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质押]股权质押新规实施:上市公司降质押 券商

  对于纾困资金的目标总规模(非首期落地资金),截至12月26日,尚未有官方口径的数据。市场上则有不同说法。联讯证券在11月30日的一份研报中统计了4000亿元规模的纾困资金,中金公司在12月11日的一份研报中统计出5000亿元的规模,此外还有一些媒体统计的3000亿元。

  5000亿资金纾困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大支持民营企业发债方面,央行10月20日宣布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该项目由中债增信联合债券承销、地方商业银行、地方增信公司、保险公司运作。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10月26日曾表示,支持工具预计会形成1600亿元的资金规模。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2019年经济形势仍需谨慎,不能过于乐观。

  李相栋认为,从上市公司层面来讲,不同的公司面临的具体情况不一样。

  中国股票质押业务始于2000年,至今正好走过18个年头。

  “到明年,市场一些利空因素将逐步边际改善,加上各种救市政策,包括对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企业实施大幅的减税、降费,对个人所得税进行专项抵扣等等,这些都有利于促进经济回升,同时刺激股市回升;缺少长期资金,一直是A股经常大涨大落、牛短熊长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现在监管部门采取各种措施引入长期资金,比如外资大量流入,险资、养老金等长线资金的入市。”杨德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19年质押危机能否缓解?

  杨德龙认为,从根本上治理股权质押的风险,就是要增加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比如,“增加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支持,银保监会提出‘125’目标,未来新增贷款一半以上要支持民营企业,就是在这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另外,还应加大支持民营企业发债;最后,还要提高民企直接融资比例,这些都是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举措”。

  此外,股权质押融资集中到期也值得关注。

  彼时,A股几乎“无股不押”,110只股票质押比例在50%以上。

  Wind数据显示,11月2日,A股质押股数量为6456.89亿股,而到11月9日时,质押股数量降至6444.3亿股,11月16日降至6422.32亿股,11月23日降至6411.77亿股,11月30日降至6402.72亿股,12月7日降至6374.42亿股,12月14日降至6358.22亿股。

  该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主要指再担保工具或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10月初,“深圳百亿驰援”打响监管化解股权质押危机第一枪。此后中央与地方“多路人马”加入,至今纾困资金目标规模已约5000亿元,多家上市公司发布解质押公告,股权质押危机暂缓。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联讯证券统计的4000亿元,包括央行指导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项目下的1600亿元,银保监会推动落地的780亿元险资专项产品,以及证券业协会、基金业协会组织26家机构推出的440亿元资管计划母基金,还有各地方政府牵头统筹的1500亿元纾困资金。

  从宏观经济背景角度看,高比例质押的背后,有民企融资难的缩影。

  化解股权质押危机预计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未来的宏观经济形势、民企融资状况、资本市场改革进展都将影响这轮危机持续的长短。

  这期间,质押股爆仓频发,上市公司董事长密集辞职,大股东股权被司法冻结事件增多……A股走入监管化解股权质押危机前夜。

  通俗来讲,买了企业债的投资人通过购买债券违约担保产品,或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来对冲未来债券违约的风险,此举有利于打消投资者对民企信用风险的担忧,扩大债券投资者群体,提高企业债券发行成功率,降低企业债券融资成本。

  “无股不押”,高比例质押,属于股权质押危机的病之“标”,病之“本”在何处?或者说,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Wind数据统计发现,8月24日,A股质押股数量约6300亿股,9月24日上升至6340.78亿股,21日上升至6365.04亿股,10月12日6372.51亿股,10月19日6427.95亿股,11月2日6456.89亿股。

  2013年中到2015年中股灾前,是“爆发阶段”。这段期间质押率不断走高,推动质押市值暴涨至4.93万亿元,背后是场内质押兴起和大盘从2000点一路上涨到5100点的背景。此后至2016年初,股灾使质押股不断爆仓,股票质押规模增速趋缓甚至下降,这期间为“震荡阶段”。

  2016年一季度经济结束下行,A股走出慢牛行情,大盘从2700点缓慢上升到3300点,至2017年底,股票质押市值从5.44万亿元升至6.15万亿元,是为“恢复阶段”。

  12月14日至12月21日的7天里,“抬头”现象只是暂时的,还是持续的,值得关注。

  然而治病需“标本兼治”。“无股不押”,高比例质押,属于病之“标”,病之“本”在何处?多位市场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高比例质押的背后,原因复杂多重,可能既有民企融资难的缩影,也有上市公司大股东盲目追求杠杆进行版图扩张的因素,此外还有大股东二级市场减持不畅等其他原因。

  从质押股数占总股本比例的口径看,也是从11月2日(10.05%)开始出现连续5周的下降,依次为10.03%、9.98%、9.97%、9.94%、9.92%。

  化解股权质押危机,预计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结果如何,可能取决于宏观经济形势、民企融资情况、A股走势等诸多因素。

  2018年1月,证监会发文督促证券公司做好股票质押回购交易风险防范的工作,3月,《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下称“股票质押新规”)正式实施。新规从融资门槛、资金用途、质押集中度、质押率四方面对场内质押业务进行规范。其中,质押集中度方面的要求包括单只股票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且单一证券公司、单一资管产品接受单只股票质押比例不得超过30%、15%;质押率方面,要求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左俊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危机在于民企盲目和过度多元化,在追求多元化的阶段企业加杠杆,但杠杆率高企遇到去杠杆的环境就容易发生现金流断裂的危机。最直接的例证就是在我国的违约信用债中,民营企业发生违约的第一大行业是综合,违约余额占比接近20%,综合正是主业不清晰、业务多元化的行业。因此民企盲目的多元化,并在此过程中过度的加杠杆,可能是股权质押危机的根源。”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受政策趋严、场内质押业务受限,大盘不断下跌,质押股被平仓等影响,股权质押市场在2018年处于“萎缩阶段”。这期间,上证指数从2018年1月高点3500点,下跌到8月份的2700点,质押市值也从6.49万亿元降至4.9万亿元。

  民生银行股票市场分析师李相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7年5月,减持新规发布实施,大股东二级市场减持受到限制,可能促使一些有急需套现需求的大股东转而通过股权质押套现。

  麻晓超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Wind质押股数据是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官网披露的周频率数据计算的,因此,下一次更新数据的时间点为12月28日。即截至12月26日,尚无法确定质押股数量是否会出现连续第二周攀升。

  无股不押

  如是金融研究院在8月份的研报中称:“目前质押股的解押时间主要集中在近2年内。2018年到期规模2.6万亿元,解押了1.6万亿元,若新增的质押股与解押的过往质押股的规模类似的话,大致平移可得,还剩下1万亿元。若无新增质押的话,2019年到期1.8万亿元,2020年时大幅下降至0.7万亿元。”

  来自如是金融研究院葛寿净、朱振鑫的研报显示,股票质押市场的发展大致经历过四个阶段:“爆发阶段”、“震荡阶段”、“恢复阶段”、“萎缩阶段”。

  具体来看,Wind数据显示,12月14日,质押股数量为6358.22亿股,而12月21日,该数据增至6371.88亿股;12月14日,质押股数量占比为9.92%,到21日时增至9.94%。

  从二级市场监管政策的角度看,可能也有推高股权质押比例的因素存在。

  治病需“标本兼治”

  “股权质押危机的未来形势,整体上来讲,还取决于宏观经济形势、A股市场走势、监管政策的变化。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股权质押危机面临的风险源头还在发酵;从上市公司层面来讲,不同的公司面临的具体情况不一样,基本面好的,行业龙头的,ROE比较高的,股指比较合理的,风险基本没有,但更多的公司,可能还会受到股东抛售、股价下跌这种螺旋式下跌的影响。”李相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一是短周期看,明年年中我国经济会大概率企稳,如果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那么明年A股表现可能会好于今年。二是由于本轮我国经济周期早于美国,所以理论上明年A股表现会好于美股, A股相对表现也会吸引外资资金流入。三是我国居民资本配置过度向房地产集中,所以在房地产价格面临大顶的环境下,居民资产配置的重心也会从房地产向股票市场转移。”左俊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钱有了,该如何化解危机?答案是,既要降低个股的质押比例,又要为流动性紧张的上市公司和实控人“输血”。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12月14日,上交所和深交所相继宣布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落地,且已完成首单交易。

  而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6日,地方政府牵头统筹的纾困资金,规模已近3000亿元。若将新增的1500亿元补充进联讯证券11月30日统计的数据,纾困资金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而这与中金公司统计的5000亿元基本吻合。

  2018年,中国经济赶上“多事之秋”,资本市场热点事件也是接连不断。“1元卖壳”、“国资排队接盘”、“董事长密集辞职”、“股权司法冻结频发”……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皆可牵出股权质押危机这根导火索。

  2017年底,A股股权质押市值逼近历史巅峰。2018年初质押新规发布,限制了股权质押存量规模的快速增长,但随着A股大盘触底,风险快速升高,股权质押最终还是在“成年”之际遭遇危机“洗礼”。

  从不同角度去看,答案不同。

  此后,由于大盘从2700点持续震荡下行,A股股票质押市值一度下降到4.3万亿。但股票质押数量却呈上升趋势。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危机的出现,和宏观大背景有一定的关系,由于金融去杠杆,导致流动性收紧,民营企业在融资方面,融资渠道变窄,融资变难,一部分民营企业只能通过二级市场的股权质押来融资,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民营企业通过股权质押融资后乱投资。”

  “我国政府2018年各项方针、政策以及采取的行动对国计民生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这些作用尚未反映到资本市场当中,其产生的价值还未显现,也未能实现对资本市场的刺激。但是从一系列的组合拳来看,我国目前高质量的发展为未来各项建设提供了相对扎实的基础和引导工作,对资本市场所产生的作用也会在后期慢慢显现。有些事情是可以确定的,例如我国将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将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将继续大力发展新兴产业等,这些工作都将有助于增强我国综合实力,增加我国国际话语权,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理论上能够成为资本市场的驱动力量。”宋清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质押股数量和占比在连续5周下降后,在第7周出现回升。

  其中,降低质押比例方面,已初见成效。《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从质押股数量口径看,11月2日起出现了连续5周的质押股数量下降。

  左俊义对未来几年股权质押危机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我国股票质押业务起源于2000年,以《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贷款管理办法》 的发布为标志。但2013年以前,主要是场外质押,以银行、信托等开展该业务为主,2013年5月,《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 办法(试行)》发布,标志着券商开展的场内质押业务正式开始,此后市场股权质押存量规模快速增加。

  10月13日,“深圳百亿驰援上市公司”首次曝光,打响监管化解股权质押危机第一枪。此后北京、上海等几十个省市地区政府、一行两会等中央部位,协调统筹各路资金,陆续加入纾困阵线。

  杨德龙认为,未来A股长期资金增多,大涨大落、牛短熊长现象有望减少。

  病之“本”找到了,治之“法”就清晰了。

  从质押融资用途角度看,高比例质押的背后,是民企盲目加杠杆以追求多元化发展造成的。

  记者了解到,此前在结构化行情下,高质押率公司一旦遭遇较大跌幅即面临爆仓风险,股东方与质押机构的经济纠纷多次升级到法律层面,也严重冲击到质押机构的财务健康。尤其是乐视网、神雾节能、神雾环保的爆仓案例牵连多家中小券商,譬如西部证券称受累于乐视网质押业务,被迫计提4.39亿元的减值准备,接近公司2017年净利润的1/3。

  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星石投资首席策略师刘可。他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质押新规对A股市场更多地是“调理健康”的效果,“一方面政策端遵循‘不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机构不得简单粗暴地平仓,防范引发个股闪崩;另一方面,限定融入方资质、资金用途以及质押率上限,引导资金脱虚向实,降低市场风险”。

  中小券商踩雷不断,市场强者恒强

  “一旦出质人和质权人的纠纷升级为法律矛盾,法院要求投资者需向券商承担赔偿责任,如投资者拒不履行,轻则面临法院的强制执行,重则可能触及刑事责任。”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的王智斌律师指出。

  政策层面上,3月12日,《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正式实施,从个股质押比例、质押折扣、集中度等方面设置了更高的门槛。

  质押市场转冷,机构与股东“互相伤害”

  Wind数据显示,2015-2017年,券商作为资金融出方的质押业务规模小幅下降。记者统计,近三年券商承揽质押业务市值分别为2.37万亿、2.73万亿、2.18万亿。以2017年数据为例,据记者大致估算,如以4折质押率、6%年化成本计算,1年的利息收入等于523亿元;上述券商人士透露,扣掉资金成本,承销费用按2‰计算,质押业务给券商贡献的利润在百亿元以上。“而且质押业务是券商与上市公司达成合作的敲门砖,可以为投行等业务条线打开空间。”但在严监管和金融去杠杆政策下,股权质押市场由盛转衰。从2018年年初至今,券商承揽的A股质押业务总市值仅2885亿元,远低于去年同期。

  依据板块来看,中小创民营企业股票质押的比例高于主板公司。以9家质押率超过70%的公司来看,其中仅茂业商业和九鼎投资两家在上交所上市,其余7家均为深交所公司。有趣的是,这9家公司中就有印纪传媒、深大通等3家公司处于停牌中,远高于A股整体停牌比例。

  微观层面,资金融入方和机构因质押爆仓引起的纠纷也不断上演。一位重仓买入ST信通的股民王先生向记者诉苦,他在2017年8月融资买入亿阳信通,其后不久股票停牌,12月复牌后由于公司为大股东隐秘担保大量外债、股票被ST,其后连续16个跌停板,股价从11.59元跌至不足4元。“信通到第9个跌停板时我就爆仓了,其后现金补仓1次,但很快又爆仓。”王先生说,他持有几十万元市值的ST信通,融资穿仓后还倒欠券商11万元左右,“此时才发现账户中一旦划拨入资金,券商就会自动扣走,赖账不还则会进券商黑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梳理了上述公司的质押情况,发现质权人多为中小型券商、信托、资管公司,显示大型券商在风控和合规上更加严谨。对此,星石投资首席策略师刘可预测,监管趋严将加大券商的展业难度,中小型券商承压,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是大势所趋。

  有趣的是,虽然降质押成为上市公司的主流趋势,但也有公司逆势而为。3月15日,三六零公告称,控股股东奇信志成将其所持有的本公司32.96亿股限售股质押给招商银行,本次质押后,所有质押状态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8.74%。对此,有券商信用交易部人士分析称:“奇信志成的目的未必是获取资金,质押折扣也可能很低,他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尽可能将质押率拔高至监管上限,打消其他股东的潜在质押诉求,消除新的质押爆仓风险。”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质押机构身上。在股东质押股份爆仓后,质押机构和资金融入方从经济纠纷升级到法律纠纷的案例屡见不鲜。譬如科融环境大股东丰利科技曾于2017年向长江证券资管公司质押了8079万股科融环境、融资4.1亿元,不久出现爆仓危机,丰利科技未按要求提前回购,长江资管遂在12月向江苏高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回购款+利息共计4.36亿元,并获得对质押股份的处置权。记者也向长江证券发出邮件询问案件进展,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由于股权质押业务为重资本项目,例如对于A类券商而言,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50%,因此券商行业自2017年以来加大了股权融资力度、增厚资本。例如华泰证券借定增募资255亿元,申万宏源也通过了120亿元的定增项目。

  红刊财经 惠凯

  截至3月14日,A股目前有745家上市公司的整体质押率超过30%,137家公司质押率超过50%,其中有9家质押率超过70%,藏格控股、银亿股份的质押率更是逼近80%。比较来看,记者注意到实际也有700家公司的质押率低于1%,但这些公司以上市不足3个月的次新股、ST股为主,本身就不在机构的质押标的池中。

  无论降低质押率也好,或抢在其他股东之前占领剩余质押额度也罢,核心都是在合规与融资之间保持平衡。而持股方和质押机构的博弈也会花样翻新,本刊记者也将对此保持密切关注。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深交所上市公司在《质押新规》实施前的半个月就有200亿元左右的质押股份赎回。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证券代表向记者指出,“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他们都是新规之前质押的,合规性没什么问题。对于他们,交易所可能会窗口指导整改,逐步合规”。但面对新规,超限的上市公司股东方也急于赎回。

  对于新规,有机构人士表示,由于采取新老划断原则,总体影响可控。尽管如此,二级市场还是有137家公司质押比例超过50%,存在明显的降质押压力,由此也可能导致股东的现金流趋紧。

  而上述观点也得到了数据的印证。Wind数据显示,在以券商为主的质押市场上,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申万宏源等大型券商表现突出。2017年质押市场上,前90家券商承揽的质押股票市值总共为2.18万亿元,其中中信证券一家的业务量即超过总规模11%,前十家券商承揽业务量即占到全行业总量的50%左右,这一数字在2015年、2016年分别为48%、43%,显示行业头部态势明显,并且有强化趋势。

  政策收紧,多家上市公司面临降质押压力

  对此,国金证券分析师李立峰认为,除了压缩质押市场和融资规模外,由于新规禁止通过股票质押融资用于打新和买入股票,禁止金融机构或其发行的产品通过股票质押进行融资,以往通过股票质押加杠杆买入股票的模式将难以为继,且新规要求“个股质押比例不得超过50%”,导致高质押比例的个股无法继续质押来进行融资,或对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流动性产生影响。不过市场也不应夸大质押新规的影响,他认为由于质押新规的实施采取老划断原则,“预计实施后对市场冲击有限”。

  但面对市场的收缩,质押机构也无奈调整业务思路,被动提高门槛。“国内股票质押只收优质股票,非优质股、网红股等均不收,新三板质押标的必须是创新层股份。”国信证券的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近期机构在承揽业务时都提出“必须审票”,对标的企业的调研也严格很多。不过,相对于A股的“挑肥拣瘦”,港股内资股和美股中概股的质押业务正在升温,“特别是港股公司,非流通股、停牌股等均可做质押。”

  爆仓的股民和机构度日如年,业务部门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旦出现穿仓,就意味着风险已传导给了券商。自2017年至今,曾经风光无限的乐视网、神雾节能、神雾环保、尔康制药等明星股接连遭遇股东质押爆仓,多家质权人被套其中。

  经过两个月的过渡,3月12日,《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简称“质押新规”)正式实施。质押新规要求,单一券商接受单只股票质押数量不得超其A股总股本30%,集合资管计划、定向资管计划接受单只A股质押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5%;个股的整体质押比例不得超过50%;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

  借助Wind工具,记者以上述20只高质押率标的创建投资组合(按照价格权重指数规则),自2017年起,从2017年至今,高质押率公司绝对亏损达27%,大幅跑输上证指数,且回报差距越来越大。显然投资者对质押率较高的个股采取了避而远之的态度。

  以乐视网为例,西部证券、东方证券、方正证券等持有的质押股份均被套。2月底西部证券公告称,公司为此计提4.39亿元资产减值准备金,超过2017年归母净利润的30%。联合评级公司认为,乐视网质押回购业务违约金额较大,若后期融出本金无法收回,将对西部证券的未来财务状况产生较大不利影响,决定将西部证券的信用等级及公司债券列入观察名单;财通证券则将斯太尔大股东山东英达钢构告上法庭,要求后者尽快偿还质押融资金额。类似的案例还发生在华安证券与顺威股份大股东蒋九明之间。中注协也于上月约谈某会计师事务所,提示要注意股票质押业务较多的金融类上市公司年报审计风险。

  自2013年券商开展股权质押业务以来,这一市场在5年间飞速发展。对融资方来说,股权质押成本低、周期短。根据相关机构在2月发布的社会融资成本指数显示,当前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成本为7.60%,加上手续费等费用就超过了8%;相比之下,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成本仅为7.24%。此外,某大型券商资管部门员工告知记者,震荡市中由于经纪、两融、自营业务的利润下滑严重,质押业务成为券商业务“增量”的重要来源。

  需要指出的是,地方国资介入民营企业股票质押,不存在滥用纳税人的钱,也不会影响民营企业的积极性。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声鼓励地方政府管理的各类基金、合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券商资管产品,分别或联合组织新的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但暂时陷入经营困难的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困境,促进其健康发展。

  通过与2017年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今年不论涉及“补充质押”,还是涉及“平仓”的公告数量,均比2017年多出很多,说明今年股票质押业务风险增大。

  自2015年以来,股票质押规模迅速抬升。截止2018年10月12日,全市场质押股份数为6372.51亿股,占比9.94%;质押市值4.4万亿,占比9.12%。

  比如,麦捷科技9月26日公告称,控股股东已经与内蒙古东神煤炭有限公司解除了2000万股份的股票质押,同时与深圳市高新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进行了800万股份的股票质押,而深圳高新投恰好就是深圳国资开展救援上市民企股票质押业务的投资方之一(参见图3)。

  但是,随着今年股票市场不断下跌,股票质押业务风险逐渐暴露。搜索今年上市公司公告可以发现,今年股票质押触及预警线和平仓线的案例增多。

  总之,在前期去杠杆的大环境下,融资困难和股价下跌引发的强制平仓风险,成为悬在民营上市公司头上的两把利剑,而且两者很容易交叉感染。

  一是地方国资对参与化解股票质押风险的行业和公司有严格的要求。比如,深圳国资的资金严格以市场化方式运作,救援对象是实体经济领域优质A股上市公司,包括高新技术企业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势传统产业和现代供应链等领域的上市公司。因此不存在滥用纳税人的钱、随意为高杠杆民企买单的情况。

  二是目前债权和股权两种方式均有涉及。从近期上市公司公告来看,麦捷科技获得了深圳国资的股票质押资金支持;东方园林拟出让10%的股份,已与相关央企、地方国资进行了多轮谈判,但出让10%股份不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合力泰是将控股股权转让给了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后者是福建的国企。因此,目前化解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的途径中,并不必然涉及控制权的转让。

  正本清源看待国资援手的意义

  股票质押之所以在2015年开始流行,与重要股东减持需求被抑制有关。

  银保监会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

  随着大盘持续走低,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逐渐暴露,上市公司频繁发布股票质押触及预警线和平仓线的公告。

  一场各方拯救股票质押的战役正在打响。市场关心的是,股票质押的业务风险会蔓延吗?

  股票质押业务风险逐渐暴露

  二是证监会和银保监会也在鼓励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参与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一是地方政府一般通过债权和股权为上市民企提供资金,降低股票质押业务风险。

  股票质押是将上市公司股权作为质押而进行融资的行为,一般分成场内质押和场外质押。场内质押的主要资金融出方是券商,包括券商自有资金和资管资金;场外质押的主要资金融出方是银行和信托,一般场外质押的利率相对更高一些。

  如何化解股票质押业务风险?

  因此,2015年7月以后,重要股东的减持规模出现系统性下滑,融资需求开始转向股票质押来满足(参见图2)。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左俊义

  据报道,深圳市高新投的专项资金,利率不超过9%,股权质押率为6折-7折。可见深圳国资提供的资金质押率远高于市场机构,目前市场机构提供的质押率普遍在3折-4折左右。

  目前,地方政府、证监会和银保监会等已经行动起来,化解股票质押业务风险。

  目前,股票质押业务的质押率在30%-50%。质押率是融资金额与质押股份市值的比率。一般预警线为150%,平仓线为130%(预警价格=股价×质押率×预警线,平仓价格=股价×质押率×平仓线)。

  以园林行业A上市公司为例。今年5月20日,A公司公告称拟发行公司债10亿元,但最后仅募集资金5000万元。公告发布后,当日股价下跌4%,随后三个交易日又下跌16%。可见,融资难引发股价下跌,同时又加剧了股票质押平仓风险。

  股票质押之所以风险较大,是因为股票质押融资和上市公司其他融资行为交叉感染,容易形成负反馈循环。

  2015年7月,为拯救股市,证监会规定6个月内上市公司大股东及高管人员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

  股票市场下跌和股票质押爆仓相互牵引,容易引发系统性风险,比如触及平仓线后,机构可能在二级市场平仓,这无疑又加剧了股票价格的下跌。所以多方出手化解股票质押风险显得十分必要,但化解股票质押风险也引发了市场的讨论。

  就当前来看,深圳国资首批约有100亿资金参与化解深圳本地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风险,具体方式包括委托贷款、过桥贷款、向实际控制人借款、受让股票质押债权、提高股票质押率等,向上市公司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流动性支持化解平仓困难。

  10月18日,A公司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拟出让占公司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转让股权所筹集资金将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以大幅降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这意味着融资困难和股票质押平仓风险只能通过转让股权的形式来加以解决,真是又无奈又可叹。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公告中含有“补充质押”的公告数量为2877,说明股票质押业务中大约有2877次触及预警线,需要资金融入方补充质押;上市公司公告中含有“平仓”的公告数量为176次,意味着大约有176次触及平仓线,其中遭遇平仓或者强制平仓的案例达60起(参见图1)。

  2016年1月,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明确“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另外,“上市公司大股东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需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

  7月20日,长生大股东不得不向兴业证券追加了7336.24万股股份来降低爆仓风险。在7月20日的大幅补充质押后,长生大股东所质押股权市值为19.62亿元,相当于其融资额的311%。按照券商股权质押业务通常的规则,股价的预警线是160%(即持股市值为融资额的160%),而平仓线是140%。

  举栗来说,某公司现在股价10块钱,某个大股东现在持有100股股票,现在由于公司运营需要,需要融资来保证公司发展,但出资方也不傻,虽然这些股票当前价值1000元,但股票属于风险资产,在未来的抵押期间还是有很大的下跌风险的。

  在上周末深圳市政府发布解决上市股权质押问题后,今晚上东莞市政府也在征求上市企业意见,以求解决上市公司流动性问题,除此之外顺德杭州也在酝酿兜底方案。由此可见股市下跌到这份上,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比例高的问题暴漏的原来越严重了,不过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相信随着国有资金的干预,对于市场的风险偏好水平将会带来一定的修复。不过小伙伴们也不可以过分乐观,一般来说国有资金选择兜底的都是基本盘比较稳定的企业,毕竟国家的钱是不能随便亏的,所以并不是所有质押比率高的企业都是黄金坑。

  既然聊到质押,咱们就先来看一下一些基本概念。首先来说上市公司股东出于各种原因想要借钱(由于各种限制一般不能直接二级市场减持融资),这个时候最好的抵押物莫过于手中持有的股票了。

  随着近来市场跌幅扩大,大股东的爆仓风险也在逐渐加大,据统计,目前大股东质押率超过80%的公司共有634家,其中如果我们以近一个月涨跌幅作为解释变量,大股东质押率作为被解释变量进行回归的话,将得到斜率显著为负的拟合曲线,说明大股东质押率越高的公司股票下跌的越多。

  转眼间十月份已经过半,金九银十的行情咱们只猜对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十一至今由于美股暴跌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了A股表现也十分疲软,截至今天收盘,咱们的大A股终于成功的与美股只差了一点。

  由于目前长生生物面临着大概率的退市风险,虽然长生股东给予了兴业证券一定的补偿,但相比于6.75亿的融资本金来说还是杯水车薪,这点从兴业证券的股价走势上也能看出一二,在长生爆出丑闻后的一个月内,兴业相对于证券指数的跌幅超过了7%。

  我们以彻底“凉凉”的长生生物为例对股权质押的风险进行简单的说明,在爆发疫苗事件之前,长生生物大股东曾将大批股票质押给兴业证券,拿到的融资额约6.75亿元。今年的7月15日,长生生物狂犬疫苗造假曝光后,长生生物连续吃下32个一字跌停,股价很快就破了平仓线。

  所以一般出资方处于保险起见只会给该股东50%左右的资金,假如未来股票下跌至原抵押股价的80%左右时,将触及警戒线,一般来说,出资人会要求抵押人补券来减少出资人承担的风险,如果抵押人补券不及时的话,假如随后股价继续下跌,并跌破原来股价的70%,将会触及强制平仓线,由强制平仓带来的损失由抵押人承担。

  来源:ETF和分级圈

  由于近期市场跌幅较大,导致部分质押率高的企业随时都有爆仓的风险,所以近期地方资金动作频繁,上周末深圳据称已经成立专项小组,计划从债权和股权两个方面入手,去化解深圳A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所以今天我们就打算和大家聊一下股权质押在咱们大A股的现状,希望能给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启发。

  除此之外,我们特意筛选出了近一个月跌幅超过20%(也就是到达了质押平仓警戒线)并且大股东质押率在100%水平的股票,可以看到这些股票的数量仍有27只之多,这些股票建议大家还是尽可能的不要去碰。

  小结

  股权质押规模占比排名靠前的行业有:机械(8.8%)、医药(8.6%)、电气设备(8.3%)、化工(8.1%)和计算机(7.1%)。股权质押市值占行业总市值比重较高的行业有:轻工(36.4%)、电气设备(29.2%)、纺织服装(25.0%)、机械(23.3%)和计算机(21.8%)。

  当下在去杠杆与信用紧缩的大环境下,逃离高杠杆的企业,包括高质押率的公司,哪怕你已经损失了很多,至少逃离会让你活下来,像敦刻尔克一样,剩下的子弹是你未来反攻的最珍贵的有生力量。

  神雾集团是一家典型的工程类公司,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而且大手笔投资在新疆地区。资金怎么来呢?其中之一就是质押旗下上市公司股票,其持有神雾环保4.2亿股,占比43%,悉数质押。但是当地方信用紧缩之后,神雾环保只能自求多福了。

  敦刻尔克大撤退并不是一次战役,甚至可以说,是被德军的穷猛攻后被逼逃亡,但这个逃亡,为盟军保存了日后反攻的主力为将德意日法西斯最后送上断头台奠定了基础。或许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决定刚刚作出的时候,会有大量的军人表示不解,甚至反对。在他们眼里,战斗,乃至是死亡,才是一名优秀军人的真正归宿。他们没有错,但有的时候,退却却是为了更好的前进,为了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股票质押是啥?

  当中小创的股票没有流动性后,原本的质押股票如果平仓,不是三五个跌停能打住的。再加上16年17年,中小创的估值相对于现在普遍都在高位,那么质押融资人选择不追加质押股票或现金的概率增加。

  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00点左右跌至现在的2900点左右,跌幅差不多13%,中证500从年初的6200点跌至现在的5100点,跌幅约18%,创业板从年初的1750点跌至现在的1530点,跌幅12%左右,加上去年的跌幅10%,为22%。刚好触及到平仓线。也就是说,大部分去年质押的中小板、创业板股票已经来到了平仓的边缘。所以当你看到某个股票莫名其妙的跌停了,不要惊讶,那是银行在平仓。

  对去杠杆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在去杠杆的路上,谁碰高杠杆,就是跟政策唱反调。实际上我们应该多读读刘副总理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你就会发现,现在的去杠杆,是早就谋定了的。现在很多政策都是按着书上来的,包括贸易政策,金融监管,房地产,去杠杆,外交政策等等,不会因为紧缩引发问题而收手。

  一家典型股票质押爆掉的案例

  所以对于这种质押比例高的股票,在信用紧缩以及流动性向龙头公司聚集的效应下,什么时候逃离都是对的,即流动性和确定性的溢价效应会进一步凸显,效果就是中小创会进一步下跌,二八分化或者一九分化效应会更加明显。毕竟,A股基本还没有仙股,所以,认为中小创跌了很多的不会再跌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所以,有的时候要高度注意,一个政策出来,一个国家要想说什么话的时候,这个事情你要想明白,仔细听听它到底是真的、假的,是否真存在这个问题,你要提前两、三年做好逃跑、转移、升级的准备,而不能等到来了以后再改,那只能是断臂,来了再不改,你还想等待机会?没机会了。

  避险。

  2018年1月16日,神雾环保公告终止与神雾节能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后股票的投资者用脚投票,股价很快触及到了平仓线。注意,这时候公司试图托住股价,1月19日发布了一份增持公告,增持金额不低于5亿,也就是这一天股价打开了跌停板,但是股价没有大幅反弹,2月2日因触及到了平仓线,公司停牌。

  4

  实际上从郭主席的对最近违约潮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他认为市场经济下出现违约问题非常正常,现在的违约金额和信用债总量比只有0.43%,低于许多国家。也就是现在的债券违约潮是可以接受的。另外从易行长最新的表态来看,他认为最近股市出现波动,主要受情绪影响,市场流动性充足。也就是央行降准的可能性也不大。

  从以上神雾环保的案例可以得出一下几个结论,前几年大幅投资或者跟地方政府搞3P搞的很欢的工程类公司,他们的现金流开始紧张了,所以现金流比利润重要。第二,大股东为了不发生违约而公告增持不能改变大势,不可信。第三,券商也是被割的一部分。

  截19日收盘,当前正常交易的公司中,共619家公司股价接近预警线,其中跌破预警线公司共564家。股价接近平仓线的公司共425家,其中353家跌破平仓线。这些跌破平仓线的股票大多为中小创。而中小创的流动性越来越差,截止6月中,从成交金额的分布来看,A股已经呈现出明显的马太效应,25%左右的龙头公司占了75%左右的交易额。如果将市值50亿以下,日均成交额2000万以下列为不活跃个股,我们可以看到,17年以来,不活跃个股数量正在快速增加。下图为成交额低于2000万的A股公司数量:

  实际上逃离高杠杆的股票除了中小创估值分化以及成交量被边缘化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信用紧缩下高杠杆的公司利息成本大幅上升,资金链有可能断裂,利润进一步向头部公司转移。而高质押比率的公司也是高杠杠的典型。

  2013-2017年,全市场股票质押5年复合增速高达165%。截至6月19日,A股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存量规模7.14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12.21%,2014-2018年,分别股权质押1.79、4.31、4.82、3.80、1.28万亿元。股权质押的期限一般是一到两年,那么16、17年质押的股票大部分将于今年到期。

  自2013年5日月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以来,股票质押已经成为了一种重要的融资方式,当然这种融资的便利性也给资本市场提供了很多新的玩法,但是每次流动性紧缩,高质押股票又成为了市场大跌的催化剂,当某只高杠杆股票闪崩,就会使得其他高杠杆股票风声鹤唳,最后就是整个大盘一起跌,大盘跌使得高杠杆股跌的更凶,形成了负反馈效应。

  2

  此后神雾环保的股价再腰斩的基础上再腰斩了一次。神雾环保复牌后的股价走势是这样的,你看看是不是很揪心,券商在这波质押中也被神雾集团割了,打五折竟然还被割韭菜,去哪里说理去。

  从个股来看,当前质押比例高于60%的个股共52只,其中高于70%的个股10只。大家可以通过上市公司的质押公告查看自己所投资公司的质押比例。我这里给出的是质押比例前二十的上市公司名单(这里的质押比例是指占所有股份的比例):

  5

  1

  但是很快,2月10号,公司公告2016年10月13日质押给华融证券的1116万股神雾环保流通股,神雾集团甩手不要了。毕竟当时质押的价格在26以上,而此时已经跌到13左右还没能止住。随后质押给山西证券的2000万股也跌破了预警线。5月10号,银行贷款也逾期了。

  从行业角度来看:

  同样,在去杠杆可信、贸易战,消费增速下滑的当下,撤出一切高杠杆的投资,包括自己不要借钱,也不要投资高负债,高质押率的公司。另外千万要记住,上市公司为了不跌破平仓线而发的增持承诺不可信。因此即使你已经有了很大的损失,但是,想想敦刻尔克,活下来,保存实力,才能有反攻的希望!

  逃离高质押股票

  其实去杠杆、去产能也好,供给侧改革这两、三年来已经说了多少遍?很多企业家都把它当作文件在看,因为以前说得跟做得不一样,现在说得跟做得是一样的。但是只是政府、国家太大,一个政策下来得两、三年的时间。

  此次撤离,标志着英国势力撤出欧洲大陆,西欧除英国、瑞士和西班牙以外的主要地区被德国占领。

  股票质押的现状

  1940年5月25日,英法联军防线在德国机械化部队的快速攻势下崩溃之后,英军在敦刻尔克这个在法国东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港口小城进行了当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撤退行动。这项代号为“发电机计划”的大规模撤退行动使英国及法国得以利用各种船只撤出了大量的部队、成功挽救了大量的人力,但是英国派驻法国的远征军的所有重型装备都丢弃在欧洲大陆上。

  3

  作者:格隆汇·大菊看金融

  另外贸易战给经济又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次的贸易战,似乎有演化为冷战的趋势。贸易战是顺差逆差之战,盯的是钱。冷战是价值观、理念与国家道路之战,是地球发展方向之战,盯的是生死。特朗普打的似乎是持久战,是冷战。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当作战略对手了,西方是特别在意竞争的。东西方之间文化有差异,中国人讲究和气生财,什么事情都想和,而西方是讲究竞争出优势,他是一定要跟你搞竞争的。

  从最近马云的演讲中可以看到,去杠杆、去产能,企业家压力非常大,很大的企业都为了几个亿的钱弄得心惊肉跳。现在很多人在期待,是不是给中央写信、打打报告、改一改,这个事情就不要去考虑了。因为现在总书记讲了很多遍,什么叫做战略定义,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一旦要决定去杠杆、去产能,这个玩意儿是回不来的。

  而现在国内刚好又在去杠杆,美国这么一搞,拉动经济增长的投资与出口都已经熄火,剩下的消费也不给力,最近公布的零售数据也显示增长数据不及预期。当投资,出口,消费都不行了,只能紧紧抱住刚需的公司了,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怎么股灾,你发现生活必需品类公司比如酱油,教育,连锁医院等股票易涨难跌,有人说是消费降级。因为大家对未来的预期悲观了,只愿意花必须要花的钱了。所以这个时候逃离一切高杠杆,包括高比例质押股票的公司,虽然已经比较晚,但是还是能保存一部分实力。

  如果,英国远征军主力无法撤回英国,对于英国而言,如此惨重的损失将是无法承受的。尽管英军失去了大量的装备和军需物资,但保留下一批经过战争考验的官兵,这些回到英国的官兵,绝大部分都成为日后反攻的骨干力量。

  现在股票市场的大幅下跌,如果跟房地产市场对比就是抵押物价值大幅下降。银行、券商在做质押业务时一般会设定1.5倍的预警线和1.3倍的平仓线,当股票价值跌破其融资金额的1.5倍时,比如主板股票按6折算,某上市公司质押融资6亿,那么他的股票价值至少十亿,当股票价值跌到9亿时,就要提醒上市公司,准备现金或者更多的股票,当股票市值跌到7.8亿时,就触发了平仓线,融资方要么选择追加质押物现金或股票,要么银行将开始平仓,而平仓无疑会使二级市场雪上加霜,形成负反馈。

  当然股票质押本身只是一种以股票作为抵押物的融资方式,跟以地产作为抵押物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比如股票的质押率一般是主板打六折,中小板五折,创业板四折,基本面特别优秀的公司可以适当提高。这跟住宅打七折,商铺六折,厂房土地打五折基本是一个思路。另外,银行的质押率往往高于券商,因为这些上市公司本身往往都是银行的客户,相比券商,银行的信息更加充分,对公司有更加清晰的认识,所以银行能做的一般会选择自己做,毕竟质押业务简单且属于轻资本业务。剩下的银行不做的,券商及其他金融机构接手,但是质押率方面要往下调一成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