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现代重工]韩国现代重工将并购大宇造船 合并后

  据《韩国时报》此前报道,据英国市场调查机构Clarksons Research统计,现代重工与大宇造船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全球造船市场占有21.2%的份额。这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造船公司。韩国产业银行持有大宇造船55.7%的股份。

  韩国产业银行和现代重工业计划未来联合设立中间控股公司形态的新造船综合法人。现代重工将成为新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率26%),产业银行将成为第二大股东(18%)。在新公司旗下共有四家子公司,包括大宇造船、现有的现代重工、三湖重工和现代尾浦造船。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 韩国的造船业因中国造船企业的崛起,曾在2016年遭遇“寒冬”。日本经济新闻对现代重工、大宇造船和三星2018年的船舶订单进行调查发现,3家公司的合计订单额比2017年增加了69%。

  提案通过之后,韩国产业银行与现代重工业正式签约,现代重工业副会长权五甲、产业银行会长东杰等出席签约仪式。仪式上,双方公开保持大宇造船海洋雇佣安定、现存交易合作公司等相生发展方案。

  据Clarkson Research调查结果显示,在去年全世界发出的71艘LNG船舶订单中,现代重工业接到了25艘订单,大宇造船接到了18艘订单。两家公司的订单量加起来有43艘,市场占有率将近60%。美国贸易代表部2017年3月还通过各国贸易壁垒报告指出,“韩国的产业银行支援特定企业,正给外国企业造成损失”。

  韩国现代重工业的蔚山造船所 图片来自日经中文网

  现代重工资料图 图片来自韩国中央日报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现代重工业和大宇造船如果合并到一起,将会诞生一家在全球造船行业处于压倒性地位的造船公司。

  此外,外国政府和业界对韩国造船业的牵制也是一大阻碍,不容小觑。韩国两大造船巨头——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去年船舶订单的世界市场占有率达到21%。若以最近在市场上受到关注的液化天然气(LNG)船舶为基准来看,还可能会出现垄断争议。

  双方表示,将致力维护现有职工的就业安定、激活发展地域经济和构建健康的产业生态。权五甲表示,收购大宇造船海洋是一直致力于韩国造船事业成长与发展的现代重工业的使命与责任,现代重工业将旗下四家造船社经营、设计和生产最优化,在韩国造船海洋控制塔下,发展研发中心,成立工程公司,借此机会提高技术竞争力。现代与大宇造船成为一家人,公司将为之发展壮大提供一切支援。

  韩国产业银行会长东杰(左)、现代重工业副会长权五甲出席签约仪式。图片来自韩联社

  (观察者网讯)据韩国亚洲日报3月8日报道,韩国大宇造船海洋民营化8日进入最终审议,最大股东韩国政府系金融机构韩国产业银行于下午召开理事会,将向现代重工业移交股份列入提案。

  日本政府指出上述行为很可能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的补贴协定。提议与韩国举行以向WTO起诉为前提的两国间磋商。两国于2018年12月中旬举行了磋商。据称,韩国政府主张“各类援助是银行做出的商业判断,不存在问题。”

  日本企业正在对韩国造船企业的动向加强警惕。大宇造船过去曾反复以低价格接单,结果在2015年财年造成了2万124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9亿元)的营业亏损,甚至被推至破产边缘。据日本国土交通省表示,韩国政府在2015~2017年通过政府系金融机构向大宇造船提供了总额达到约12万亿韩元的金融援助,并与民间银行一同帮助大宇造船债转股等,凭借国家的力量对造船业进行了全面的援助。

  两家公司合并后,现代重工业将以独一无二的压倒性优势,成为韩国造船业的巨无霸企业。在此之前,现代重工业还有一个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中国和日本等企业的牵制。现代重工业和大宇造船海洋的合并,需要通过全世界竞争国度对企业结合的审查,日本和中国势必以现代重工业带来垄断为由拒绝。其次是合并过程中,企业结构需要进行调整,势必带来劳资纠纷的问题。现代重工业工会方面在签约后就表达了反对收购的立场,而大宇造船海洋的工会8日下午已经进入了罢工模式。

  “我们还在布展,产品就被订走了。”5月16日,韩国现代重工集团(下简称“韩国现代”)中国区厂家代理商朱淦喜笑颜开地说。15日和16日两天内,现代重工“揽金”2000多万元。“来势很好,我们有信心突破4000万元。”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欧阳倩

  朱淦主要负责湖南、江西、浙江3个市场。今年一季度,中国市场在韩国现代集团销售数据“飘红”,但湖南市场的低迷让他犯愁。“阴雨天气影响项目建设是一个方面原因,关键原因是湖南本土实力雄厚的工程机械企业不胜枚举。外企同行在湖南竞争压力较大。”

  ——访韩国现代重工中国区厂家代理商朱淦

  作为第一批在中国落子的工程机械外资企业,韩国现代从20世纪90年代起,凭借较高的性价比和较低的维护成本,“收割”了不少“粉丝”。中国市场也“霸占”了整个集团的70%左右份额。

  这次参展,客户的热情给了他信心。他们带过来的5.5吨级挖掘机被一抢而空。

  “抢抓乡村振兴大好时机,拓展湖南市场”

  朱淦表示,他们将抢抓乡村振兴大好时机,积极拓展湖南市场。在设计上将更贴近农村农田建设需求,在价格设定上更亲民。

  朱淦甚至敏锐地感知,湖南客户群体将发生悄然变化。“以前我们合作的大多是土方、石方等工程项目,以大型企业、公司为主。现在,很多农民也参与到乡村建设中来,他们或许是我们潜在客户。”

  该产品的“走红”朱淦并不意外。“我们了解到,目前湖南正如火如荼推进乡村振兴、脱贫攻坚,而这块挖掘机身躯灵活、操作简便,适用于农田改造、新农村建设。”

  2017年5月,友利控股完成了对国内汽车制造自动化装备领域企业天津福臻的全资收购;由此迈出了由传统产业向高端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领域转型的步伐。直至2017年8月底,友利控股更名为哈工智能,并对经营范围做出相应修改。除了原本的两大主业,也开始在智能制造和机器人领域进行布局。

  2017年1月,通过协议转让,无锡哲方哈工智能机器人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和无锡联创人工智能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分别受让友利控股原控股股东股权并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友利控股控股股东变更为无锡哲方哈工智能机器人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实际控制人由江苏双良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艾迪和乔徽。

  对于此次投资,哈工智能提到,现代重工是全球领先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在工业机器人本体制造及应用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储备和行业经验。通过本次合作投资设立合资公司,有利于进一步扩展机器人本体业务的应用场景,丰富高端智能装备业务的产品线。

  2016年,受经济环境承压,下游需求低迷、成本上升的影响,行业基本面不佳,主营业务为氨纶业务和房地产业务的友利控股(现哈工智能)氨纶业务亏损4.97亿元。

  另一方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自易主之后,哈工智能一方面逐渐剥离氨纶等原有主营业务,另一方面也加速开启机器人业务布局,除了此次和现代重工牵手,今年还拟收购一德国智能制造企业。

  12月24日,哈工智能公告称,拟与现代重工签订合资经营协议,由哈工智能或其全资子公司与现代重工或现代重工全资子公司合作投资设立哈工现代机器人有限公司(暂定名,以下简称哈工现代、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其中哈工智能或哈工智能全资子公司拟现金出资1.7亿元,持有70%股权。现代重工或现代重工全资子公司拟现金出资6000万元,持有30%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哈工智能2017年易主之后,再次加码机器人业务。

  此外,哈工智能风险提示称,合资经营协议尚需现代重工董事会审批通过后方可生效。合资公司在初始成立期的人员配置、市场开拓、管理制度等都需要一个建设和完善的过程。公司成立后能否快速完成各方面条件的顺利建设,能否实现高效的运营,实现预期发展目标,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公告显示,现代重工是韩国制造企业,主要业务为工业机器人及自动化设备研发、制造、销售、服务。

  不过,记者发现,哈工智能频频加码的智能制造和机器人产业也并非全部表现靓丽。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我耀机器人有限公司2018年上半年亏损217.72万元。

  频频加码智能制造的哈工智能(000584,SZ)又有新动作。而这一次,其将和韩国企业牵手。

  今年6月16日,哈工智能公告称,拟作价8亿元向江苏双良科技出售江阴友利投资100%股权,以此剔除氨纶业务。10月,哈工智能发布公告,拟以现金方式购买NIMAK GmbH、NIMAK KG及Nickel GmbH的100%股份和权益。资料显示,NIMAK目前主要产品为机器人焊钳、机器人焊机、机器人涂胶机等自动设备,产品应用领域涵盖汽车、家电、航空航天等。

  【韩国现代重工将并购大宇造船 合并后全球市场份额超20%】韩国现代重工将与韩国开发银行(KDB)签定正式合同,并购竞争对手大宇造船与海洋工程公司。 该交易预计将在五到六个月的时间内完成。由于两家船厂合并后,其全球市场份额超过20%,将对全球造船市场造成极大冲击,因此还需要监管部门的批准。

  当日,韩国产业银行(KDB)与现代重工集团签署了《设立造船综合法人基本协议书》。这也是一份有条件的初步协议。

  中国船舶工业经济研究中心专家李星认为,现代重工收购大宇造船,技术和专利的共享势必让其成为全球最大最强的造船集团。但现代重工集团军队式的管理文化与大宇造船海洋相对扁平活跃的企业氛围,是否能够有机融合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据韩国媒体pulse称,该协议已于当天召开的韩国经济部内部会议上进行了讨论。韩国产业银行还将考虑向大宇造船提供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25亿元)的财政援助。

  文|韩沁珂

  按此前《每日邮报》发布的全球十大造船厂排名,三星重工巨济造船厂、大宇造船的玉浦造船厂和现代重工的蔚山造船厂分列前三位,现代三湖重工和现代尾浦造船位列五、六位。

  2018年,大宇造船共计承接47艘、68亿美元新船订单,完成全年接单目标的93%;现代重工共计承接161艘、137亿美元新船订单,完成全年接单目标的104%。

  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在手订单分列全球前两位,在全球市场份额中占比分别达13.9%和7.3%。

  考虑到在LNG船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大宇造船2019年的接单目标上调为80亿美元,同比提高了17%。现代重工集团也将接单目标,从去年的132亿美元提高到159亿美元。

  全球船舶制造业新的巨无霸将诞生。

  协议规定,收购完成后,现代重工将拆分为两个实体,其中一个准备上市,同时,现代重工将向韩国产业银行出售其股票。

  韩国业内关于巨头合并的讨论由来已久。韩国财政部前部长尹增铉曾公开指出,韩国造船业迫切需要进行重组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他建议将韩国三大船企合并成一家或两家企业。

  韩国造船业原为三巨头模式,除现代重工、大宇造船外,还有三星重工。

  若以单一船厂计算,大宇造船的玉浦造船厂手持订单量排名全球第一,共计86艘、584.4万CGT;现代重工蔚山船厂排名第二,手持订单量为93艘、474.9万CGT。现代重工旗下另两家大造船厂——现代三湖重工和现代尾浦造船的手持订单量,也分列全球第四和第八。

  “此次合并重组将提高生产效率,并缓解韩国三大造船企业间的内部竞争。”韩国SK证券分析师Yoo Seong-woo称。

  现代重工表示,收购大宇造船不仅是一家公司收购另一家公司的商业行为,而是韩国造船产业通过构建新的行业格局、发挥最大协同效应、共同走出困境的一种方式,将帮助韩国造船产业的竞争力提至新的高度。

  资料显示,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的产品组合重合较多,主营产品均为液化天然气(LNG)船、超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和海军船舶。

  韩国产业银行主席李东杰(Lee Dong-gull)表示,韩国造船业需要进行深度调整,通过缓解产能过剩提高竞争力,这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大宇造船CEO郑成立(Jung Sung-lip)也曾多次公开表示,大宇造船应与现代重工或三星重工合并。他在任内的最终目的,是将大宇造船打造为能够引起其他公司收购兴趣的企业,为此,他致力于把大宇造船打造成“小而精的造船厂”。

  当时,韩国造船业有人士称,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的地理位置接近,业务专长互补,重复领域能够简化,合并产生的协同效应将使船厂拥有更大的购买力。但最终未能成行。

  此前,三星重工也曾寻求收购大宇造船。2016年,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曾希望三星重工接收大宇造船。

  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合并后,新集团的手持订单总量将占全球总量的两成以上。

  韩联社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表示,若交易最终成功,新诞生的“超级怪兽”,将给中、日造船企业带来极大的冲击。

  目前,现代重工拥有11座船坞,大宇造船拥有5座船坞。

  1月31日,现代重工集团宣布,通过有偿增资筹集约2.09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6亿元),用以收购韩国产业银行(KDB)持有的大宇造船55.7%股份,并新设立造船综合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