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新余昊月]航锦科技控制权拟变更 3年前刚刚完成

  2010年锦化集团破产,方大集团通过司法拍卖控股了锦化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锦化氯碱,并将其更名为方大化工,使之成为方大炭素(600516.SH)、方大特钢(600507.SH)的兄弟公司。

  这给了新余昊月信心和机会,于是,他们在随后召开的股东会上一举将“方大系”递交的董事候选人否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公众号:chinatimes

  董事张蜀平、董事刘波、董事蔡卫东、独立董事郭海兰进入董事会的时间则分别为2016年11月、2017年10月,同样来自新余昊月的推荐。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许金民 成都报道

  方大化工的这次董事会会议为临时会议,由大股东新余昊月提议召开。

  这次将孙贵臣“赶出”董事会,新余昊月给出了三个理由:一、管理层结构调整;二、未来战略发展及产业布局考量;三、公司转型及经营发展需要。

  刘东峰的简历显示,他出生于1971年,今年46岁,2016年起加入新余昊月,现为新余昊月的经理、法定代表人。

  方大集团入主之后,对原锦化氯碱的中小股东、员工皆较为友善;从2010年接手到2016年转让控制权,他们凭借一己之力将公司扭亏为盈,6年里从未向中小股东要过一分钱。

  提议罢免副董事长

  2009年孙贵臣被推举为锦化氯碱的总经理,锦化氯碱改名方大化工之后,和很多员工一样,他得以继续留任;直到2015年改任副董事长,持续至今。

  新余昊月即将实现对方大化工(000818.SZ)董事会的完全控制。

  所以,孙贵臣是名副其实的“三朝元老”,并早已融入“方大系”。

  为此,方大化工不得不将原定于9月28日召开的股东会,延期至10月9日举行,延期理由是“公司部分股东对本次股东大会审议事项的内部决策程序尚未完成”。

  近日,这位新晋大股东向方大化工董事会递交议案,决定罢免孙贵臣的副董事长职务,孙贵臣为原“方大系”成员。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注意到,这已是新余昊月年内的第二次出手。今年5月,他们曾成功罢免原董事长闫奎兴,并试图推荐“昊月系”人选“卡位”。

  方大化工的董事长变动公告发布次日,闫奎兴难忍羞辱,遂将董事职位一并辞去;9月,新余昊月迅速提名刘波“卡位”。

  其中,董事赵梦、董事乔晓林、独立董事吴志坚、独立董事刘春彦皆由新余昊月提名,于2016年7月进入方大化工董事会。

  新、老大股东为提名人选争执不下,最后只能用票数说话。无奈在股东大会召开前,方威便减持了股份,持股比例已从9.54%降至4.53%,低于5%。

  新老大股东“撕破脸”

  遭新余昊月“驱逐”的孙贵臣则生于1965年,今年52岁,1989年参加工作后,便一直在锦化集团任职,曾担任过集团的副总经理。

  不成想,已于7月发布继续减持计划的方大集团、方威,仍打算继续行使自己的提名权;他们居然也递交了自己的人选名单,计划推荐郭建民重新进入董事会,这让新余昊月始料未及。

  于是新余昊月决定发难,在赵梦、乔晓林等6位“昊月系”董事会成员的提议之下,方大化工借道临时董事会,罢免了闫奎兴的董事长职务。“只是罢免董事长,而不是董事会的董事,所以不需要开股东会。”方大化工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解释。

  新余昊月计划罢免孙贵臣,意味着方大化工将彻底“改朝换代”。原来,去年7月新余昊月从方大集团处受让了股份,取而代之成为大股东,当月便进行了换届选举。

  重组申请未获得核准,方大化工仍不放弃,在修改方案的同时,他们还打算向长沙韶光、威科电子提供合计7000万元的借款,此举招致闫奎兴、孙贵臣的反对。

  当时,方大化工打算通过“股份+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长沙韶光、威科电子、成都创新达3家公司各100%股权,借此跨界至军工领域;然而,这项重组很快遭中国证监会否决。

  深圳龙腾资产研究员黄向阳却认为,新余昊月的说法只是比较委婉,“事实上,现在方大化工的董事会8名成员都已是‘昊月系’人马。”

  孰料,当时尚拥有提名权的方威也不放弃,同样提交了自己的人选,此举导致双方曾在10月的股东会上“火并”。

  碍于方大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方威尚剩余约10%的股份,当时新余昊月还友好地提名了“方大系”的闫奎兴,方大集团方面则推荐了孙贵臣、郭建民进入董事会。

  新余昊月不顾情面,让方威颇为恼怒。作为反击,他也对“昊月系”人选投了反对票,并差点将方大化工的重组修订案也否决;表决结果显示,两项议案的反对票占比皆超过21%。

  若本次罢免议案又获得股东会通过,“方大系”人马便遭赶尽杀绝,并且这家化工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将不再拥有化工从业背景的成员,“所以,未来他们还干不干化工都是未知数。”生意社分析师吴永浩表示。

  会议审议了多项议案,其中有一项相当火爆,新余昊月提议罢免孙贵臣的董事、副董事长职务,转而推荐刘东峰填补空缺。尽管议案已获得董事会审议通过,接下来仍须提交股东大会表决。

  2016年11月,郭建民选择辞去董事;至此,在方大化工董事会中仅剩闫奎兴、孙贵臣两位“方大系”成员,其中前者是董事长,后者是副董事长。

  两派人马相安无事约10个月,因为一项重组,今年5月爆发冲突。

  [华夏时报网]

  编辑:严晖

  航锦科技6月17日晚公告,拟向新余环亚、国之光、南山联创、新疆兵投、孙善忠等5名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国光电气98%的股权;拟向建水铨钧、张亚、邦德一号、北京协同4名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思科瑞100%的股权。同时,航锦科技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募集不超过8亿元的配套资金。

  如今,距离6月27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刚刚过去10天,航锦科技即宣布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而这距离公司上一次易主,也只有3年时间。

  航锦科技(000818)7月8日早间公告,公司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根据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公司证券于2019年7月8日开市起临时停牌。

  待此次交易完成后,建水铨钧和新余环亚的实际控制人张亚,预计直接和间接持有航锦科技5%以上的股份;若不考虑配套募集资金影响,新余昊月持有航锦科技的股份预计仍将超过20%,新余昊月仍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卫洪江仍为实控人。

  另外,根据新余昊月承诺,新余昊月为解决债务问题,拟通过债务展期或其他方式降低相关债务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不利影响,或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引进认同公司发展战略的战略投资者。

  截至6月27日,新余昊月与武信投资集团就委托贷款事宜仍在磋商中,若武信投资集团不同意委贷展期,则不排除未来航锦科技控制权将转发生转移的情形。此外,新余昊月还在与其他有实力且认可公司发展战略的投资人商谈航锦科技控股权转让事项,及通过引入其他战略股东的资金,归还新余昊月对武信投资集团的债权本息,相关工作仍在进行中,尚未达成协议/意向。如新余昊月与债权人或其他战略投资人就公司控制权一事达成一致意见,将及时告知上市公司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航锦科技的前身是方大化工。2016年6月,方大化工原控股股东辽宁方大集团以10元/股的价格、合计作价19.83亿元,将所持方大化工29.16%股权,转让给新余昊月。新余昊月接替辽宁方大集团成为方大化工控股股东,卫洪江成为方大化工实控人。

  6月20日,航锦科技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重组问询函》,航锦科技于6月27日进行了回复。航锦科技在回复函当中明确表示,无论是否考虑配套融资的影响,本次交易完成后,新余昊月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卫洪江将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本次交易不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航锦科技2019年一季报显示,新余昊月持有航锦科技的股份数量为1.98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8.74%。

  2017年,航锦科技通过并购威科电子及长沙韶光,使得公司的主营业务由化工业务和军工电子业务两部分构成,形成了“化工+军工”的主业架构。得益于并购的两家军工企业超额完成业绩目标,航锦科技的2018年净利润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航锦科技才会考虑继续并购军工资产。

  航锦科技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购买国光电气98%的股权、思科瑞100%的股权,系上市公司为继续推进“军工+化工”双轮驱动战略并提升上市公司经营业绩的举措。新余昊月的偿债安排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系新余昊月根据其自身财务状况以及发展战略做出的决定。

  待此次交易完成后,建水铨钧和新余环亚的实际控制人张亚,预计直接和间接持有航锦科技5%以上的股份;若不考虑配套募集资金影响,新余昊月持有航锦科技的股份预计仍将超过20%,新余昊月仍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卫洪江仍为实控人。

  航锦科技2019年一季报显示,新余昊月持有航锦科技的股份数量为1.98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8.74%。

  航锦科技(000818)7月8日早间公告,公司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根据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公司证券于2019年7月8日开市起临时停牌。

  截至6月27日,新余昊月与武信投资集团就委托贷款事宜仍在磋商中,若武信投资集团不同意委贷展期,则不排除未来航锦科技控制权将转发生转移的情形。此外,新余昊月还在与其他有实力且认可公司发展战略的投资人商谈航锦科技控股权转让事项,及通过引入其他战略股东的资金,归还新余昊月对武信投资集团的债权本息,相关工作仍在进行中,尚未达成协议/意向。如新余昊月与债权人或其他战略投资人就公司控制权一事达成一致意见,将及时告知上市公司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如今,距离6月27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刚刚过去10天,航锦科技即宣布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而这距离公司上一次易主,也只有3年时间。

  另外,根据新余昊月承诺,新余昊月为解决债务问题,拟通过债务展期或其他方式降低相关债务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不利影响,或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引进认同公司发展战略的战略投资者。

  航锦科技的前身是方大化工。2016年6月,方大化工原控股股东辽宁方大集团以10元/股的价格、合计作价19.83亿元,将所持方大化工29.16%股权,转让给新余昊月。新余昊月接替辽宁方大集团成为方大化工控股股东,卫洪江成为方大化工实控人。

  2017年,航锦科技通过并购威科电子及长沙韶光,使得公司的主营业务由化工业务和军工电子业务两部分构成,形成了“化工+军工”的主业架构。得益于并购的两家军工企业超额完成业绩目标,航锦科技的2018年净利润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航锦科技才会考虑继续并购军工资产。

  6月20日,航锦科技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重组问询函》,航锦科技于6月27日进行了回复。航锦科技在回复函当中明确表示,无论是否考虑配套融资的影响,本次交易完成后,新余昊月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卫洪江将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本次交易不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航锦科技6月17日晚公告,拟向新余环亚、国之光、南山联创、新疆兵投、孙善忠等5名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国光电气98%的股权;拟向建水铨钧、张亚、邦德一号、北京协同4名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思科瑞100%的股权。同时,航锦科技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募集不超过8亿元的配套资金。

  航锦科技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购买国光电气98%的股权、思科瑞100%的股权,系上市公司为继续推进“军工+化工”双轮驱动战略并提升上市公司经营业绩的举措。新余昊月的偿债安排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系新余昊月根据其自身财务状况以及发展战略做出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