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南都]南都电源副董事长涉内幕交易被查,身价

  官方公开资料显示,王岳能1964年10月出生,大学学历,副研究员。1998—2001年,王岳能任杭州商学院(现浙江工商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1999—2002年,任建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挂职);2002年-2018年,历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董事职务。

  【野火财经】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南都电源:300068)董事会公告称,于4月25日获悉,副董事长王岳能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通知书。通知书主要内容是王岳能因涉嫌内幕交易,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决定对王岳能立案调查。

  南都电源2018年实现营收80.63亿元,同比下滑6.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42亿元,同比下滑36.46%。变动主要原因为本期电动自行车动力电池业务受竞争激烈影响,该部分业务全年业绩亏损。同时,受转型期业务拓展、研发投入增加及新模式推广影响,三项费用比去年同期增长,主要业务贡献下降。公司对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的2018年末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存货、长期股权投资、商誉等资产进行减值测试,计提5993万资产减值准备。

  南都电源4月25日收于15.02元/股,则王岳能持股市值为4680万元。南都电源在4月初曾涨至19.28元/股,近几个交易日股价出现明显下滑。

  截至4月25日,南都电源总市值为132亿元,与四月初高点时170亿元相比,市值跌掉大约38亿元。

  南都电源表示,证监会立案调查事项不涉及公司,系针对王岳能个人的调查,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

  在4月1日举行的南都电源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王岳能当选为副董事长,同时担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成员。南都电源董事长是王海光,截至2018年末,其持股为83万股,市值为1175万元。公司实际控制人则是周庆治。

  根据南都电源2018年报显示,王岳能薪酬为24万,较2017年减少18万。同时,截至2018年报时,王岳能还持股312万股,市值为4437万。和基本薪酬相比,王岳能持股市值超过4000万。

  南都电源2019年一季报报告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7.89亿元,同比降5.16%;净利润2.05亿元,同比增长52%。虽然季度收入继续下滑,但是利润却已经接近2018年全年净利润。

  根据Wind资讯,南都电源(300068.SZ)专业从事通信电源、绿色环保储能应用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并为后备电源、动力电源及特殊电源领域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和服务,公司于2010年4月上市。

  不仅如此,南都电源3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总应收款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公司从2015年至2017年,3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总应收账款的比例分别为0.60%、1.09%、1.21%,且其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当中,很大一部分是4年至5年账龄非常长的应收账款。由此可知,南都电源的应收账款账龄结构并不健康。

  南都电源在首发上市当年的2010年年报中称,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已基本完成,公司将尽早完成募投项目的各项扫尾工作,实现项目全面投产。

  这类情况并不陌生:A股市场中不乏先例,即通过故意延缓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的时间,借以减少固定资产折旧的计提,使利息得以继续资本化,从而减少财务费用,进而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上市公司通过在建工程将资金流出,之后大幅计提折旧与资产减值损失,以此来掩盖资金流出体外的事实,将资产消于无形。

  南都电源2017年的存货及其占比同样要远远高于同行公司。2017年年末,骆驼股份存货为15.89亿元,占总资产94.77亿元的16.77%。

  南都电源对应收账款的主要会计政策是:按账龄组合,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账龄分析法当期的计提可大可小,是根据应收账款入账时间的长短来估计坏账损失。一般情况下,款项被拖欠的越久,收回的可能性就越小。

  智行鸿远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研发、生产及动力系统集成,主要产品为电动汽车动力系统电池包、整车控制器VCU、电池管理系统BMS、车联网终端RMU等。

  2017年始,南都电源主营业务毛利率持续“断崖式”滑坡;毛利率下滑的表象下,是公司日益恶化的经营能力。

  根据公司年报披露的情况,南都电源固定资产账面原值的增加包括通过直接出资购买专用设备、运输设备等,或者是新建项目工程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时转为固定资产的方式,而这两种方式实现的固定资产原值增加,都需要上市公司投入“真金白银”,这些资金的投入都应该反映在现金流量表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中。

  南都电源2017年年报披露,根据公司与智行鸿远及张君鸿签署的《投资协议书》及《股权转让协议》,智行鸿远承诺2017-2019年度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4.3亿元,截至目前,业绩承诺期尚未结束。

  问题当然不止这些,南都电源在建工程中“磷酸锂电项目”在公司2013-2014年年报中的项目工程进度持续保持100%但同样没有完全“转固”,占据在建工程列表。

  南都电源并未披露其预付广告费的客户,半年报中仅提到“报告期内,公司在中央电视台《对话》和《环球视线》栏目投放品牌形象广告片”。

  南都电源盈利能力的下滑与其销售费用的大幅增加相关,公司2015年至2017年销售费用分别为2.87亿元、3.69亿元、4.27亿元。在收入未能改善的情况下,销售费用的增加将吞噬利润,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

  据查,南都电源在其于2010年3月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就已提到该项进展反复无常不完全转固的在建工程。招股说明书称,“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总投资5.3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4.98亿元,由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临安南都组织实施,公司拟以募集资金就上述项目向临安南都增资。如实际募集资金不足以按上述计划投资以上项目,则项目的资金缺口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

  在主营业务毛利率下滑的同时,南都电源的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速也已由2016年的56.33%下降至2017年的-0.55%,盈利能力更是大幅削弱。

  与此同时,南都电源另外一项主营业务动力电源及系统的毛利率同样由2016年的20.42%下滑超3个百分点在2017年降至17.26%,同样在2018年上半年再次下降至12.37%。

  33亿元存货畸高

  然而,《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这些应收账款的结构是有问题的,并且除了经营性应收款之外,南都电源的其他应收款金额也较大,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分别为5768万元、8786万元、5856万元、2.01亿元。

  应收账款计提宽松

  年报显示,南都电源的所得税在2017年时罕见地为-89万元,而就在2016年,公司的所得税尚为3262万元。之所以出现所得税为负数的情况,是因为在计算所得税时,需要用税务会计计算的应交所得税加上递延所得税负债和递延所得税资产的差,如果公司递延所得税资产足够高,所得税就会为负。

  2016年11月和2017年12月两次在股价高位时减持的南都电源董事陈博同样为智行鸿远董事。据启信宝,2017年3月22日,陈博新增入职智行鸿远。

  2018年8月21日,南都电源第六届董事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决定,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公司之间形成的应收款项单独进行减值测试,除非有确凿证据表明其发生减值,否则不计提坏账准备。根据南都电源的公告,本次变更对公司的合并报表金额无影响。

  由此可见,南都电源预付给央视的广告费为618万元,仅占公司预付广告费总额6536万元的9.45%。那么,南都电源2018年半年报中激增的广告费都投去了哪里?投给了谁?截至发稿公司未做出解释。

  2018年半年报显示,南都电源的其他流动资产为4.51亿元,同比增长138.51%。其中,待抵扣增值税进项税期末余额为3.51亿元,较期初增长65.57%;预付广告费期末余额为6536万元,较期初增幅达695.13%!

  南都电源2017年年报里3042万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主要由1539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和305万元的无形资产摊销时间性差异构成;未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合计为2.99亿元,其中主要是由2.74亿元可抵扣亏损组成。税法规定,公司在盈利的年份可以在弥补亏损后再缴纳所得税,以前年度的亏损可以用来抵扣,即为可抵扣亏损。

  2017年,南都电源的归母净利润为3.81亿元,同比增长15.65%,而不同寻常的是,盈利背后是首次出现负值的资产减值损失!年报披露,南都电源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为-86万元,较上年的2596万元减少达103.33%。公司称,资产减值损失的大额变动系“本期加强应收账款管理,货款回笼金额大幅增长,应收账款余额下降、账龄结构优化,计提坏账准备减少所致”。利润表中,资产减值损失要计入总营业成本,由此便影响了营业利润,资产减值损失为负值最终导致净利润被强行拉高。

  翻阅公司2018年半年报及2015-2017年间的年报,《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南都电源在建工程存在“延迟转固”,且“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的工程进度在完成与几近完成之间反复变化。据披露,2017年年末至2018年6月底,公司在建工程“新型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线”项目工程进度由98%变为99%,该项目在2015年、2016年年报披露时的工程进度均为95%。此外,2017年中报披露“国舰厂区建设工程”项目的工程进展为95%,经过一年的时间,该项目在2018年中报披露时工程进展到96%。值得注意的是,“国舰厂区建设工程”项目在2013年时工程进度即已达到90%。

  实际上,将利润表的收入、成本项目及现金流量表进行简单对比就可一目了然:南都电源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2.70亿元,营业总收入41.30亿元,但营业总成本为40.69亿元;相对应的,公司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95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5.30亿元。由此可见,南都电源上半年并没有真正赚到钱,净利润只是账面上的数字。

  最为蹊跷的是,“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在2012年的年报中,工程进度就已经达到了98%。而在随后的2013年、2014年持续两年年报显示,该项目进度均为100%但未“完全转固”。在2015年年报中,该项目工程进度又变为99%,且在2016年年报中持续不变为99%。直至2017年半年报,此项目进度再一次变为100%,且在2017年年报及2018年半年报中,“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进度再次变为99%。

  预付广告费去哪儿了?

  首先从业务结构来看,南都电源现主营业务有三类:后备电源业务、动力电源及系统业务、资源再生领域业务。自2015年以来,后备电源业务就是公司利润的最主要来源,当年该业务的营业收入为23.23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比重为56.25%,毛利率为20.61%,毛利率更是在2016年高达23.65%,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5.30%。看似蒸蒸日上的主要业务,却在2017年开始大幅缩水,毛利率下降近7个百分点至17.14%;到2018年半年报时,该项业务的毛利率同比又跌近6个百分点,仅为14.65%。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南都电源的主要业务毛利率竟“断崖式”下跌了整整9个百分点,着实令人不解。

  再看2017年存货的对比情况。2017年,南都电源存货为27.38亿元,同比增长30.30%,占总资产108.94亿元的25.13%。其中,原材料库存为4.85亿元,库存商品为7.31亿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南都电源将“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的建设期限从言之凿凿的两年半拖到如今的8年半,而该项目在不断投入资金的情况下依旧在“完成”与“几近完成”中反复无常地变化,顽强地位列在建工程列表中?此后的年报及公告中公司均未提及与解释。截至发稿,公司也未回复《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2017年1月12日,南都电源与北京智行鸿远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智行鸿远”)及其原股东方签署了《投资协议书》,约定南都电源以自有资金2.81亿元增资参股智行鸿远,其中3775万元进入智行鸿远新增的注册资本,其余2.43亿元作为智行鸿远的资本公积。智行鸿远原股东承诺,智行鸿远2017-2019年期间累计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3.33亿元,具体数值为:2017-2019年度经审计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1.1亿元和1.4亿元。增资完成后,南都电源持有智行鸿远26%的股权。

  2018年上半年末,南都电源存货32.83亿元,同比增长45.24%,占128.25亿元总资产的25.60%。其中,原材料库存为8.91亿元,较期初增长83.77%;库存商品为9.04亿元,较期初增长23.63%。比较之下,南都电源的存货及其占比要远远高于主营业务同为铅蓄电池的上市公司。

  南都电源的存货周转率一样地堪忧。Wind显示,南都电源2015年、2016年、2017年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83.41天、101.01天、118.31天,骆驼股份分别为63.09天、69.18天、81.42天。由数据可见,南都电源存货周转天数远超同行。

  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的情况,智行鸿远当期的实际业绩为-1521万元,不但与业绩承诺有很大的差距,而且出现了亏损。智行鸿远2018年上半年仍然在亏损,而且亏损程度有所扩大,根据半年报,智行鸿远在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882万元,依照南都电源持有智行鸿远35%的股权估算,2017年智行鸿远实际利润为亏损2520万元,无论承诺的扣非净利润是1.1亿元还是1.5亿元,二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智行鸿远连续两年完成不了业绩承诺或是大概率事件。

  再将公司应收账款合计数与预收账款比较之后发现,南都电源总体还是存在大量应收项目。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与预收账款之差分别为17.51亿元、22.07亿元、18.88亿元、24.91亿元。

  招股说明书中透露,“新建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拟建设地块位于临安经济开发区北侧的空地内,拟占地158.11亩。

  南都电源的应收账款占净利润比例一直异常的高,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与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638.45%、475.11%、482.18%、969.59%。

  本刊记者 许梦旖/文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找到了这两个栏目中插播的南都电源广告:《环球视线》播出时段为周一至周五的22:30至23:00,该广告投播时限为6月12日至12月13日,广告时长为5秒;《对话》节目播出时间为每周日的21:48至22:48,该广告投播时限为6月10日至12月,广告时长为30秒。

  转让完成后,南都电源合计持有智行鸿远35%的股权,成为智行鸿远第一大股东。

  随后,2017年2月16日,南都电源与公司参股子公司智行鸿远股东张君鸿先生(下称“乙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人民币8888万元受让乙方持有的智行鸿远9%的股权(即对应1307万股股权)。这一次业绩承诺发生了改变:乙方承诺智行鸿远2017-2019年度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4.3亿元,具体数值为:2017-2019 年度经审计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5亿元和 1.8亿元。

  南都电源的存货占比为何会远高于行业其他公司?在同行库存商品比率均呈现负增长的情况下,公司的库存商品却大幅增长的原因为何?截至发稿,南都电源并未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进行回应。

  截至2018年上半年,南都电源在建工程项目利息资本化的累计金额为6066万元,当期利息资本化金额4318万元。

  在上市公司经营转差的情况下,主要业务毛利率的剧降及存货的减值风险会给公司的利润带来“双杀”效应。

  盈利质量下滑

  通过中国中央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网站公示的2018年CCTV广告刊例价格,根据栏目播出频道、时段及广告时长,可以推算出2018年下半年南都电源需预付的“中央电视台《对话》和《环球视线》栏目投放品牌形象广告片”费用为618万元(2.33万元×133天+10.28万元×30天)。

  南都电源为何呈现“盈利质量下滑”的局面?其中一大原因就是主营业务毛利率的持续下滑。

  智行鸿远完成业绩承诺了吗?

  还需注意的是,南都电源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也过于宽松。处于同一行业的骆驼股份,同为账龄分析法,1年以内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均为5%,而南都电源在其于2018年4月更改前的计提比例就已宽松至6个月以内为2%、1年期内为5%,且其应收账款均集中于一年期内,仅2017年就计提了1.10亿元的坏账准备!

  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项目预计建设期为2.5年。新增建设投资和流动资金分别在建设期和达产期内按各年所需投入使用,项目实施第一年预计投入建设投资资金7630 万元,第二年预计投入建设投资资金1.58亿元,第三年预计投入建设投资资金1.16亿元;铺底流动资金于项目投产当年,即第三年全部投入。”

  同期,骆驼股份(601311.SH)存货17.75亿元,占112.76亿元总资产的15.74%。其中,原材料库存为5.10亿元,较期初增长61.39%;库存商品为8.06亿元,较期初下降6.06%。

  在建工程存疑问

  对于2017年递延所得税资产为何会达到3042万元,南都电源的公告中均未提及。公司是否在经营较差的情况下,通过递延所得税资产调节利润,使得所得税出现为-89万元?对此疑问,南都电源也并未回应《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然而对此关键的变化,南都电源未在报告内披露具体原因,也并未回复《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疑惑。

  需要留意的是,南都电源股东户数从2016年6月末的4.81万户不断减少,筹码不断集中,至2018年6月30日,股东总户数为3.76万户。

  不仅如此,“新建南都阀控密封电池生产线”于2012年达到98%以后,每年仍在大额增加投入。自2012年至2017年,该项目每个报告期内的新增投资额分别为1122万元、649万元、729万元、53万元、1883万元、35万元。虽然该项目2018年上半年进展仍为99%,但公司当期并未再投入金额。

  由此可知,南都电源在与上下游的往来上总体还是应收大于应付,也就是在应收账款上占用了上市公司非常多的资金。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17.83亿元、22.67亿元、20.18亿元、26.1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5.72%、24.67%、18.5%、20.41%。公司也并未披露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公司名称,客户的具体还款能力不得而知。

  自2012年至2017年,南都电源在建工程期末余额分别为1.94亿元、2.48亿元、5053万元、2.77亿元、3.58亿元、5.17亿元,预付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4049万元、4021万元、8368万元、4894万元、1.10亿元、1.82亿元。公司在建工程及预付账款的增幅可见一斑。与此同时,现金流量表内“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净额已由2012年的3.9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1.75亿元。

  据Wind数据,2017年南都电源销售毛利率为14.74%,同行骆驼股份同期毛利率为20.61%。南都电源的毛利率为何会远低于同行?

  从以上数据可见,南都电源的应收账款常年居高不下,与预收账款的差额畸高,且逐年走高。

  将南都电源的应付账款与预付账款比较一下可以发现,公司总体还是以应付账款为主。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公司应付账款与预付账款之差分别为5.85亿元、7.76亿元、9.16亿元、8.74亿元。

  傅玉 摄

  谢俊 摄

  飞檐翘角肆意洒脱,

  院落的正北面是大成门,又称戟门,面阔五间,分设左、中、右三门,中门专供皇帝、钦差及祭祀大典时孔子牌位出入,亲王、郡王走左右两门,一般官员只能走大成门外侧的“金声”和“玉振”小门。

  南京市博物馆内馆藏文物众多,南京人头骨化石、青釉羽人纹盘口壶、青瓷莲花尊、王谢家族墓志、青花萧何追韩信梅瓶、镶金托云龙纹玉带、渔翁戏荷琥珀杯、七宝阿育王塔等一批文物蜚声中外。

  朝天宫是南京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其所处的冶山,相传春秋时期是吴王夫差冶铁铸剑之所在,因为聚集了不少固定人口,形成了原始城邑冶城,后人称此山为冶山或冶城山。

  三国东吴时期,孙权在这里设置冶官,将冶山作为东吴制造铜铁器的重要场所,制造兵器和用具外,也铸造铜钱。

  傅玉、林琨 摄

  太平天国后,曾国藩将朝天宫改为孔庙,并把原在成贤街的江宁府学迁至朝天宫,形成了中为文庙,东为府学,西为卞公祠的格局。

  今天的朝天宫,大体来自曾国藩修建后的样子。

  泮池以北是棂星门,棂星最早作灵星,是主司农业之神,汉朝以后,历代多有祭祀灵星的传统,到宋代,灵星才开始用在建筑名称上。

  “金声玉振”四字出自《孟子·万章下》,孟子说:“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意思是说孔子集圣贤之大成,始终而一。

  傅玉 摄

  第四期

  傅玉 摄

  从此以后,冶山这一带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风景区。

  傅玉 摄

  张健 摄

  王导属猴,猴在天干地支中相对应的是“申”,申五行属金,所以这句话意思是,冶炼跟你相克,快点搬走吧。王导立即命人把作坊搬到了清凉山、石头城一带,没曾想,这病竟然好了。

  宫墙内侧有一半圆形的水池,周围有白石栏杆,成为泮池,民间又称月牙池。

  小飞 摄

  傅玉 摄

  傅玉 摄

  傅玉 摄

  泰始六年(470年),正是南朝,刘宋明帝在冶山建立了总明观,这是古代南方最早的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分设了文、史、儒、道、阴阳五门学科,邀请不少学者担任教职,在当时可谓文苑一大盛事。

  在朝天宫,

  棂星门是一座四柱三间的牌坊,木质结构,黄琉璃瓦覆顶,以斗拱层层出挑,仰视而看有亭亭如盖的效果。 傅玉 摄

  造就了连绵的古建筑群,

  朝天宫悠久的历史,可追溯至春秋时期

  勾着人在步履之间仰望,

  康熙南巡时曾为朝天宫题写匾额,曰“欣然有得”,乾隆下江南多次登临冶山,游览朝天宫,并题诗寄兴。如今,刻有五首乾隆亲笔题诗的石碑仍完整地矗立在朝天宫后山的御碑亭内,此碑将五首御题聚于一处,这在全国范围内非常罕见。

  高近20米,树冠覆盖面积逾300平方米,需3个成年人方能合围过来。 傅玉 摄

  仞是度量单位,我国古代八尺或七尺叫作一仞,万仞宫墙出自《论语子张篇》,意思是赞誉孔子知识渊博。

  龙纹砖雕 傅玉 摄

  大成殿是江宁学府文庙主体建筑,五进七间,屋顶为重檐歇山式,上下檐均施斗拱,四面斜坡,有一条正脊、四条斜脊,屋面略有弧度,状如飞翼,上覆纯黄琉璃瓦。

  “金声”原意是指我国古代乐器“钟”发出的声音,“玉振”原意是指我国古代乐器“磬”发出的声音,在古代奏乐时以击“钟”为始,击“磬”为终,金声玉振的原意为一首完善的乐曲。孟子将孔子思想比喻为一首完美无缺的乐曲,在这里借用孟子语意,是说孔子思想完美无缺,集古圣贤之大成,已达到绝顶的意思。

  宫溟飞 摄

  唐朝时期,冶山建有太极宫,李白、刘禹锡等文人先后登临;宋代,这里叫作天庆观,苏轼、王安石来此游历;南宋末年,文天祥抗元战败被俘,在押往大都(北京)的途中夜宿于此,留下了慷慨激昂的诗句;元代,这里又改名为玄妙观,后改为大元兴永寿宫。

  傅玉 摄

  I

  明代灭亡后,朝天宫部分建筑毁于战火,一直到清朝康熙年间才得以重修,规模甚大。

  傅玉 摄

  东晋初年,宰相王导看中了这块地,便将冶山打造为私家园林西园,这才有了园林的布置以及亭台楼阁的营建。

  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曾来此取景,其中许仕林中状元的场景便是在棂星门前拍摄的。

  在南京的民间传说中,大成门正对着天上的“南天门”,所以大成门不能随便开启,否则上天会降下洪水、瘟疫和精神病这三种灾祸。 傅玉 摄

  中国古代建筑,一般会在建筑的主入口前设置一道墙,成为照壁或影壁,万仞宫墙则是整个朝天宫古建筑群的照壁,也是文庙的标志性建筑。

  承载了一代又一代南京人的家园记忆。

  根据《六朝事迹编类》记载,当时王导还住在西园里,每天召集一大帮文人开宴会,不久王导患了重病,一直都治不好,这时有方士跟他说,“君本命在申,而申地有冶,金火相铄,于君不利”。

  敬一亭东,有飞云、飞霞、景阳三阁,飞霞阁曾是金陵官书局的办公地点,它在当时是清末创办较早而影响较大的官办书籍印刷出版机构之一。

  透过树叶的间隙,

  千百年的时光,

  傅玉 摄

  越过屋顶的流线,

  明朝时,朱元璋定都应天府(今南京),下诏对元代永寿宫加以改建,赐名“朝天宫”,取朝拜上天之意,将此地作为文武官员演习朝贺礼仪之所。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朝天宫迎来了其古代发展变迁史上最辉煌的时期。

  后来,文、史、儒、阴阳四门学科逐渐失传,道家学派与道教合流,在冶山上修建道观,自此,冶山便成为道教圣地。

  老照片

  深邃的红墙也被点点光晕洒落。

  朝天宫的美,有一种古老幽深的感觉,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今天所看见的朝天宫格局,乃是从一棵古银杏树开始的……

  万仞宫墙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座砖坊,为文庙的入口,东为“德配天地”,西为“道贯古今”,这些字据说皆出自曾国藩之手。

  一座朝天宫,半部南都史。

  大成殿后是崇圣殿,又称先贤殿、先贤祠,殿后是冶山最高处,建有敬一亭,可鸟瞰南京北部风景。

  这棵古银杏树待在朝天宫二进院内的东南隅一角,相传是明太祖朱元璋亲手种植的,至今已经600多岁了。后来曾国藩重修朝天宫,将这棵树定立在文昌位,重新确定了朝天宫今日的格局。

  朝天宫

  1978年,南京市博物馆正式挂牌,成为一座市级综合类、地方性、历史艺术类博物馆。2014年,南京成立博物总馆,总馆整合七馆一所,即南京市博物馆、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瞻园)、民俗博物馆(甘熙故居)、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梅园新村纪念馆、渡江胜利纪念馆、江宁织造博物馆、六朝博物馆、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

  江南地区现存规模最大官式古建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