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姜照柏]鹏欣资源(600490.SH):净利下滑三成后,

  募投项目变更

  其后,姜照柏和达孜鹏欣开始减持计划。2017年11月,姜照柏等披露将在未来六个月减持,减持数量不超过其持有的全部股份。今年6月披露的减持期届满结果显示,2018年1到4月,姜照柏和姜雷累计减持1255.42万股,套现金额约3.5亿元。

  但因为涉及土地建设,产业调整等因素,项目出现调整。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中,光启技术透露,截至今年5月,光启技术实际使用募集资金5062.79万元,全部为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产业化项目支出,该项目只完成投资进度的1.01%。而其余募集资金均为闲置,大部分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另有5亿元闲置募资一度补充流动资金,今年4月已归还。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达孜映邦至今质押股份数量最多的一笔。其后,达孜映邦经过多次质押和补充质押,截至8月17日其所持光启技术股份质押比例上升至97.04%。

  重要股东减持套现

  就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光启技术解释,本次股份补充质押不涉及新增融资安排。截至公告日,达孜映邦所质押股份不存在平仓风险,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上述质押行为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达孜映邦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补充质押、提前还款等措施应对上述风险。

  8月18日光启技术披露的补充质押公告显示,控股股东西藏达孜映邦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达孜映邦”)向长江证券补充质押140万股,至此达孜映邦所持股份质押比例已达97.04%。

  就在上述增发股份2017年2月13日正式在深交所上市后,当年2月20日,达孜映邦随即将所持龙生股份共计3.93亿股质押予中信信托,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72.81%,用途为融资,并未披露质押到期日。

  姜照柏是资本市场的知名人物,凭借旗下鹏欣系的资本运作,姜照柏相继控制了国中水务、鹏欣资源、大康农业等多家上市公司。

  另外,光启技术入主龙生股份后,随即启动重组,斥资4.46亿元收购光启尖端公司,进入军工业务领域。标的公司承诺2017年到2020年净利润不低于3700万元、4100万元、4400万元、4800万元。光启尖端2017年实际实现净利润3779 万元,完成率102.14%,压线过关。

  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

  2015年,姜照柏和姜雷以高出市价67.49%的价格受让龙生股份俞氏家族3882.50万股,并通过达孜鹏欣参与龙生股份的定增,正式入驻公司。

  龙生股份直到2017年1月才完成定增,最终向9名对象合计发行股份9.67亿股,发行价格为7.13元每股,募资总额6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达孜映邦已累计披露11次补充质押公告。今年6月至今,光启技术股价加速下跌,期间股价跌幅达33.06%,同期达孜映邦披露的补充质押公告达10次。

  发行完成后,龙生股份的控股股东将由俞氏家族变更为光启合众旗下的达孜映邦,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刘若鹏。

  光启技术的前身是龙生股份。2011年上市的龙生股份原本是一家汽车座椅金属零部件制造商,但上市后业绩平平。随着2014年底首发股份限售期已过,龙生股份的实控人俞氏家族便开始陆续减持股份,淡出公司的迹象显现。

  今年一季报中,光启技术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782.18万到4328.14万元,同比下降15%到65%,业绩下降是因为钢材价格上涨及部分产品结构调整,汽车零配件业务利润同比下降;而公司募投项目尚处于建设期,募投项目尚未产生收益;2017年12月新注入的光启尖端,由于行业特点,业绩主要在下半年实现。

  按照2017年2月披露的收购报告书显示,收购人达孜映邦、光启空间技术参与认购龙生股份非公开发行资金合计41.5亿元。就资金来源,报告书显示,达孜映邦、光启空间技术的认购资金全部来源于自有资金或合法借款,不存在直接或间接来源于龙生股份及其关联方的情形。

  质押日收盘价20.13元。今年一季报显示,深圳光启空间技术公司所持股份仍然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光启技术另一重要股东,姜照柏和达孜县鹏欣环球资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达孜鹏欣”)的减持行动,则让市场对光启技术的股价进一步失去信心,加速下跌。

  超材料,马丁飞行包,临近空间飞行器,聚集各种黑科技的光启技术(002625)近期跌幅较大。截至8月17日,光启技术本月累计跌幅达14.73%,近一年来累计跌幅达58.85%。

  对冲减持对股价的冲击,光启技术随即推出增持计划。今年7月23日晚光启技术公告,控股股东达孜映邦计划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拟增持的总股份数不超过总股本的2%,增持价格不超过12元/股。随后光启技术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股价波动属于二级市场的正常扰动,目前公司控股股东达孜映邦资信状况良好,具备相应资金偿还能力,质押风险可控

  公开信息显示,姜照柏控制的鹏欣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等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

  来源:e公司官微

  被光启借壳的龙生股份复牌后遭投资者热捧,复牌后股价创出了19个涨停板,2015年6月3日更创出70.57元(前复权)的历史高位。

  但面对股价下行和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压力,同时募投项目进展缓慢,公司未来发展值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达孜鹏欣、姜照柏和姜雷所持光启技术股份的质押比例同样居高不下。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目前达孜鹏欣累计质押87.88%持股;姜照柏和姜雷的质押比例分别为100%和80.8%。

  达孜映邦的一致行动人,今年一季度末位列第八大股东的深圳光启空间技术公司(简称“光启空间技术”),2017年4月披露已将所持全部股份共计4207.57万股质押质押予中投证券。

  光启技术官网介绍,公司掌握了世界前沿的超材料技术、智能光子技术和新型空间技术及相关核心自主知识产权。光启的专利申请总量超过4161件,其中,在超材料领域的专利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占全世界该领域过去10年申请总量的86%。

  消息面上,高比例质押和重要股东减持退出,成为公司股价下跌的催化剂。随着股价持续走低,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平仓风险不断累积。

  今年3月光启技术披露,募投项目发生变更,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产业化项目募投金额下调并变更实施主体和产品,实施地点也从深圳龙岗改到河北保定。另外,新增运营中心项目和信息化项目,分别投入募资4.1亿和1.05亿元。

  但增持效果并不明显,8月17日光启技术最新收盘价已跌至8.80元。

  仅过去一月,姜照柏再次启动减持。光启技术7月16日晚公告,股东姜照柏拟6个月内减持不超67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15%;股东姜雷拟减持不超23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7%。截至公告日,持股8.3%的股东达孜鹏欣、持股3.15%的股东姜照柏、持股1.07%的股东姜雷,三者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光启技术12.52%股份。

  2015年3月,龙生股份发布了一则《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预案,拟向光启合众拟设立的达孜映邦、光启空间技术、达孜鹏欣资源等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进入超材料智能结构业务,发展战略新兴产业。

  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居高不下,光启技术的资金是否紧张。

  2017年6月,光启技术完成非公开发行募资约69亿元,但募投项目紧张却相对缓慢。按照原计划,光启技术两个募投项目分别为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产业化项目(拟投入募资54.54亿元)和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拟投入募资14.4亿元)。

  该公司根据当年的经营计划实施采矿生产工作,全年生产电积铜3.34万吨。同时,氢氧化钴一期(3000吨钴金属量/年)生产线工程已经建设完成并进入调试阶段。

  上述利润包含2018年1-5月份过渡期亏损1208万元,上市公司控制人已用现金的形式弥补上述过渡期亏损。

  受此消息的影响,鹏欣资源在22日遭遇大跌,截至今日收盘,该股的跌幅为6.18%,报收4.71元,全天成交2.42亿元,最新总市值为104.5亿元。

  本次交易作价19.09亿元,其中现金对价为4亿元,其余部分以上市公司发行股份为对价支付,股份发行价格为6.85元/股。照柏、姜雷分别以其持有的宁波天弘62.5%股权、37.5%股权取得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和上市公司发行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一季度末,该公司多名股东的质押率都非常高,如控股股东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质押股份占其直接持股的比例达到了97.47%,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姜照柏、姜雷的质押股份占其直接持股的比例分别为100%、99.27%。

  资料显示,鹏欣资源近10年来曾发生过多起并购,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就是上述的南非奥尼金矿。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鹏欣资源位于刚果(金)的希图鲁铜矿已经顺利生产7年,是当地规模最大的铜企业之一。

  鹏欣资源选择此时募集35亿元的巨资用于南非奥尼金矿生产建设以及刚果(金)希图鲁铜矿铜钴生产线技改或是迫于公司业绩下滑的压力。

  2017年6月28日,鹏欣资源发布公告称,公司向实际控制人姜照柏及一致行动人姜雷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宁波天弘合计100%股权,进而间接取得CAPM的控制权,而CAPM的核心资产为南非奥尼金矿矿业权。

  业绩大幅下滑

  (图片来源:鹏欣资源公告)

  (图片来源:Wind)

  据2018年6月14日的公告显示,宁波天弘经审计单体财务报表净资产账面值为92.2万元。根据资产评估机构最终采用资产基础法的评估结果,以2017年4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本次交易宁波天弘100%股权的评估值为19.09亿元,评估增值率206931.13%。

  而鹏欣资源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自2014年开始连续多年处于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9236.92万元。

  (图片来源:Wind)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鹏欣资源在2016年至2018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6.07%、27.21%、33.35%。虽然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不算特别高,但是有持续上升的趋势。

  同样的,该公司的期末现金余额也从2017年年末的20.94亿元锐减至9.55亿元。

  格隆汇查阅资料得知,鹏欣资源成立于2000年9月,并在2003年6月上市。该公司的主要务是金属铜、金、钴的开采、加工、冶炼及销售。除此之外,该公司的业务范围还包括贸易、金融、新材料以及新能源等领域。

  (图片来源:鹏欣资源公告)

  19亿收购南非奥尼金矿

  (图片来源:富途证券)

  公司实际控制人承诺宁波天弘2018年至2024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9.44亿元,其中2018年预测净利润为-2475.94万元,标的公司2018年度实现的净利润-2931.83万元,未达到盈利预测水平。

  氢氧化钴一期项目主要产品为氢氧化钴(含钴35%),同时产出副产品阴极铜(LME A级),达产后每年能处理钴(伴生铜)矿石量约18万吨,年产氢氧化钴8570吨、阴极铜5000吨以上。

  而据最新的一季报显示,鹏欣资源在报告期内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1.48亿元,同比增长60.09%;同期的净利润为4282.12万元,同比下降48.37%。该公司的经营情况依然不佳。

  据2018年的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鹏欣资源的营业收入为141.38亿元,同比增长了133.44%;同期的净利润为1.98亿元,同比下降了28.77%;同期的扣非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下降了49.58%。不难发现,该公司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但是,当年实控人将亏损矿产作价19亿元卖给上市公司还是引来了诸多争议。

  (图片来源:Wind)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鹏欣资源的资金链比较紧张,业绩下滑的压力也比较大,而南非奥尼金矿目前仍是亏损状态,未来能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收益仍然未知。

  (图片来源:Wind)

  (图片来源:Wind)

  另外,鹏欣资源的销售毛利率已经连续多年处于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这一指标为3.54%。

  此次,该公司拟募集资金的总额不超过35亿元,其中16亿元用于南非奥尼金矿生产建设项目,3亿元用于刚果(金)希图鲁铜矿铜钴生产线技改项目,剩余的1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5月21日晚间,鹏欣资源(600490.SH)披露配股公开发行证券预案,拟按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配股价暂未确定。

  目前,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4.01%;实际控制人为姜照柏,持股比例为33.02%。

  和讯网消息 5月21日晚间,光启技术发布一则关于签订超材料隐身产品订货合同公告,22日早盘竞价触及涨停板,尾盘微涨1.38%,报收9.53元。

  2019年4月,光启再一次调整募投项目。

  简单解释下:首先,光启技术有两大主营业务,其中原有壳公司的汽车零部件业务占营收63.11%,同比下降12.11%,近两年光启一直在缩减该业务的比例;另外,就是超材料业务,光启一直在主攻的业务方向,2018年该业务占营收比例为28.93%,前值为8.2%。

  根据光启年报,其2018年各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9,371.64万元、1.01亿元、8,249.71万元和1.86亿元,各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208.20万元、1,483.61万元、612.61万元和3,748.86万元。

  据公告消息,光启技术该客户2019年合作金额已达到3776万元,据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的前五大客户数据,如果按半年时间、无季节性条件粗略计算,该客户预计年创收可能达到7600万元,很可能是光启技术的第一大客户。与2018年相比,仅该客户同比增加59.75%,所以这对于光启来说,确实是一大利好消息。

  以上看来,便能理解大多数光启投资者为什么如此担忧募投效益的实现了,也能理解和讯网彼时采访刘若鹏时,他说得任重道远了。

  2018年3月,光启技术增加运营中心项目和信息化项目,两项目预计投入5.14亿元,资金来自超材料产业化项目的调减,到2019年3月31日,产业化项目累计进度为1.06%,又是一年,募集资金使用进度仍大幅落后预期进度。

  也许,神秘外表之后只是普通的皮囊。这是我仔细通读光启年报后的感想。

  2015年,光启准备借壳龙生股份(002625)时,股价从5元一路飙升至70元,说是资本神话也不为过,可是到现在,股价回到了个位数时代,令人担忧地是,身披神秘“隐形衣”的光启神话还能继续吗?如果能,还有多久呢?

  首先,一方面,光启称,研发投入的增加最主要来源于职工薪酬的激增320.94%,但另一方面,其研发人员人数却由265人降为249人了。

  谈到隐身超材料,不得不提光启技术董事长刘若鹏,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毕业,27岁便创立深圳光启,曾被鼓励“争取成为新时期的钱学森们”,在普通人眼中,他便是天才般的存在。

  接下来,和讯网将详细介绍下监管函关注的点及光启的回复:

  另外,据光启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报日,公司员工920人,研发人员占比27%,本科及以上占38%。超材料作为前沿性学科,与人工智能、物联网行业一样,属于密集资本人才型产业,拿AIOT头部公司特斯联作比,其全国有500多人,研发人员260人,本科及以上占64%。

  其次,在项目验证过程中,光启近70亿融资,消耗缓慢,只能用来银行理财或闲置,目前21.6亿闲置,未来可能还存在这样的情况。

  报告期内,光启管理费用本期发生额1.27亿元,同比增加30.12%,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7.49%。同期研发费用7,822.40万元,同比增加205.71%,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6.87%,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

  需要关注地是,这些补助的持续性,以及公司盈利对该科目的依赖性。

  由于建设进度太过缓慢,2018年3月,光启第一次变更募投项目。

  但仍值得注意地是,光启存在业绩承诺。

  如果说,项目进度一直缓慢,拖了2年多而后被终止,这样的情况发生多了,项目的真实性便会受到怀疑。此前,和讯网曾出过一篇《“鹏欣系”姜照柏拟清空光启技术剩余无限售流通股》的报道,如今看来,一方面,“鹏欣系”资本老玩家真不是浪得虚名;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资本耐性的逐渐下降。

  和讯网给大家简单理一下全过程:

  由于其他业务占比偏低,所以接下来主要在剖析超材料业务上。

  另外,收入确认也是关键点,对此,会计师事务所也把该项作为关键审计事项。

  2017年12月,公司完成对深圳光启尖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收购,2017年度、2018年度光启尖端业绩承诺金额为3,700万元和4,100万元,当期实际业绩为3,779.09万元和4,448.61万元,两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2.14%和108.50%。

  再者,按照光启的人才配置,硕博154人,占研发人员60%以上,按照2018年人均15万的水平;加上光启在2014年曾对72名高管在内的职员进行股权激励,早已实施完毕,近期无股权激励。

  从数据上来看,深圳光启超材料、深圳光启高端装备、保定光启超材料创收分别为572万、0元、0元,还分别亏损1735万、1957万、86万。

  第二点,收入、净利润、现金流季节性差异大。

  这一次,超材料产业化项目被终止,新设顺德项目和沈阳项目,拟投资累计18.5亿元,另有10亿元进行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拟投入募集资金48亿元,原计划为69.5亿元。

  这一点,也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一点,在上文中有提到。据回复函,光启在2017年1月原计划将54.54亿元投入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产业化项目,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时间为2020年2月。到2018年2月,一年时间,光启使用资金4241万元,项目进度为0.78%。

  而其他收益主要系与企业日常活动相关,但不宜确认收入或冲减成本费用的政府补助。也就是说,光启由业务带来的利润仅有2000多万。

  光启回复称汽车零部件存在季节性差异,超材料业务交付主要集中于四季度,所以造成差异。

  其次,研发人员总薪酬为3912.7万元,核算下来平均年薪为15.72万元。据猎头透露,这样的年薪在深圳,往往是新人,3年经验以下。

  如果将收入、净利润、现金流联系起来,一方面收入、净利端增加,另一方面现金流减少,就很有可能信用账期放款的情况,光启第四季度的情况有点类似,这点也被监管层关注,但光启在回复函中表示,主要受军方研制拨款特殊性影响。

  数据源:和讯网根据公告绘制

  不得不说,相比于大多数缺钱的公司来说,光启是幸运的,据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报告期,光启存放于募集资金监管账户的资金有40.19亿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期末尚未到期的金额有25.1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5亿元。

  巴菲特曾说:“只有当潮水退却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另外,和讯网还总结了2019年来光启技术发布利好消息的股价表现(如下表),如表可见地是,投资者对利好消息似乎越来越不买账,当然也不乏外界市场因素影响。

  这样的市场表现,光启和他的投资者也许会有点意外,因为过往每次一发诸如此类的利好消息,当天以及第二天股价便会有不俗的表现。

  在回复函中,光启称主要是由于2017年研究项目阶段性结题导致合同金额增加,另收购光启尖端导致费用增加,还存在部分政府补助导致。

  光启年报显示,其计入其他收益的款项为7214万元,同比激增416.76%,其营业利润(包含其他收益)为9546万元,同比下降14.14%。

  解析一下,和讯网发现光启这些点有点矛盾之处,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第五点,高额补助充当利润的持续性探讨。

  而增收不增利的原因,最直接表现就是成本费用端增幅超过收入增幅,拿光启来说,其超材料业务和其他业务正是导致增收不增利尴尬境遇“元凶”之一。

  光启方面也在回复中再次强调,不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和结转成本的情况。

  如此两个条件,外加地处深圳,或许反过来验证其研发人员大多可能经验不足的事实,针对全文的质疑,光启方面回应如上,仅有此条未回应。

  近期,光启技术投资者问答页面大多都是关于公司业绩、募投项目效益实现、未来发展等情况的担忧,如下图:

  可以看到,光启第四季度业绩明显好于前三季度,监管层提出收入确认、成本结转、是否存在季节性的质疑。

  另根据年报,光启各季度现金流分别为3,540.58万元、5,758.82万元、-234.67万元和-3,835.53万元。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光启其实也在尝试解决,据年报披露,其募集资金用途变更中有一项,便是将超材料产业化项目由租赁地上建筑物变更为购买土地自建,不过,回复函中显示,该项目已被终止,关于这块土地具体情况也成为疑问。

  首先,光启技术两大业务分别适用于不同的收入确认方法,汽车零部件业务收入确认比较明确,最值得注意地是,其研制服务业务(即超材料研制业务)的收入确认很难界定清楚,因而容易存在操作空间,这也正是引起监管层关注的点。

  报告期内,光启技术实现营业收入4.64亿元,同比增长22.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53.29万元,同比下降12.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4,572.48万元,同比下降25.61%。

  导读:也许,神秘外表之后只是普通的皮囊。这是我仔细通读光启年报后的感想。正如巴菲特所说:“只有当潮水退却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第一点,增收不增利。

  科普一下,隐身所用的超材料可以引导微波‘转向’,避开仪器探测,从而防止物体被发现,这一材料在2009年由光启技术董事长刘若鹏带领团队研发。

  首先,原来54亿要投资建设的超材料产业项目,建了2年,未通过可行性验证,最后终止了;

  大利好,投资者不再买账

  能理解地是,在当前的环境下,投资者趋于谨慎,越来越重视业绩面和现金流,而后是成长性,那些资本故事开始步入兑现的阶段了,投资者也变得更机动了,一旦苗头不对,便成为资本弃儿,这也正是值得担忧的地方。

  第四点,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

  其实,投资者信心下降是有迹可循的。

  同样,一方面超材料门槛非常高,一方面有刘若鹏带队,光启在业内也有较强的竞争优势,但军用产品的议价权很难界定强弱,这关系下文收入、净利润以及现金流呈现的差异性。

  监管函显示,光启技术2017年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68.37亿元,变更用途的募集资金总额为5.14亿元,拟终止投入49.96亿元募集资金的产业化项目,并进行新项目投资与永久性补充。

  截至2019年5月10日,公司已获得专利授权223项,其中发明专利91项、实用新型专利129项、外观专利3项。

  光启的超材料业务,主要来自于其子公司深圳光启尖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该公司成绩可嘉,实现营收1.28亿元,净利润5517万元,但是却被2018年光启新设立的几家子公司却拖了后腿,因处于设立初期,前期无法实现收入,但却需要很大投入。

  第三点,多次变更募集资金用途。

  5月13日,光启技术也收到了来自深交所关于年报问题的监管函,5月22日晚间,光启技术在截止时间披露对监管函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