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乐视超级电视]乐视超级电视,还……活着?

  乐视从资金链断裂,危机爆发以来,到底又经历了什么?众所周知,在乐视资金出问题之后,贾跃亭去美国造汽车了,当时大家都觉得贾跃亭准备借汽车产业再翻身。不过到现在为止,大家还没看到贾跃亭的新汽车,而乐视的危机也一直没有过去。

  2011年乐视娱乐投资“北京”公司更名为乐视影业,此后推出的电影也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2014年,风靡一时的乐视体育成立了,贾跃亭对体育产业的预估没有出错。乐视体育当时发展的相当火爆,到2016年的时候估值大概有205亿。也是在2014年,乐视开始做起了电视。这些项目在此后的过程中发展得都不错。

  但是乐视没有止步于眼前的胜利,乐视的业务还涉及到了手机、金融、云服务等多个行业。乐视想要构建自己的生态链,但是打造生态链需要钱。乐视开始大把的烧钱,但是生态链的构建漫长,资金撒出去却不能及时回笼,就给乐视埋下了隐患。

  此前一直深陷各种风波的乐视终于有了一次大的动作。比起几年前风头正盛的乐视,现在的乐视显得摇摇欲坠。在资金链问题爆发以后,贾跃亭跑去美国造车了,孙宏斌携巨资进入乐视也没能挽救乐视于水火,最后也只能黯然离场。乐视也不断被爆出被执行人员的消息。处在退市风波中的乐视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乐融致新。

  大家都知道,乐视的危机始于2017年,这一年乐视的资金链断了、生态链断了,乐视的危机全面爆发了。此后乐视就开始了融资、卖产业、还钱的道路。

  乐视TV虽然新品发布了,但是却是属于乐融致新这个旗下公司的,而且乐融致新已经不计入乐视上市公司的部分了,至此乐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迎来真正的转机呢?

  回顾乐视之前的发展历程,在资金问题全面爆发之前,乐视的发展一直是很好的状态。2004年贾跃亭在北京成立了乐视网,主要发展视频业务。从2007年开始,乐视网就开始大力采购影视版权,用很便宜的价格购买了大量影视剧、电影的网络版权。2009年的时候对于互联网版权的保护力度开始加大,乐视此时通过分销版权,就收获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乐视网也在2010年成功上市。

  不过比起这款电视,大家都想知道乐视是要正式卷土重来了吗?在乐视超级电视发布新品的消息传出之后,乐视的股票直接涨停。不过新的乐视TV是由乐融致新负责的业务,而乐融致新从2018年底开始就不计入乐视上市公司的范围了。目前乐视持有乐融致新36.40%的股权,但是已经有一大部分被质押出去,现在还有被处置的风险。

  贾跃亭去美国创办了FF汽车公司,这个项目被当时想进军汽车行业的恒大看中了,恒大拿了8亿美元给贾跃亭造车。有了资金的支持,FF汽车的制造加快了进程,就在FF汽车即将进入量产阶段的时候,贾跃亭和许家印却闹翻了。原因是贾跃亭、许家印在FF实际权利和资金方面的问题出现了分歧。

  2019年3月13日,乐融致新开了一场名叫“超级伙伴,超AI未来”的发布会,这个发布会发布了乐视的第5代超级电视,这也是乐视超级电视业务时隔两年后再次和大家见面。发布会现场,京东、核心芯片企业、供应链、服务和内容等产业合作方都出席了。乐视将与MTK达成战略合作,在芯片技术领域,共同推进智能电视迎接AI时代。

  在失去恒大这个金主后,贾跃亭开始寻找新的融资。2019年1月28日,贾跃亭的FF公司获得了加州十大高科技产业的称号,也为FF的融资降低了难度。如果融资顺利,FF汽车还能翻盘有望。

  FF重新面临了资金短缺的问题,FF被迫裁员、全员降薪、让员工无薪休假。作为乐视危机之后最受大家关注的项目,大家都想看看FF汽车会不会成功,能不能救乐视于水火。

  由于乐视的资金链断裂,所以卖了乐视商城、易到、酷派等抵消部分债务。2018年9月份,贾跃亭又将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卖给了孙宏斌用来抵债。

  不过乐融致新的发展也没有现象中的那么好,所以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是此前就传出消息要在今年3月13日开发布会,发布最新款的乐视TV超级电视。现在,终于正式面世了。

  不过,即使超级电视即将回归,乐视网也很难从中获益。乐视网3月4日风险提示性公告中指出,乐融致新主营硬件TV销售相关业务,其已于2018年12月31日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目前公司持有乐融致新36.40%股权,其中80.05%已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房地产,如若公司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存在质押股权被依法处置的风险。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视频会员业务、发行业务、广告业务及技术服务业务,TV及手机硬件销售业务不属于上市公司业务范畴。2018年上市公司经营处于低谷状态,面临大额经营性亏损,2018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亏损。

  ⑥针对乐视体育等违规对外承担回购责任案件,乐视网表示会积极应诉,以避免上述违规事项对公司、中小股东权益的损害,保护上市公司利益。

  ②根据2018年全年业绩快报,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为亏损,如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③截至2019年3月1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4284.849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63%,其中85785.01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50%;其所持有公司94271.9560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3月10日,乐视超级电视通过其官方微博LeTV发布微博,称“感谢有@联发科技官方微博,给我这颗‘芯’所有的心动瞬间,我们还要一起分享,3.13.上海见”。并且,在邀请函上有醒目的Letv超级电视LOGO露出。因此,外界猜测乐视超级电视新品或将同时发布。

  乐视网目前面临多项风险

  ④截至2019年3月1日,贾跃亭所持股份较2018年6月30日累计减少8141.8154万股,根据贾跃亭此前邮件回复,其被司法处置股票用于偿还债务。

  3月11日下午2点左右,乐视网(300104)股价开始异动,伴随着大额买单突然流入,乐视网股价直接飙升至涨停直至收盘。

  ⑦截至目前,乐视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未给出与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计划,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问题解决停滞直接影响公司当期总资产和净资产,上市公司当期净资产存在为负的风险。

  ⑤乐视网存在无法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本息13.15亿元(已抵消0.3亿)的风险;截至2019年1月,已逾期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约20.85亿元(含融创房地产代乐视网垫付中泰创盈贷款本息19.14亿元)。

  2月以来,伴随着市场对ST股及低价股的炒作,乐视网股价累计涨幅达22%。

  Letv超级电视自2017年3月份推出第四代后,便一直没有推出过第五代产品。

  ①截至目前,乐视网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尚未完全消除。如若2018年度审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则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昨天,Le Tv官方微博更新消息称:“为了更薄一点,我们一直在努力。”并放出了一张对比照,并配文表示“after 我想薄点,Zero 65敬请期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乐视新款超级电视Zero 65超薄机身的设计应该是没跑了。

  有趣的是,乐视官微也对部分网友的评论进行了回复,诸如“正在努力爬啊”、“科技驱动生活,一起努力”等。不得不说,曾经激进的乐视纵然现如今已经放慢了脚步,但骨子里幽默的细胞到底没有丢掉,皮一下才正常。但稍显遗憾的是,由于目前所获知的消息还十分有限,我们也不得而知乐视新款超级电视到底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驱动中国2018年9月6日消息,我们都知道,互联网电视领域,乐视绝对是绕不开的存在,纵然过往风光无限好,但依然难掩现如今的萧瑟,这也不禁让人怀疑,乐视超级电视还有明天吗?

  事实上,早些时候乐视超市电视Zero 65就曾亮相于本届IFA 2018展会,并凭借创新的设计和精致的外观荣获设计与技术集成创新金奖。无论是乐视超级电视曾经的江湖地位,还是乐视新款电视还未正式上市所斩获的成就,显然都已经成功吊足了消费者的胃口,还是让我们坐等乐视超级电视新品发布吧!

  【 各方反应 】

  乐视网12个交易日股价已翻番 今日起将停牌自查1年前孙宏斌誓言搞好乐视 1年后却闭口不谈曾强:2年前投资乐视150亿挑战BAT,但失败了乐融宣布:乐视超级电视的售后将由“十分到家”承接酷狗UWP版上线好评不断,六大核心功能开启音乐视听盛宴前乐视CEO梁军会面贾跃亭:新视家要成功,才不辜负回忆贾跃亭时代一去不复返,乐视已改名!乐视大厦更名乐融大厦,现在又多了个“乐融”新品牌电视成乐视最后的救命稻草? 乐视短期要翻身已经不可能

  此消息一出,也立即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议,“电视薄了固然好,功能可一个都不能少。”、“厉害”、“啊,扑街又爬起来了?”、“推出来我就把我家的s50换掉”、“为了让教育更公平、更简单、更快乐,我们也在努力”、“为了贯彻科技生活方式,我也一直在努力”……

  2019 年初,联发科对将晨星半导体的电视芯片产品线与自身电视芯片部门合并,在本来移动业务(手机芯片)和智能设备(智能芯片)基础上,重新划分出了第三大事业群——智能家居事业群。

  芯片和联发科合作;渠道及 IoT 和京东合作;售后服务全部交给了 TCL 旗下的十分到家。而京东和 TCL 都注资了乐视超级电视。

  PingWest品玩查询的数据显示,从2014到2016年,乐视电视销量分别为 150 万台、300 万台和 600 万台,累计销量超过 1000 万。鼎盛时期的2016 年 9 月,国内市场每售出 5 台电视,就有 1 台是乐视超级电视。

  与发布新产品相比,这场活动传达给外界另一层更深层次的含义——告诉外界乐视超级电视还活着。

  2019年3月13日,乐视超级电视的运营主体乐融致新举办了一场合作伙伴大会,令人意外的是,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第五代乐视超级电视”并没有如约而至,反而公布了一系列合作关系:

  乐视超级电视曾经是互联网电视领域的第一阵营玩家,当时的小米电视等都视其为竞争对手。

  2017 年初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体系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评价乐视电视业务:“起码在做电视上面,乐视做得就比苹果好。”他说,虽然投资乐视有风险,但这笔投资(指投资当时的乐视致新)没有问题。

  2018 年 4 月,新乐视智家又更名为乐融致新,乐视印记进一步减弱。

  乐视超级电视第四代发布于 2017 年 3 月,之后两年时间里再未更新。虽然在 2018 年 9 月发布过一款 65英寸的电视 Zero65,但并不属于超级电视系列。

  增资完成后,乐视网对乐融致新的持股比例从此前的 40.31% 下降至 36.4%,但仍为第一大股东。

  2018 年 9 月 22 日,融创以 7.7 亿元的总拍卖底价,接盘乐视控股持有的所有乐融致新、乐视影业资产。融创获得乐视控股所持股后,持有乐融致新股权的总比例将达到 46.05%,超越乐视网所持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沉寂两年之久的乐视电视又有新动作。

  2012 年,联发科发起了对晨星的收购,将后者手机芯片业务全部收归旗下,但电视芯片业务由于涉及垄断而没有被商务部允许。直到 2018 年,两者在电视芯片市场份额的总和已经低于 50% 时,商务部才批准完成收购。

  拉来帮手重返场

  从乐视致新到乐融致新

  2017 年 11 月,在融创的推动下,乐视超级电视当时的运营主体乐视致新改名为新乐视智家,业务从大屏终端扩展到智慧家庭互联网。当时,融创已经在乐视上市体系的业务层面掌控实权,但还不是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

  2018 年底,刘淑青曾透露,乐融智能终端当时保有量超过1200万台,电视保有量依然是互联网电视品牌第一,但电视市场格局已今非昔比,曾经的以低价为武器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大多偃旗息鼓,微鲸、CAN看尚、暴风电视都少有声音。反倒是创维旗下酷开、TCL旗下雷鸟、康佳旗下KKTV 等传统电视企业的互联网子品牌开始反攻。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硬件制造能力、内容生态运营、IoT 生态要求更高。乐视智能电视以这样的方式重回视野,是对客厅入口的不死心,也是这个曾经还不错的项目,因为母公司影响而戛然而止的不甘心。

  乐视超级电视的几个合作伙伴都写满了“实力”。

  数据来自企名片在融创完成对乐视超级电视业务的绝对控制后,乐融致新在 2018 年 9 月 27 日发布了一款全新65英寸电视——Zero65,寓意下个 5 年 “从零开始” 的起点。半年后,乐融致新举办合作伙伴大会,重回公众视野。

  来自活动现场的数据:两者合作后,乐视超级电视的售后服务在响应时长和维修时长上相比 2018 年上半年提升了 86%。

  乐视超级电视至今仍没有销声匿迹,得力于融创的支持。

  乐视致新目前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的股权,仍为控股股东;嘉睿汇鑫持有乐视致新33%的股权,为乐视致新第二大股东。

  芯片的合作方是联发科,双方“共同推进智能电视迎接 AI 时代”。

  渠道上,京东将全面向乐视超级电视开放包括京东主站、微信购物、手 Q、京东拼购等线上渠道,以及京东家电专卖店、京东之家、京东超级体验店等线下零售渠道。

  乐视超级电视和联发科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 2014 年。当时,也是乐视电视的鼎盛时期,第四代超级电视系列 X50 Air、S50 Air、S40 Air 全都采用晨星的 Mstar 6A918 芯片,其在宣传中突出“全球首款支持 H.265 硬解的电视芯片,主频达 1.5GHz,可确保 4K 内容流畅播放。”

  2017 年,由于乐视致新(乐视电视运营主体原公司名)的母公司乐视网陷入资金危机,乐视超级电视的销量开始走下坡路。第三方机构统计:乐视超级电视2017年全年线上累计销量仅为41万台。2018 年 1 月,网易科技引用一位接近乐视电视人士的消息报道,2017 年前三个季度乐视电视销量仅为 2016 年同期的 1/3。

  此次与乐视超级电视的合作,正是联发科新的智能家居业务进军电视领域的第一战。

  售后方面,乐视超级电视将所有售后服务都交给了十分到家。十分到家是TCL 旗下的家电售后服务公司,和乐视超级电视在 2018 年 8 月就达成了合作。

  而且,与京东的合作不止于渠道。乐视超级电视将操作系统 EUI 升级成了具备 IOT 连接能力的 EUIoT,和京东 2018 年上线的 IOT 平台小京鱼绑合作,能接入超过 200 个品类的智能硬件。

  “今天,是时隔 2 年后整个超级电视的业务,第一次这么正式的与各位朋友、媒体、社会各界沟通,也代表了我们正式扬帆起航!”乐融致新董事长兼 CEO 刘淑青在活动上如是说。

  资本层面,乐视网对乐视超级电视业务的控制力也在下降。2018 年 8 月,乐融致新完成工商变更,孙宏斌控制的天津嘉睿汇鑫、腾讯旗下林芝利创(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京东旗下京东邦能、苏宁体育文化、TCL 新技术等 11 家公司和机构共对乐融致新增资 不到 30 亿元。

  另外,在乐视、小米电视等的影响之下,传统电视企业创维、TCL、康佳等纷纷发布自己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它们依托原有的产业链优势在成本控制方面更强,为了市场份额也更愿意牺牲利润,在价格方面颇有竞争力。

  而乐视网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乐视网的终端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近九成,只有2.45亿元。如果按2000元一台电视的均价来推算,2018年上半年乐视超级电视出货量只有12.3万台,也就是每月出货量2.05万台。奥维云网(AVC)报告显示,在2018年一季度,乐视就已经跌出中国彩电销售的前十名。

  行业人士称,这场风波之后,代工厂对于为互联网电视品牌态度趋于谨慎,互联网电视企业难以再如此前,在获得电视回款后再支付给代工厂和产业链。如今乐视电视希望重振业务,产业链可能会对乐视电视保持更审慎的态度。

  对融创来说,目前房地产行业形势变化,要往精装修、智能家居业务等领域挖掘新空间,重拾乐视超级电视业务,具备一定价值。早在2017年11月,新京报就曾报道称,一份抬头为“融创集团”的文件在网络流传,该文件称,融创集团旗下住宅要按照不同项目配套赠送乐视电视。

  2016年底乐视债务危机爆发,2017 年 1 月,融创宣布150 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其中79.5亿元用来换取乐视致新33.5%的股权。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证据之一是,根据京东公布的数据,乐视电视2016年在销售情况最好的时候能够排到京东彩电销量的第一或者第二,但是在2017年双十一,乐视电视销量已经从前15名的榜单上消失。另外,奥维云网(AVC)发布的《全球TV品牌出货月度数据报告》显示,乐视电视的月出货量,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10月,出现了67万台到2.1万台的直线下跌。

  乐融致新原名乐视致新,此前是乐视网最大的现金牛业务及最优质的资产。不过,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孙宏斌和他的融创通过多次股权投资等方式,最终取代乐视网,成为了乐融致新的实控人。

  当日,融创文化集团副总裁、乐融致新董事长兼CEO刘淑青对媒体表示,今年将发布第五代超级电视。而此时,距离LeTV超级电视2017年3月推出第四代,已过去两年。乐视电视消失的这两年,电视行业已经发生巨变。

  但就在乐视电视一路下跌的两年里,小米、暴风、微鲸、酷开、风行等互联网电视填补了乐视的空缺,2017年这些品牌加起来的销售数量约为480万台。

  此前,乐视网将所持有乐融致新全部股份的80.05%,用来作为上述债务的担保或反担保。一旦乐视网无法偿还借款,乐视网所持乐融致新29.15%股份,将归孙宏斌所有。也就是说,孙宏斌有望将对乐融致新的持股比例提高至75%。

  近日,在上海举办AWE展会之际,乐融召开2019合作伙伴大会,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双方将联合运用大数据,共同推出C2M产品的反向定制。同时,依托Letv超级电视的内容能力,针对亲子教育场景,开发互动功能的亲子教育电视。

  乐视电视能否凭借即将发布的第五代超级电视,重新夺回丢失的市场份额?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事件财经表示,乐视超级电视的市场口碑一直很好,只是因为资金问题导致未推出新品。一旦资金到位,新品的市场反馈应该会不错。

  但实际上,即使乐视超级电视成功回归,乐视网也无法从中受益。乐视超级电视目前属于乐融致新旗下业务。乐视网3月4日风险提示性公告中指出,乐融致新主营硬件TV销售相关业务,其已于2018年12月31日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目前公司持有乐融致新36.40%股权,其中80.05%已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房地产,如若公司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存在质押股权被依法处置的风险。

  小米上市后发出的第一份财报显示,其在2018年第二季度成为中国第一智能电视品牌。小米电视2018年国内总内出货量756万台,已经超过乐视电视巅峰时期的2016年600万台。

  2016年11月,乐视手机供应链欠款危机爆发,对乐视电视的品牌形象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乐视电视销量也开始下滑。据时任乐视网CEO的梁军透露,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乐视电视的业绩就已经出现负增长。

  虽然,目前并无孙宏斌是否已获得乐视网剩余29.15%股份的消息传出,但3月13日刘淑青宣布“将发布第五代超级电视”之举,或许就已暗示了答案。

  据网易科技报道,2017年11月中旬,一位接近乐视电视的人士表示,在线下,乐视电视月销量已经下跌到原来的1/10到1/5。线上,乐视商城的销量也下滑到不到原来的1/10,京东天猫等电商渠道的销量大约下降了一半。2017年前三个季度乐视电视销量约为2016年同期的1/3。

  3月10日,乐视超级电视通过其官方微博“LeTV”发布微博,称“感谢有@联发科技官方微博,给我这颗‘芯’所有的心动瞬间,我们还要一起分享,3.13·上海见”。并且,在邀请函上有醒目的Letv超级电视LOGO露出。外界猜测乐视超级电视新品或将同时发布。

  2018年12月4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要求其立即归还借款本金12.9亿元和0.55亿元。同时,融创向乐视网发出《通知书》,要求乐视网在3日内归还前者为其垫付的中泰创盈贷款本金及利息共19.14亿元,否则融创将启动司法程序。

  还是以价格取胜?

  乐视网无法受益

  在3月13日刘淑青宣布“将发布第五代超级电视”之前,市场就有一波“骚动”。

  根据数据调查机构群智咨询近日公布的《2018年各大电视品牌的出货报告》,目前销量排前十的电视品牌是三星、LG、TCL、海信、索尼、创维、夏普、小米、飞利浦(包括冠捷)和松下。乐视超级电视早已不在其列。

  除了品牌形象,被损害的还有乐视电视的供应链。2017年4月,据时任乐视智能终端供应链高级副总裁王大勇透露,当时乐视电视的代工厂有五家:冠捷、富士康、毅昌、TCL、中强。此后不久,有消息称富士康突然撤出乐视,一度让乐视电视陷入停产传闻中。到2017年8月,部分业内人士称,乐视电视的代工厂只剩冠捷一家。

  3月11日下午2点左右,乐视网股价开始异动,伴随着大额买单突然流入,乐视网股价直接飙升至涨停直至收盘。

  两年没动静的乐视电视,突然发声。

  用了两年时间、投入超过200亿元,孙宏斌最终换来了对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绝对控制。

  尽管乐视网暂时仍持有乐融致新36.41%股份,但不再构成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乐视网1月30日公告称,自2018年12月31日乐融致新将不再纳入乐视网的合并报表范围。

  2018年9月,债如牛毛的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融致新全部股权,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天津嘉睿以1.10亿元和1.31亿元竞拍成功,总价2.41亿元拿下乐融致新15.33%的股权。工商注册资料显示,2018年10月30日,乐视控股退出股东行列,天津嘉睿则以42.81%股份成为乐视影业新的实控人。

  重生不易

  不过,据时间财经了解,目前乐视电视依然在消费者中有着不错的口碑。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曾表示,乐视电视最大的价值有两点:其一,是千万级的入口——已经售出的电视在千万级,日后可以进行运营。其二,尽管其品牌形象有所下滑,但是知名度是超出很多一般电视。(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乐视电视诞生于2013年,以高配置、高性能、颠覆价格快速获取了大批用户,在乐视电视销量巅峰的2016年9月,国内市场每售出5台电视,就有1台是乐视超级电视。这个数字当时在所有电视品牌中位居全行业、全渠道第一位。

  2018年初开始,乐融致新开启“泛融”之路,引入了一波战略投资者。先是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以3亿元现金增资。紧接着,江苏设计谷科技有限公司以2.4亿元“债转股”方式入伙。随后,包括腾讯旗下林芝利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京东旗下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内,又分别以2亿元至3亿元现金加入。待到2018年8月增资完成,乐融致新股东数由7家变为12家,乐视网和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分别下降至36.41%和15.33%,天津嘉睿的持股比例则下降至3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