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古族]斗破苍穹:古族最强的四个人,熏儿垫底,

  第二:古族族长古元,虽然在电视剧版《斗破苍穹》中古元被弓箭给打败了,但是小说中的古元可是一点也不弱,九星斗圣巅峰的实力绝对碾压一堆人,后来更是成功突破成为斗帝。

  第一:说道古族最强的那个人当属古族的女婿萧炎了,萧炎虽然不是古族中人,但是娶了熏儿就是半个古族人。他是《斗破苍穹》中的最强者我相信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第三:黑湮王古烈。拥有八星斗圣的实力,黑湮王出场的时候连萧炎都感到一些震惊,他的实力在古族三仙之上。曾经帮助过萧炎。

  说起《斗破苍穹》中的远古八族,最负盛名的就是古族和魂族了,而魂族虽然是十分强大,但是古族一点也不弱,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盘点一下古族最强的四个人。 第四:萧薰儿,熏儿是古族千金,是千年以来的神品血脉,虽然《斗破苍穹》没有交代最后熏儿的实力到达哪一步了,但是在土豆后期的作品中熏儿已经是达到斗帝层次了,但是我们这里盘点的是在《斗破苍穹》中古族最强的四个人,所以熏儿只能垫底了。

  再口袋苍穹中薰儿如同小说里面一样优秀,她是为数不多资质达到十四的强攻类型卡牌。达到一定条件之后就可以觉醒,觉醒的技能是神品血脉,这个觉醒技能的效果是可以把百分之四十的物理攻击转化为法术攻击。要知道混合伤害是最难提防的,如果只是物理攻击伤害就堆物理防御就可以了但是薰儿是混合伤害因此杀伤力会更大。

  要是古烈知道萧炎是这样追到薰儿的估计得气死,薰儿一直以来给读者的印象就是淡薄,除了萧炎之外别人都是冷眼相待的。薰儿对萧炎非常的关心,自从迦南学院分别之后就一直派人跟着萧炎。在冰河谷为难萧炎的时候不顾族人的阻挠毅然决然的下山帮助萧炎,在面对小医仙等萧炎红颜知己的时候也抱着宽容的态度,哪怕萧炎跟美杜莎已经有夫妻之实也用宽大的胸怀原谅了他。不得不说薰儿真的是一个好女孩,事实证明薰儿的眼光非常不错,在大家都不看好萧炎的情况下,就她毅然决然的相信着萧炎,最后萧炎成为了大陆最强者炎帝薰儿跟他也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三技能金帝焚天斩可以对随机三人造成高达百分之三百四十的伤害,而且对面死亡的人数越多伤害也就越高,对面每死亡一个人就可以有额外百分之三十的伤害,因此这个技能的清场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总的来说薰儿就是一张有不错伤害以及恢复能力的强攻卡,而且清场能力也非常的不错。

  一技能金帝焚天阵有着非常强的切后排能力,会对后排目标造成高达三倍的伤害,而且如果目标身上有异常状态的话还能额外增加百分百。这个技能让薰儿有点类似于刺客,可以稳定对后排造成伤害,后排往往都是比较脆的,二轮技能下来估计就可以直接带走了。二技能守护之刃是一个非常强的恢复技能,每回合结束之后就可以恢复百分之三十五的生命值,这就让薰儿的持续作战力变得非常强。

  在斗破苍穹中如果说最亏本的生意是什么?那绝对是古烈把薰儿送入到了萧家,本来古烈的初衷是想要让薰儿有一个完美的童年以及把萧家的陀舍古帝玉弄到手,结果却把这么一个极品的女儿古族的神品血脉赔了进去。要知道神品血脉千年难得一见,就这样入了萧家这一笔生意怎么算都不划算。萧炎跟薰儿算是青梅竹马,最搞笑的是薰儿喜欢萧炎是因为萧炎曾经用斗之气给薰儿温故经脉在她年幼的心灵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影子。

  范崂以为薰儿还是以前那个柔弱的小姑娘,一人独自等着薰儿到来。不料却被薰儿三箭打的落荒而逃。此时的薰儿已经有了龙母的真传,得到古族的至高斗技。加上能斩杀一切邪恶的震天弓,可谓是超级无敌呀。以前萧炎、薰儿、纳兰嫣然、韩闲等人一拥而上都没能打败范崂,只是侥幸赢得一招半式。如今的薰儿独自面对范崂面不改色,而且轻松打败范崂,相信只要范崂不跑,薰儿几招之内必拿下范崂。

  斗破苍穹剧情反转,古族内乱,薰儿斗气远超萧炎,原来都是因为有龙母的言传相授,并得到了至宝震天弓。您有何不同看法吗?

  薰儿得到龙母真传,并答应龙母三个遗愿:杀陷害她的范崂,保护震天弓不得交于外人,发扬光大古族势力。薰儿拿着象征龙母的震天弓,回到古族,此时古元已被其他三岛围困,只剩最后一丝力气。薰儿遵从龙母遗愿,把制造内乱的领头者用震天弓射杀。其他人等一概免死。处理完内乱后她就直接找范崂去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薰儿九死一生冲破魂殿范崂的邪术,来到雷电山谷。并恰恰被龙母所救。龙母出现,一切真相大白。她并不是恶人谷里面的谷主。她是被魂殿陷害,被范崂拿去了命珠,困在雷电山谷无法脱身。永远都出不去了。为了古族的未来,龙母把毕生的修为传给了薰儿,并把古族族长传给了薰儿。包括宝物:三千雷动和震天弓。

  最后在萧炎的规劝之下,她才答应古元回到古族。此时的古族实在是乱的“一塌糊涂”。古族四岛,三个头目已经被魂殿收买,唯独东岛龙主宁死不屈。薰儿父亲古元也因其他三岛围攻而受伤。东岛危机四伏,而且内部也渗透了魂殿的力量。薰儿看到父亲受伤,爷爷无计可施,自己便顶起压力,为古族安定奔走。她决定一定要找到龙母来主持大局。在自己堂哥的口中得到龙母的消息,她便不顾生死,到雷电山谷去寻找龙母了。

  由此看来薰儿只是古族的一个棋子而已。但是薰儿虽生在古族,但养在萧家。随着慢慢长大,对萧炎动了真感情。她是如何也不会做出伤害萧炎的行为的。如此看来薰儿的命运其实蛮凄惨,自幼不能在自家陪伴亲人。被父亲狠狠的抛弃。却还要背负古族的任务,去拿萧家的宝物。但是现在薰儿长大了,古族内乱,需要薰儿回去平息内乱的时候,又被父亲古元硬拉了回去。固然薰儿百般不愿意,不愿意接受父亲,不愿意回到古族,也不愿意管古族的事情。因为她从小被抛弃,更古族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又要她去处理古族内乱。薰儿觉得实在是可笑之谈。更不愿意的是离开萧炎。

  薰儿,本名是古薰儿。古族龙主孙女,从小寄养在萧家,而且跟着萧家姓萧。所以都称她“萧薰儿”。薰儿命运其实挺悲惨的。从小就被古元扔在萧家,名义上是为了给萧家壮声势,让外界人知道萧家和古族还有联系,关系还非常好。当时的萧家确实没落了,各个家族都看不起萧家。按道理萧炎母亲已去世,萧战自废斗气,从此萧家没落,在萧家四面楚歌的那种情况下古族本可以远离萧家。但是古族的龙主,也就是薰儿爷爷却有更深的打算。主要目的是让薰儿卧底萧家,取得萧家的信任,从而得到萧家的宝物帝陀古玉。

  由此看来,薰儿的斗技已经远超萧炎。值得深思的是,如果萧炎知道薰儿当初潜伏萧家只是为了帝陀古玉,他还能爱着薰儿吗?现在薰儿身为古族龙母,已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的跟着萧炎了。注定了一生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薰儿孤苦一生了。

  斗破苍穹:古族内乱,薰儿斗远超萧炎,原来都是因为她!

  古族在太古末年天地大变之时集体封印,那时对人族的印象还是缩小,太古年间还得在某些大族庇护下度日。古族封印后人族没有封印,并迅速占领了整个星球,人族迎来辉煌期,古之大帝崛起,宇宙中星空古路上的争锋应该都是指荒古年间的事,而人族的辉煌北斗的古族根本不知。直到末法时代回归,发现昔日的弱辈竟然繁衍得那么好,还占了那么多地皮,再加上人族此时人才凋零连个圣人都没有,自然就瞧不起了。

  太古时期的生物,唯有达到极尽境界的无上存在才为人形,这种形态代表了无敌,是王者的典型特征,但凡遇到,各种生灵莫不膜拜。然而,莫名出现的人族打破了这一常例,他们一出生就是这个样子,着实惊动了所有种族。起初,其他族类见到这么多人形生物莫不惶恐,后来得悉这一族无比弱小,才渐渐释然。有的古老种族大怒,认为这是对太古王的一种羞辱,几乎灭掉所有人类。不过,太古生物也并非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也明辨是非,有强大种族出面保住了人类,才得以延续下来。那么大家都是什么态度呢,请讨论下吧。

  太阳太阴这两位人皇是让人族有了自己的生存之地,可以让人族不再过寄人篱下的日子。人族还木有发展起来,而且太古族那那时候大帝很多啊。人族毕竟就2位大帝。所以人族对于太古族很忌惮啊,所以太古族才那么嚣张。每一位大帝都是自己的时代无敌,人族有帝皇怎么可能还只是自保?大帝守护万族啊,又不是只守护人族。所以大帝才是可敬的啊。人族就是有大帝的时候,也不会欺负太古族。除了帝尊没有古皇林立的事儿!看看人族各种体质!随便一种比较厉害的就是银月双皇的水平!它们就只有帝皇有这种能力!

  《遮天》中两个种族,人族拥有高深法力,古族为何还那么嚣张?

  瑶池盛会太古万族联合起来跟人族一族对抗,神王杀掉的祖王里有的就是一族之祖,这些族比人族差远了,偏偏人族被针对,就因为人族在太古后占了他们以前的地盘?神王后面也说了,太古皇族也只有一位古皇,而荒古时代人族出了不止一位大帝。就是不提后世大帝,太古也有两皇,已经远胜于他族了。要把人族放在万族不特殊化的话,人族应该才是万族共尊才对。古皇级不止一个,比那几个皇族还叼,就是祖王一直说的末法时代人族连圣人都没有的借口,那也是因为人族大帝的底蕴都留着成仙路开启才会出世。所以不管怎么说,人族才是至尊皇族,以一族之力相抗万族,无论是比大帝数量还是比圣人底蕴。其实皇族王族也就那几个?

  别提了人族一个种族出的大帝几乎比古族所以种族加起来都多,古族还不是一样那么横。就算是后世,人族的圣人,大圣级别至少也能打四五个皇族联手,不是一样被一个王族嘲笑弱小。太古时代,人族缩小,太阳太阳时代,人族才起来,可是那时候太古族已经被封印了。他们封印出来时还停留在人族缩小的时代。另外人族对于太古族也很忌惮,所以太古族更是嚣张了。人魔被封印的事儿来说,这之前至少有太阴太阳两位人皇,而东哥为了写出来神王悲壮,生生的让古族集体遗忘这最少两位最少三万年的人族辉煌!

  别的不说,单说万龙巢,它们带着人魔一起沉睡的,人魔身兼两大古皇经!不说太阴太阳两大古皇后面的人族帝皇,单单他们两位就能搞的万龙皇生活不能自理!所以说它们有什么好骄傲的?谁给他们的脸?过了这两天应该就好了,古族碰见的估计是人猿,古路前的人族和古路后的人族,明显的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其实还有为什么姬家和大夏封印的大圣出来后一再强调他们全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万族浑拓等也垂垂老矣了却没有。

  从考古文化上来看,三苗西迁应即表现为四千多年前的石家河文化进入成都平原地区。大约在公元前2800年,成都平原出现了三星堆一期和宝墩两个强大的古文化。前者分布在成都平原北部,后者分布在成都平原西南部。其中,宝墩古城由内、外两重城墙构成,以外城墙外侧墙基为界,宝墩古城面积达268万平方米,是中国史前四大古城之一。

  石家河出土的玉虎

  自称祖先来自邛部的嘉绒藏族

  银雀山汉墓竹简

  在以上分析的基础上,我们还可以把邛人的源头进一步推及西周时期的羌戎、甲骨文中的工方、传世文献中的鲧禹族、江汉地区的古代共工氏。这一条线索,只要我们突破学科壁垒,结合历史语言学、考古学、文献学、民族学等材料来进行考察,应当说是比较清晰的。而过去学术界之所以难以在商代和汉代资料中发现戎人的踪迹,根本原因就在于囿于汉语文献,没有能够深入到西戎集团的民族文化背景之中去。

  共工氏起土筑堤,围而成邑,此本正常的防水之术。及后来大禹治水,以导见功。两相比较之下,筑堤防水之术遂被说教者丑化为祸乱之道。《国语·周语下》载,周灵王二十二年,经王城北面的谷水和经王城南面的洛水争抢水道,侵凌王宫,灵王想堵截谷水。太子晋进行劝阻,讲了一番不可堕山防川的道理后,说:

  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祸乱并兴,共工用灭。其在有虞,有崇伯鲧,播其淫心,称遂共工之过,尧用殛之于羽山。其后伯禹念前之非度,厘改制量,象物天地,比类百则,仪之于民,而度之于群生,共之从孙四岳佐之,高高在下,疏川导滞,……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膂,以养物丰民人也。

  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

  在传世汉语文献中,今天藏缅语族的族群在古代西北者多被通称为“羌”。著名藏学家任乃强认为:“羌族的原始住区,为藏北之绛塘草原(羌塘),与康北之俄洛草原。当其极盛时,人口发展无已,分向四方延展。”其中于较早时“远入汉水流域与大巴山区者,则于唐虞时为三苗,殷周时为楚芈,魏晋时为巴氐。”并自注云:“楚国芈姓,其字为羌之变体,而读音如米,与羌氐语呼人为米同音,盖羌族语犹存之证。”(见《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今按:古代羌系族群与江汉之苗蛮族群固有密切之联系,然以羌系为源,苗系为流,则与考古文化、文献记载皆相背离。

  现在,就让我们从江汉地区的石家河文化说起。

  水,是农业的生命线。由于灌溉活动的需要,以稻作农业为主的古代江汉民族不能不选择距离水源较近的地方生活。然而,远古时期的长江中上游水患频仍,濒水而居的人们总是经常会受到水患的威胁。为了防御水患,古代江汉古族开始了大规模的筑城活动,城邑文化由此在中国境内兴起。

  宋元时期的邛部州,在汉时为邛都夷故国,地即今凉山州越西县。据此,结合纳西族对邛鸟的崇拜,我们不难推测,纳西族当源自邛都夷。此外,马长寿教授认为,嘉绒即汉之冉駹夷。按《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元鼎六年(前111年),汉朝在邛都夷故地设立越嶲郡的同时,在冉駹夷居地设立了汶山郡。这种共时性表明,邛都夷与冉駹夷之间可能存在着密切联系。因此,我们把今天的嘉绒藏族和纳西族均视为邛人后裔,当不得视为无据。

  纳西族的保护神邛鸟,今多译作“大鹏鸟

  一、筑城防水:石家河文化及共工氏的传说

  江水,为长江古称。“江”字晚出,其在甲骨文中乃作“工”字,金文中则或作“邛”字(伯戋盘,《集成》10160),或从“邛”并别加“水”部(江叔鬲,《集成》677),或又省“邑”部而作“江”字(江小仲母生鼎,《集成》2391)。工者,计其字形,则如版筑之杵(见刘新民《“工”字字源新考》);计其字义,则指工技、工程,亦兼指善筑之族;计其字音,则取于版筑夯墙之声。此善筑之族,名以“工”称,显然即系共工氏;而共工氏所邻之水,故亦得称为”江水“。

  三星堆金虎

  根据传世文献的记载,大禹出生于西部羌戎集团,有“戎禹”之称(见《潜夫论·五帝德》)。西戎集团是整个夏王朝统治集团的核心力量,其身影伴随着夏王朝的始终。在西周时期,西戎是周人的通婚集团。从周武王至周厉王,每隔一代周王,都会娶一个姜姓的戎族女子为妻(见刘启益《西周金文中所见的周王后妃》),这是学者们都比较熟悉的。但是,令学者们感到困惑的是,在殷墟甲骨文中却并没有发现“戎族”的记录。在汉代之后,这个戎族也不见踪影。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根据嘉绒藏族的传说,他们的祖先来自琼部。这里的“琼”即嘉绒语的ton,敦煌古藏文写卷作Khyung,汉语文献作“邛”,意指神鸟。这些内容在笔者的《神鸟崇拜与空桑传说》一文中已经略有述及。

  这里的“壅防百川”,即《山海经》所谓的“复土壤”。这段话的重要性还在于,它还基本完整地勾勒出了共工裔族的历史脉络。下文,我们也将沿着这条线展开论述。

  此“有苗民存蜀为弘”一言,整理小组点校作“有苗民存,蜀为弘”,并读蜀为“独”。饶宗颐则指出,此文当“视蜀为地名,则三苗西迁,曾恃蜀以自固,故吴起说三苗疆域称文山在其南(似应作北。——饶自注)。文山即岷山也。”(见《西南文化创世纪》)笔者认为,饶宗颐的解读是更可信的。

  二、三苗西迁与伯鲧筑城

  裘士京和陈震通过对三件石家河人面玉像和二件三星堆青铜人面像造型及纹饰的比较,指出二者有很多相似和共同之处,并据此推测石家河文化是三星堆文化的重要来源之一(见《三星堆青铜头像和石家河玉面人像——从三星堆青铜头像看三星堆文化的来源》)。裘、陈二人之说可信。从石家河出土的玉虎(如上图)和三星堆出土的金虎(如下图),我们同样能看到二者相似的面貌。此外,宝墩文化的灰白陶和波浪划痕较多,也显示出与石家河文化相近的因素。王毅和孙华二位学者认为:“宝墩村文化中出现的石家河文化因素很可能就是石家河文化强盛之时向西辐射四川辐射所致。”(见《宝墩村文化的初步认识》)。

  考古资料显示,位于湖南省常德市澧县的城头山遗址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史前城址,年代约在公元前4000年。该城址面积约8万平方米,属大溪文化。到了屈家岭时代,江汉平原聚落越来越多,不少已经具有古代国家的形态。当时主要城址有天门石家河城(前2600-前2000年),面积达120万平方米;荆门马家垸,面积24万平方米;荆州阴湘城,面积19万平方米;石首走马岭城,面积7.8万平方米;公安鸡鸣城,面积15万平方米;应城门板湾,面积20万平方米;应城陶家湖,面积67万平方米;澧县鸡叫城,面积14万平方米。

  城头山遗址航拍图

  从文献记载来看,《后汉书·西羌传》云:“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又银雀山汉简《孙膑兵法·见威王》曰:

  古代汉语文献把善于营造的部族称为共工,后亦称“司空”,金文、简帛材料多作“司工”。郑玄注《考工记》说:“司空,掌营城郭、建都邑、立社稷宗庙、造宫室车服器械、监百工者。唐虞以上曰共工。”从文献的记载来看,把江汉古族推定为共工氏族是比较合理的。共工氏源自三苗集团,以炎帝为先祖。《山海经·海内经》说:

  在西南地区,保持着邛鸟崇拜的还有纳西族。邛鸟,东巴语读作thy,人们在口语里一般称为“大鹏鸟”。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木仕华研究员认为,东巴经典中的大鹏鸟并非纳西族文化中原生的形象,而是与印藏文化间沟通交流的产物(见《纳西东巴文白海螺大鹏鸟字源考》)。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纳西族,在《西康图经》中记作“么些”,《元史》卷64《地理四》明确记载:么些人曾居于邛部州,其地后被仲由蒙后裔所夺。仲由蒙,即今彝族之先祖;仲由蒙之裔,即彝语志中的曲涅和古侯二部。曲涅和古侯二部攻陷邛部的时间约在南北朝时期,今纳西族主要分布于以丽江为中心的云南地区,另四川、西藏略有少量分布,显然,这正是纳西族自邛部州迁移后的结果。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摄影大师庄学本先生进入川西地区采风,其摄影资料后辑为《羌戎考察记》并出版;随后不久,民族学家马长寿先生亦深入大凉山、川西北地区进行调查,并完成了《嘉戎民族社会史》、《钵教源流》、《彝族古代史初稿》、《氐与羌》等多篇论著。从这时起,一些学者开始逐渐意识到,中国历史上的戎人与今天生活于川西地区的嘉绒藏族存在着极其密切的联系。

  事实上,今天的嘉绒藏族仍然保留着许多古老的文化特征,而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他们历史的悠久性。比如,他们的语言因为至今仍然保留着复杂的复辅音特征而被当今的历史语言学界视为汉藏语系的“活化石”;又比如,他们的石碉建筑因为具有高超的建造技术和艺术效果,也被学者们称为研究古代建筑的“化石标本”;再比如,他们的嘉绒藏戏也因为常常具有古老的宗教气息而被一些学者称为“戏曲百花苑中的活化石”。总之,嘉绒藏族的古老特征表现在许多方面,而这些特征也将成为我们研究的指引。

  【版权提示】:本文作者已签约维权骑士,未经作者古史微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图片多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吕思勉根据对《诗经》”陶复陶穴“的解释,指出复有平地增高之义(见《吕思勉读史札记》)。可见,《山海经》的“复土壤”即筑堤之义。共工氏有筑堤防水之技,故能安处江水,是以《左传》乃言:“共工氏以水为纪,故为水师而水名。”

  尧有天下之时,黜王命而弗行者七,夷有二,中国四。故尧伐负海之国,而后北方民不得苛;伐共工,而后兵寝不起,驰而不用。其间数年,尧身衰而而治屈,胥天下而传舜。舜击讙收,放之宗; 殛鲧,放之羽;击三苗,放之危;亡有扈氏中国。有苗民存蜀,为弘。舜身衰而治屈,胥天下而传之禹。(见《银雀山汉墓竹简》第一册)

  在江汉地区的三苗古族被称为“共工”,及其进入成都平原,考虑到传世文献中大量的“禹出西羌”之说,则可视之为鲧。鲧即共工促音。鲧族以善于筑城理水而知名,文献于此多有记载。《吕氏春秋·审分览·君守》:“夏鲧作城。”高诱注:“鲧,禹父也。筑作城郭。”顾颉刚说:“鲧作城即由作堤来,城即堤之另一种形式。以息壤堙洪水,一变而为作堤,再变而为作城。”(见《顾颉刚读书笔记》第8册)顾氏以“鲧作城”事与“息壤堙水”事相联系,实为洞见。

  庄学本先生的采风作品《羌戎考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