽然小编不知道马云有何想法,不过既然马云决定要进军该领域,就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相信哈罗出行上线顺风车之后,一定有自己公司,对于乘客安全的保护措施。

  大家所在的城市有哈罗出行吗?是否期待哈罗出行的顺风车上线呢?

  在2018年,相信大家都知道滴滴顺风车事件,虽然滴滴方面在不断地进行整改,但是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仍然遥遥无期。可以说曾经的顺风车行列中,滴滴占据了老大的位置。

  然而在滴滴顺风车出事之后,他的地位其实早就保不住了。顺风车市场可以说是大变样了,但是仍然有很多公司在盯着这块大肥肉。

  对于我们用户而言,顺风车下线也给我们带来了诸多不便。只不过顺风车确实引起了一些不好的现象,随着顺风车下线,我们也再次回到了,打出租车以及坐公交的日子。

  不过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很多人提出了想法。大家担心哈罗出行上线顺风车业务之后,会不会跟滴滴发生同样的事情?马云又该如何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那么这也就表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在马云投资的哈罗出行上,看到顺风车业务。而且拥有马云这样的强大后盾,相信哈罗出行会拥有足够的技术以及资金。

  马云所投资的汽车出行业务,就是哈罗出行。不得不说,马云这个人的眼光非常独到,他进行过的投资,很少会出现亏本的情况。最近马云所投资的哈罗出行,已经正式开始招募顺风车车主。

  这两点,也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关键。目前哈罗出行所缺少的,应该只是众多的车主。而且现在哈罗出行的注册用户已超过两亿人,并且获得了40亿人民币的融资。可以说已经拥有了天时地利,只差顺风车业务上线了。

  滴滴并不是第一家推出顺风车业务的网约车平台。程维带领的滴滴打车以出租车起家,通过快车业务迅速发展壮大,顺风车在滴滴整个出行版图中的地位似乎一直都处于边缘位置。

  “8月26日20:00起将无法发布新的顺风车行程,平台将自动取消出发时间为8月27日0:00以后的全部行程。”26日下午,滴滴在软件中推送了顺风车下线的相关消息。

  接触滴滴方面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政策层面对快车业务线监管的加强,滴滴在此后加大了对顺风车业务的KPI考核,“有通过顺风车来规避政策的倾向”。

  “早期我开顺风车的时候,会专门去选择跟我所处行业相近的乘客,你说一个做影视的和做技术的去坐在一块,也聊不到一起去呀。”一位顺风车司机说。

  而乐清女孩遇害案件中,警方最终从滴滴方面得到司机及车辆信息,距离女孩发出明确的求救信号已经过去了整整四个小时,她早已在求救一个小时后遇害。

  今年5月,香港媒体报道称,滴滴出行最快将于今年下半年赴港上市,市值获将达到700亿至800亿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4800亿至5500亿,有望超越Uber约720亿美元估值。

  另一网约车平台嘀嗒出行同样以此有意加强顺风车的社交属性,在软件内部设置“同伴”频道,完全以社区化方式进行运营。

  他们不太能理解今年两起顺风车命案的顺风车司机。事实上,顺风车在后期的发展中早已“变味”,由于监管对快车业务的加强,以及快车注册审核较严,一部分无法注册快车的“专职司机”开始将顺风车视作快车的另一替代品。

  随着今年安全事件的频发,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滴滴顺风车业务中的产品逻辑。一些顺风车司机认为,顺风车天然存在一定的“社交”基因。

  相比之下,顺风车主们的想法要简单的多。26日下午,记者在朝阳区搭乘的多辆顺风车中,司机们多表示开顺风车不过是顺路,可以搭伴聊天,或者闲暇时“找个事儿做”。

  “无论如何,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滴滴在案发后的回应中多次表示歉意,但这无法平息公众的愤怒。

  这可能是司机高化伟(化名)的最后一单顺风车订单。

  虽然媒体多次传出滴滴已同ofo达成收购协议,但均遭到ofo方面的否认。

  滴滴在26日发布的自查通报中称,顺风车上线3年以来,出行次数达到十亿多次。以此计算,平均一年的订单量超过3亿。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网约车业务为滴滴一年带来约8亿元的利润,且可能是滴滴去年众多业务线中唯一实现盈利的业务。这一说法未经滴滴证实。

  顺风车一年订单量超 3 个亿

  “可能用嘀嗒拼车的人就多了。”这位司机说。

  “2017年,我们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这也意味着一年来滴滴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程维说。

  一些说法认为,滴滴在顺风车再次发生安全事件后,宣布下线相关业务是一种“懒政”思维。此前,郑州空姐搭乘顺风车遇害后,滴滴同样宣布顺风车业务下线,之后推出多项整改措施,却依然未能防止命案的再次发生。

  此前,郑州空姐搭乘顺风车遇害后,滴滴曾宣布隐藏乘客个人信息及头像,改用虚拟头像。但多名顺风车司机向记者证实,之后滴滴又重新将乘客个人信息从默认隐藏改为了默认公开,滴滴尚未就此回应外界。

  一位滴滴顺风车上线之初首批邀请内测的车主告诉记者,滴滴刚推出顺风车业务时,主打的是“公益”属性,体验后“大家都觉得产品很好”。但后来跑偏了,平台开始抽成,内部强调KPI,变成了滴滴追求单量最大化的工具,“打着顺风车的招牌,做的却是低端快车的生意。”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薛星星

  “这段时间里我接的十几个单子里,没有一个女孩儿。”坐在驾驶座的高化伟说。

  免职两名高管“意义并不大”

  2017年4月,滴滴完成新一轮55亿美元的融资后,投后估值就已达到了500亿美元。当年12月,滴滴出行再次宣布完成超40亿美元股权融资。2018年4月,中信证券-滴滴资产取得上交所无异议函,储架发行额度100亿元,滴滴的估值上涨至600亿美元。

  一位刚刚跑顺风车两天时间的司机称,他之所以注册顺风车是由于自己的快车账号被滴滴平台封禁,封禁期间无法出车只能跑顺风车订单。

  滴滴在26日的自查通报中承认,平台在潜在风险识别、流程制度设计、快速响应等方面有许多亟待改善的地方,客服处置流程仍存在诸多问题,未能及时处理此前用户投诉,在安全事件上调取信息流程繁琐僵化。

  此后,Uber推出一系列举措,在软件内部内置了可以一键呼叫911的报警按钮,可以自动向附近执勤的警察发送报警信息,包括受害者的地理位置、乘坐车辆信息等,国外媒体在实测后称警方可在5分钟内到达现场。

  滴滴客服在处理乐清女孩遇害事件中的僵化、搪塞在事发后广受诟病。事后有媒体查证,滴滴客服均为外包团队,基本月薪3000元。分析认为,外包团队责任心不高,在处置事件时会拘泥于流程,无法对安全事件进行快速处理。

  多名司机称滴滴曾将乘客信息改为默认公开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2017年,滴滴在其年会上打出口号。现在来看,在滴滴这艘大船驶向“星辰大海”之前,必须得先修补好船底一直被忽视的大洞。

  多项业务受挑战,上市前路未卜

  26日中午,滴滴公布了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除了免除顺风车事业部及客服部门的两名高管外,还宣布从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

  很长一段时间里,滴滴甚至将“社交”作为顺风车业务的突出卖点,26日被免职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对此十分兴奋,“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与快车司机相比,一些顺风车主们并不以此谋生,因为顺风车实在是“不挣钱”。

  可以承担一部分的交通压力是政府部门在初期鼓励顺风车业务的重要原因。多地政府都曾发文鼓励私家车合乘行为,认为其是缓解城市拥堵、减轻碳排放的办法之一。

  滴滴创始人程维过往的公开演讲信息显示,在安全方面,滴滴考虑的方向似乎更偏向于道路安全。2018年滴滴年会,程维在演讲中称“安全是滴滴最重要的良心指标”,但他的阐述更偏向于防范交通事故上。

  目前滴滴是否会放缓IPO进展仍未可知。从外部环境来看,2018年对滴滴实在是称不上是友好。主营业务上,美团打车在今年3月已经正式进驻上海,上线3日就宣布已取得30%的市场份额。顺风车业务的两起命案令其品牌形象降至冰点,更引发部分用户宣称“卸载滴滴”,或许会对滴滴其他业务线产生冲击。

  粗略统计,滴滴自成立以来已完成至少200亿美元的融资,融资轮次已超过8轮。

  问题在于,顺风车的安全隐患并非滴滴旗下单个业务线的问题,而是其内部的安全风控、客服体系等体制均存在一定问题。

  过去几年一直领导着滴滴在网约车市场高歌猛进的程维,一直都未就此事出面发声。滴滴在资本市场上的强势,在舆论面前甚至成为其软肋所在,“天下哭滴久矣”的呼声一阵高过一阵,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的微博下,已被骂声占领。

  Uber的做法被视为是滴滴在整改过程中可借鉴的对象。过去四年,Uber在全美面临的司机性侵犯罪事件同样高企,国外媒体统计后称至少有103起Uber司机因为涉嫌性侵、辱骂、殴打乘客而被逮捕、通缉或提起诉讼的案例,其中31名司机已被定罪。

  除顺风车之外,快车、专车等网约车业务线均被曝出过安全事件。有媒体统计,自5月郑州空姐搭乘顺风车遇害后,滴滴司机就被曝光至少10起对女性乘客的犯罪事件,包括猥亵、强奸、抢劫等犯罪行为,犯罪地点涉及云南、重庆、浙江、四川、上海等多个省市。

  而在共享单车方面,滴滴与ofo之间的拉扯已有半年有余。在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单车之后,蚂蚁金服成为哈罗单车第一大股东,ofo便成为滴滴在战略意义上必须拿下的一块高地。

  今年两起命案的发生,令资本市场对滴滴一直顺风顺水的发展之路产生担忧。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和此前滴滴公布的一年74.3亿的订单相比,顺风车一年大约3亿的订单量对滴滴整体业务的影响并不大,带来的更多是舆论上的压力。

  今年发生的几起顺风车安全事件,使得人们对顺风车的愤怒到达极点,单身女性也提高了警惕。

  但在早期,顺风车业务却是滴滴旗下所有业务线中发展最为顺利的一条。上述首批内测顺风车的车主回忆当时顺风车的“鼎盛时期”,每年的春运顺风车都会承担一部分的客运拉力,“很多媒体都会报道”。

  2015年,滴滴推出顺风车业务。彼时,市场上早有嘀嗒拼车、51拼车、天天用车等多家顺风车平台。但滴滴资金实力雄厚,利用补贴战术几乎击败了所有对手。“车主和乘客两方都补贴,一单就补20多块。”上述首批内测顺风车的滴滴车主说。

  此外,滴滴在通报中还宣布将顺风车及客服业务的两名高管免职,一位长期接触滴滴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此举意义并不大。“滴滴内部有多条事业线,单个事业线经理的权限其实很小,只负责自己业务线上的产品,无法管控到安全风控及客服等诸多部门。”

  虽然滴滴已经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但这些车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也不认为顺风车会就此消失。“毕竟它价格便宜,还是有一定需求的。”

  另外一层原因是,少数乘客会“把顺风车当专车使”,“又挣不了什么钱,还要受着气。”高化伟说。

  “也该关一段时间了,毕竟出了这么大事儿。”一位顺风车司机说。“平台也存在一定问题。”另一名司机对记者表示。

  三、平台的智能化

  可是小编却从不同的车主和乘客口中了解到,乘客说:现在的顺风车越来越难约

  顺风车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乘客想搭顺风车图个方便,车主想接个顺路乘客省点油费!

  一、合理定价、价格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低了就有《低价抢占市场,侵犯客运公司利益》的嫌疑、这个合理的“度”完全可以征询车主和乘客的意见、灵活调整!

  综上所述:顺风车平台再多,没有做出精品,没有让用户满意,他就不是好平台,就不会有好口碑,顺风车平台沦为用户口中的鸡肋说明还有很多不足、也希望某些顺风车平台能够听取意见逐步改进,不要装聋作哑我行我素!

  因为约不上车,乘客选择放弃使用顺风车,因为不顺路,价钱太低,车主选择不接单,空车走!

  2、顺风车平台的未来、这三点关乎存亡!

  真心感谢大家百忙之中还能抽空前来关注小编的文章!

  郑重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商业转载,抄袭后果自负。

  现在有两个顺风车平台,车主和乘客的满意度为啥却不如以前了呢?甚至有网友表示,滴滴之后,再无顺风车!

  二、提高违约成本,严惩爽约的车主和乘客

  以上种种现象,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平台没有平衡好车主和乘客的利益点、加上其他平台的用户数量远远比不上巅峰时期的滴滴顺风车,这是顺风车用户满意度急剧下降的根本原因!

  今天咱们要和大家聊聊顺风车的话题!

  没了滴滴顺风车,我们现在还要嘀嗒顺风车与哈啰顺风车可供选择,无论是车主和乘客,多一个选择都应该是高兴的事情!

  车主觉得没必要为了这点钱去浪费时间还绕路,乘客根本不懂得感恩,有些乘客还要求开进小区才下车的!

  车主说:现在的顺风车订单越来越不想接

  本文作者:唇扬,配图根据素材制作。

  乘客想坐顺风车又舍不得加感谢费,车主想接顺风车又嫌价钱太便宜没必要麻烦,这就使得车主和乘客都对平台感到失望,无论是嘀嗒还是刚刚出来的哈啰顺风车,在这一点上都没有完全满足车主和乘客的诉求!

  顺风车临近出发时间突然被取消订单,无论是车主还是乘客都是非常愤怒的、尤其是顺风车车主,大老远跑过来接乘客,结果乘客毫无征兆的取消了订单,或者随便找个理由不去了,严重损害了守约方的利益、可是现在的顺风车平台却没有给车主和乘客任何补偿、如此一来,必将造成信任危机!

  他们肯定清楚,究竟有多少订单是摆在那里过了出发时间好多次都没人接,发了一遍又一遍最终选择放弃,他们也清楚车主看了一遍又一遍,都准备刷脸接单了,犹豫了一下最终却选择了放弃!

  1、顺风车平台多了,却很难“顺”下去了

  以前滴滴顺风车没有下线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车主和乘客都是比较满意的,因为滴滴平台的用户群体庞大,也是用户的不二选择,发个订单马上就有顺路司机给接过去了,价格也还算合理!

  纵观哈啰和嘀嗒顺风车,无论是界面排版还是数据分析,都与滴滴顺风车有着很大一段差距,这一点相信顺风车车主们是有目共睹!

  对此,你怎么看?

  试想,一个APP界面都做不好,一点数据分析都没有,萝卜白菜一锅粥,车主们还要花很多时间去找,这口碑能好吗?

  今年春节过完,要从桂林到深圳,已经提前在各个平台设置的抢票,都没有让我买到票,我一边等着抢到票,一边也预约了滴滴顺风车,临近出发了就有人接单了,我的高铁票始终没有抢到。就这样,我只好坐滴滴顺风车出发。这一次同行的总共五个人:一对情侣加上我、司机还有另一个小伙子,满满一车人,后备箱也被各种行李填满了。这也说明,滴滴顺风车在特定时期是一种刚需。我们的出发时间大概是中午11点,刚开出去没多远就开始堵车了,一路上走走停停,开到高速上,车辆堆连起来已经非常壮观,基本上就没办法正常速度开车,走一会儿就得停一会儿。开到贺州的一个休息区,我们吃了饭就继续出发,行驶依然缓慢。不知开到什么地方,司机可能觉得实在无法忍受高速的拥堵,改走县道。结果在双向行驶的县道上堵了三四个小时动弹不得。好不容易走出了县道,然后又改走高速,依然很堵。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很多车停在了高速路的应急车道上,开着警示灯睡起了觉,我们也一样,睡了大概两个小时,继续行程。这一路从白天走到黑夜,又从黑夜走到白天,历时近20个小时才到达深圳,到达目的地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7点,放好行李,简单洗漱,就去上班了。这次顺风车坐的很辛苦,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到达了,如果没有顺风车,又买不到高铁票、汽车票,很难想到别的办法出行。当然也可以去论坛、58同城等地方留言约车,效果应该也一样。综上,顺风车方便吗?当然方便;顺风车安全吗?不敢说。我觉得,滴滴的主要问题是错误的营销套路,以及面对问题时表现出来不正的价值观。希望他们能够正视问题,妥善处理吧。

  这几天梳理了一下最近两年的出行方式,除了因公出差坐飞机之外,我的短途出行用得最多的就是滴滴。用滴滴主要是打市内快车,其次是顺风车,市内或者跨城的顺风车都用过。

  记忆犹新的是今年的一次跨城顺风车。

  现在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了,其实对我的出行影响不大,毕竟用顺风车的次数不是太多,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用快车代替。这里先不评价滴滴的是非对错,只聊聊我的真实经历。2016年的夏天在广州,因为有事着急要去一趟桂林,临时订了火车票,然后赶去火车站,印象中提前了半个小时到的,但是看到火车站里排着长长的队,我就傻眼了,最后果然没赶上火车。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临时再买火车票已经没有了,查看汽车票也没有了,好像所有的方式都已经行不通。最后才想到看看滴滴顺风车,没想到上面正好有去桂林的,不过是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没办法,第二天就第二天吧。顺风车有个弊端,就是只能司机选乘客,乘客没办法直接选司机。所以我给顺路的司机发信息,问到了司机的电话和微信,然后约好第二天早上来接我。既然已经要到了联系方式,最后就没有通过平台下单,而是直接通过平台显示的价格跟司机商量好了价格,到地方给钱。第二天早上七点,司机准时来接我,没想到竟然是一辆宝马X6。这司机是开着车自驾游,好像是东北人一路南下,一个人的自驾游也是很厉害。路上没什么车,所以他就一路狂飙,速度快的惊人。中途休息了一次,大概中午12点多就到了。

  后来到了深圳,也用过几次跨城顺风车。从深圳去东莞,顺风车价格大概50元;从深圳去广州,顺风车价格100元左右。以上价格跟高铁票价相差不大,但是顺风车能直接从起点送到目的地,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也减少了赶车的路途折腾。还有一次因同事需要我从深圳送东西到广州,本来计划是我带着东西坐顺风车过去,结果因为有事要办,就商量临时决定让顺风车直接带过去。最后司机「不辱使命」,顺利地把东西送到了。基于以上原因,这两年从深圳出发去周边的城市,我都是优先考虑顺风车的。从这一点来说,顺风车确实不仅是提供了一种新的出行选择,也实实在在给我带来了方便。

  曾被政策鼓励的顺风车

  在每年的春运时期,顺风车这一拼车模式更是会受到或多或少的鼓励。过去,这种搭乘返乡的形式多为司乘双方自行发起,在微信、微博、贴吧等社交媒体上发布行程,约定价格,私下交易。

  为了防止车主通过顺风车盈利,多地在发布的文件中还明确了顺风车在一天内的接单数量,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包括滴滴在内的多家平台均未对车主的接单数量作出限制。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滴滴顺风车车主一天最高可接单15次。

  哈尔滨人高明远正在为今年还要不要去三亚过年而纠结。通常情况下,他会在春节前两周开车从哈尔滨出发,跨越整个国家,行驶4200公里与家人团聚。这个距离相当于绕北京五环43圈,普通人不吃不喝得开上44个小时。

  但从实际情况上看,现有的几家顺风车平台似乎未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宋中杰坦言,截至目前平台上的订单成单率仍维持在50%-60%之间。“影响匹配的因素太多了,即便是提高车主注册量也很难提高订单率。”

  2018年9月,滴滴顺风车再次出现乘客遇害事故后,交通运输部及公安部下发紧急通知,明确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平台要参照出租汽车驾驶员背景核查和监管有关要求,对从事或申请从事私人小客车合乘服务的驾驶员一律进行背景核查,并再次重申需限制顺风车接单数量及加强顺风车乘客隐私保护。

  2019年1月17日,哈啰出行对外宣布,哈啰顺风车车主招募上线20天后,车主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成以上(57%)。

  王桦在乘坐了一次顺风车返程北京之后再也不愿意乘坐这种交通方式,她认为这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只有在抢不到票的情况下才会再次考虑。不仅舒适度无法保证,还要担心安全问题。

  顺风车,坐还是不坐?

  传统的拼车方式在这时得到了回归。一名来自上海的女孩需要在春节前和自己母亲一同返回宁波,随同的还有一条宠物狗。在尝试了几个顺风车平台未果后,她在个人微博上发出信息:“求2月3号上海到宁波的顺风车。我,妈妈外加一只狗狗。拜托。感谢。”

  还有乘客是因为携带宠物的原因,为了更好地照顾宠物,不愿意将其托运回家,故而只能选择顺风车。一位在过年期间携带一只猫咪回家的乘客在微博上说,在平台上定了一辆顺风车之前,和司机沟通问能不能带一只猫,司机说他带了一条狗,另一个乘客同样带了一只猫。

  早期,宋中杰曾寄希望于通过补贴来快速打开市场,但试行一个月之后,发现收效甚微。“如果是快车司机,通过补贴可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但是顺风车主很难被调动。”

  坐顺风车虽然时间上相差无几,但从上车到下车不需要再进行换乘,“就像是打了一次超长的计程车”,与公共交通相比更加方便。

  “我们公司直到大年三十下午3点才放假,我不愿意等到初一才回家,这样就没办法过年了。”马萧萧说。2018年,她在抢不到火车票的情况下,选择搭乘顺风车回家。下午5点坐上车,凌晨2点左右到家,行程将近10个小时,但所幸还是赶上了年夜饭。

  此外,哈啰出行还一并宣布将从1月25日至2月4日期间,新增上线16个用户出行需求较大的城市,提供跨城出行服务。

  一位刚刚注册哈啰顺风车的车主向记者表示体验太差,“给我推荐的一个顺路程度85%的乘客,起点和目的地加起来距离我100多公里。”

  只是,与早期各家都打着“社交”的口号不同,如今大家又默契地把安全作为宣传的突出重点。而无一例外的是,社交媒体上依然能找到大量关于相关顺风车平台的负面消息。

  “真正的顺风车车主是不会被补贴激励起来的。”嘀嗒出行创始人宋中杰说。他在2014年创办了专注于顺风车业务的嘀嗒拼车,并坚持不做快车业务。

  重重监管之下,安全成为目前各家顺风车平台的重中之重。面对今年的春运市场,嘀嗒出行宣布推出“八大安全举措”,包括加强车主审核、安全护航等。哈啰出行则向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哈啰从产品定位上杜绝了顺风车业务的相关社交功能,在安全保障方面做了一系列规范和专业技术设定。

  高明远将1月6日自己从哈尔滨前往三亚的行程发布在嘀嗒出行上,截至1月24日仍未能匹配到相应的乘客。他最终决定放弃这趟行程,留在东北过年。“年年都去,今年就不去了。”

  他今年的行程由于滴滴顺风车的下线而打上了问号。滴滴出行占据着中国网约车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多方消息称它曾计划在2018年下半年启动上市,预计最终上市时市值或能达700亿美元。但随着平台在去年接连发生两起安全事故,它无限期下线了自己的顺风车业务。

  截至2017年底,滴滴订单总量为74.3亿单,顺风车一年3亿左右的订单量与之相比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实际上,不少消息称,顺风车业务是滴滴旗下网约车业务中少有的可以实现盈利的部门。

  他举例,顺风车与网约车不同,网约车做到1000万的订单量,注册司机过100万就可以达到。但在顺风车的场景下,注册司机可能就要达到2000万。

  在一个名为“哈啰顺风车QQ全国群”的群聊中,多位哈啰顺风车车主称,哈啰的匹配机制存在问题,一位成都的车主在“附近乘客”中看到了起始点均在上海市区的行程订单,“哈啰顺风车得亏没有全国推行,要不然直接垮掉。”另一位车主评价说。

  然而2018年8月,在郑州空姐顺风车遇害事件过去仅3个月后,浙江乐清一名20岁女子同样在搭乘滴滴顺风车途中遇害。让人们感到愤怒的是,遇害女孩在事发前曾向好友发出过明确的求救信号,犯罪嫌疑人此前也曾遭到另一位女性乘客投诉,但却均被滴滴方面忽视。

  而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趟行程的必要性,因为往返的开支将超过万元。

  案发后,滴滴顺风车宣布无限期下线。次月,交通部等十部门及京津两地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入驻滴滴,对其展开全面检查。

  滴滴顺风车的停摆让剩下的玩家看到了机会。在它下线之前,其平台注册顺风车车主达3000万,拥有乘客数量1.6亿。而行业第二名的嘀嗒出行注册车主数量仅为1250万,注册用户9000万。

  据滴滴此前自查通报中公布的数据,顺风车上线3年以来,出行次数达到十亿多次。

  后来者体验不佳,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编辑 苏琦 校对 卢茜

  早在2014年北京市交通委就发文鼓励顺风车、拼车等行为,认为其是缓解交通拥堵、减轻机动车排放对大气污染的解决办法之一。次年,交通运输部也发布政策,明确提出顺风车和拼车概念,鼓励以顺风车形式的私家车营运性行为。

  一并受到影响的,还有其平台上的千万注册车主,高明远就是其中之一。他早在2015年就注册了滴滴顺风车,去年完成了滴滴顺风车春运期间行使里程最长的一单。行程花费不菲,单程开销超过5000元,接入的顺风车订单为其抵消了3000元左右的开支。

  这是由于政策上快车与出租车类似,属于营运性质,而顺风车则是私人小客车合乘的“公益属性”。交通运输部此前曾发文明确顺风车与网约车之间的区别,指出顺风车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合乘行为,乘客分担的部分成本仅限于燃料、通行成本。

  第一次发布行程时接单的是一位男性司机,她有点不放心,又重新选择了一位女性司机。上车前还问了下对方的家庭住址,“图个放心”。

  她算了一笔账,如果坐高铁回家,她需要先搭乘2个小时的地铁,之后转坐高铁需要4个小时,到达驻马店火车站后,她还需要步行半个小时到达驻马店客运站,之后再搭乘1个半小时的客车回家,加上等车时间,几乎需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

  按照国家发改委此前公布的数据,2019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比上年春运增长0.6%。其中,有约82%的春运出行将发生在道路运输场景。

  与铁路、飞机等公共出行方式相比,顺风车出行省略了中间繁多的换乘环节,出发时间可自由定制,因而受到不少返乡人群的欢迎。

  但是在顺风车发展后期,不少不符合网约车规定的快车司机都转向顺风车平台。与快车在多地面临的种种监管不同,顺风车的准入门槛一直不高,多地对顺风车司机户籍、车辆型号、牌照等均未作明确规定。

  1月26日,广州一名乘客在搭乘嘀嗒顺风车时,在将要抵达目的地时被车主要求加价100元,乘客不同意后,双方发生争执,其手指被司机用刀具砍伤。嘀嗒在之后的声明中称,司机在此前通过平台审核认证,且通过了背景审查,接单前也通过了人脸识别机制。涉事车主之后被广州警方行政拘留10日。

  宋中杰称,顺风车本质上是一门撮合生意,对司乘双方进行匹配,要考虑到车主本身的行程规划,而快车则完全以乘客的行程为中心。“3公里左右都还好,但如果你要让顺风车车主绕七八公里的路去接人,怎么补贴都调动不起来。能够被补贴激励起来的,大多数都是‘黑车’司机,以拉活为生。”

  马萧萧准备了一个女子防身打火机,点开能“喷出来一米长的火焰”。即便如此,她依然无法放心,“因为危险是发生在瞬间的事情”。

  传统拼车方式回归

  1月29日,哈啰顺风车刚刚宣布试运行不满一周,一位承办网约车违规注册的黄牛就在原有的滴滴、嘀嗒注册业务之外,加上了哈啰顺风车。“超龄车注册、驾龄不够,有车没车注册”等一系列违规操作均可顺利在上述平台完成。仅需300元,他就可以帮助一位刚拿到驾照2个月车主注册哈啰顺风车。

  1月25日,哈啰顺风车宣布在上海、广州、杭州、成都、合肥、东莞6座城市上线试运营,猎云网在其上线首日,选择了其中三座城市进行体验,结果5次订单有4次失败。“这次上线显然是仓促的。”猎云网评价称,哈啰出行宣布的100万注册车主“或有水分”。

  2018年11月28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组织召开网约车顺风车进驻式安全专项检查工作新闻通气会,通报此前对相关网约车、顺风车平台的安全检查工作,称滴滴公司存在7方面33项问题,在未完成安全隐患整改前继续下架滴滴顺风车业务。

  原因在于,与快车、专车相比,顺风车本身价格较低,在乘客端几乎不需要进行补贴,其车主也并非以盈利为主要目的,与补贴大战动辄以百亿计算的快车市场相比,顺风车业务受补贴因素影响较小。

  顺风车的发展遇到不少安全问题,不过各网约车公司依然非常重视此项业务,其受补贴影响较小,导致能为平台带来不错的现金收益。

  与此同时,随着滴滴顺风车的停摆,顺风车市场罕见地出现空白期。以顺风车业务起家的嘀嗒出行试图夺取早年被滴滴蚕食的市场份额,共享单车玩家哈啰出行在2018年底宣布入局,地图厂商高德更是在2018年3月就进入战场——但在滴滴出现安全事故后,它悄然下线了相关业务。

  马萧萧的想法无疑代表了很大一部分顺风车乘客的心声。 但顺风车在带来便利的同时,封闭的车内空间加上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不禁令人担忧起其中的安全隐患。

  后来者体验不佳,滴滴顺风车却仍处于停摆之中。2019年1月,滴滴对外表示,滴滴顺风车不会参与到今年的春运之中。“目前顺风车依然在全力进行安全整改,在未完成安全整改之前将继续无限期下线。”

  偏离初心,发展缓慢

  2015年,滴滴出行上线顺风车业务,次年便宣布旗下顺风车参与春运,当年春运期间共运送190万人次,2017年这个数字增长到848万。

  而事实上,最近两家顺风车平台仍旧出现了负面消息。

  去年,她过完春节返京,返程的车票抢了几天都没有抢到,上班的日子就在第二天,只能选择顺风车回京。过去,她只在市区上下班途中使用过顺风车,动辄几个小时的城际顺风车从未体验过。

  到了2018年,共计有3067万人次乘坐滴滴顺风车回家或返程,是前两年运送人次总和的3倍,相当于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6541万)的46.9%,等同于增开了45913列8节动车组和170388架波音737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