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安踏]安踏长着一张吸引做空机构的脸

  安踏又被做空了。

  在此之前,摩根士丹利于7月4日表示, 安踏2019年第二季销售巩固且符合目标,其中主品牌“安踏”正朝着今年14%~16% (midteens)增长推进,大摩维持对安踏的“增持”评级。此外,国泰君安、招银国际、银河国际等均维持对安踏的“买入”评级,目标价格介于55.53港元~57.40港元间。

  但这次沽空并未对安踏产生较大影响,安踏当日的股价不降反升了4.09%,两日后股价才下跌了7.86%。

  报告重点提到了安踏,认为安踏的“利润率难以置信,(安踏)要么是世界最好的体育用品公司,要么就是个骗子公司。”而GMT倾向于相信后者。

  一位安踏前高管告诉浑水,安踏的早期经销商们在所在地域完成了人员和渠道的建设,品牌公司对经销商的控制与连接也很强,在安踏上市时,就选择将这些经销商剥离出去,使得财报更好看。比如一批货出去了,就可以更快地确认收入,同时经销商的费用是不算在上市公司内的,收入增多、费用变少,安踏上市后的财报自然就更好看了。

  总结下来,这两次被沽空的原因,都是安踏“太好”的业绩。尤其是遭到“杀人鲸”质疑的FILA,更是提振安踏业绩的最大功臣。

  2008年,在安踏拟IPO之际,晋江韵动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成立,其实控人为彭清云(Peng Qingyun),但这位彭清云实际上是安踏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的“代理所有人”。安踏也通过晋江韵动间接控制着大部分经销商。

  这一次,是“控制经销商”

  安踏今日股票走势

  据浑水计算,这些被控制的经销商为安踏贡献着总营收的70%~80%。 截至目前,安踏尚未对浑水的沽空报告发布正式回应。

  受沽空报告影响,今日开盘后安踏股价一度下跌8.14%,于午间临时停牌。临时停牌前,股价报51.25港元,跌幅为7.32%,市值蒸发109亿港元。

  今年5月30日,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有“杀人鲸”的称号,以成功做空新秀丽而闻名于港股市场)创始人索伦达尔在一个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的会计及企业治理水平,尤其是旗下品牌FILA(斐乐)的营收不透明,认为其股价有高达34%的下跌空间。

  7月8日,知名沽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对安踏体育(2020.HK)的做空报告。浑水表示,安踏暗中控制其大部分一级经销商,从而虚增销售额、利润率,年报所披露出的领先全行业的利润率是“有水分的”。

  浑水的沽空报告则瞄准了安踏的一级经销商们。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

  这已经是安踏在过去的13个月中第三次接受来自沽空机构的“挑战”了。

  尽管安踏一直强调一级经销商的独立性,但在安踏的高管层面,公司控制着一级经销商早已不是个秘密。浑水采访了安踏的四名前高管和一名主要经销商的前经理,他们均承认这一事实。

  事实上,安踏已经久经“沽空”的考验,但前两次沽空均未对安踏造成太大的影响。

  公告称,收益、经营溢利及股东应占溢利三项指标均创新高,并且保持了连续五年的双位数增长。安踏集团总裁郑捷表示,这得益于增长强劲的FILA,销售增速超过80%,全年流水超过100亿元,是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

  2018年6月14日,沽空机构GMT发布针对的体育用品企业的做空报告。报告提出,自2005年以来,在上市的16家中国体育用品公司中,已经有9家被证实是骗子,全部来自福建。剩下的7家公司中,包括安踏、特步、361度等,它们与已经被证实是骗子的公司存在诸多相同的特征,GMT建议卖出或回避这些公司。

  长着一张吸引做空机构的脸的安踏,这次还能安然“挺过去”吗?

  安踏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营收与盈利的各项数字都是“大涨”:营收同比大涨44.4%至人民币241亿元;毛利同比增长54.0%至126.87亿;经营溢利同比增长42.9%至57.00亿元;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增长32.9%至41.03亿元。

  13个月,3次做空

  被“口头沽空”后,安踏当日的股价暴跌超过12%,但随后有所回升,截至当天收盘时的跌幅为5.53%。随后,安踏股价一路回升,在6月10日股价就已超过被沽空前的股价。

  浑水将这份报告的标题拟为“Turds in the Punchbowl”,意为行业中的老鼠屎。报告指出,安踏的一级经销商总数约为46家,其控制的经销商就可能超过40家。报告中列出了27家经销商,其中有至少25家为一级经销商。

  复制口令 【 HdnAKC4X 】打开最新版本虎嗅APP,即可领取虎嗅黑卡权益,3日内有效哦。

  随后安踏体育发布公告,公司股份于7月8日下午短暂停止买卖。公司将对一份本公司认为载有不实及有误导成分资料的报告作出回应。

  但不少投行与沽空机构的态度不同,从安踏体育发布2018年全年业绩以来,今年上半年有多家投行均表示看好安踏体育,并适度调高了目标价格。

  安踏体育2018年年报显示,安踏体育营收达241亿元,同比增长44.5%;净利润41亿元,同比增长32.87%;净现金997亿,资产总值2437亿元。

  富瑞将安踏体育目标价由48港元升至53港元,维持“买入”评级。富瑞还上调了安踏2019年收入及盈利预测,分别为8.8%及4.1%。

  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年底,拿下冬奥会中国队装备独家赞助权。

  沽空报告发布后,安踏体育早盘一度暴跌超8%。午时,报每股51.25港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32%,市值蒸发109亿。

  安踏叒被做空了!

  实际上,关联方虚假交易,是很多上市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常用手段之一。简单来说,就是上市公司将一些受集团控制的公司列为购货方,在利润不足时将大量产品“销售”给这些公司,其实商品仍在上市公司,但向这些公司开出发票和提货单,虚构出大额销售。

  2018年12月,安踏体育以8.06亿元竞得上海青浦区西虹桥蟠中路北侧商地,楼面价9203元/平方米。

  但安踏体育并非全无问题。

  在这个时间节点,投资者的看法显得十分重要,尤其是6月26日,安踏体育发布公告,Dennis J.Wilson 以每股49.11港元的认购价,认购该公司约0.6%的股份,认购款为7.78亿港元,此笔交易所得的资金将作为安踏体育的一般营运资金。

  关于沽空报告中所指出的,控制分销商的问题,安踏体育方面还未给出明确回复。

  此时出现沽空报告,或会对投资者的信心产生影响。

  “买买买”或扩大沽空报告影响

  同样遭2018年12月,安踏体育正式宣布联合腾讯在内的三方投资者收购芬兰体育用品品牌Amer Sports。2019年3月,安踏发布公告称,投资者财团宣布成功完成收购亚玛芬体育的要约,涉及金额46亿欧元(355亿人民币)。

  此外,浑水采访了4位安踏的前高级经理和主要经销商广州市安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1位前经理,均称安踏体育对分销商进行过投资。

  国盛证券点评安踏公司2018年报,称其为里程碑之年。给出安踏体育目标价44.0港币,维持“买入”评级。

  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大获成功之后。从2015年开始,安踏体育不断“买买买”,根本停不下来。

  沽空报告中指出,根据我们收到的实体信用报告,这些分销商2017年的销售成本约人民币55亿元,约占安踏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但这些分销商的毛利率仅为7%至8%,净利润率接近于零。分销商的低毛利率和净利润率,支持了我们的观点,即安踏正在利用其对这些分销商的控制权,欺诈性地夸大其报告的利润。

  今日上午,著名的沽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表了针对安踏体育(2020.HK)的沽空报告,称安踏为“酒碗里的大便”。

  2018年6月,沽空机构GMT Research质疑安踏体育利润率“高得难以置信”。安踏体育予以强烈否认,股价未受明显影响,随后一路走高。

  浑水称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安踏秘密控制其经销商,并例举出了安踏秘密控制的27家经销商,其中有25家或为一级经销商。根据访谈,浑水认为安踏秘密控制的分销商数量至少是安踏一级分销商的70%。

  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

  2019年5月30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质疑安踏体育的公司治理及旗下品牌FILA收入不透明,预计安踏体育股价会有34%跌幅。该消息导致安踏体育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次日盘前,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表示强烈否认。随后其股价高开逾1.8%,收报48.0元/股,涨2.24%。

  对亚玛芬的收购难度极大,一方面收购金额巨大,另一方面亚玛芬债务高企,净债务达8.2亿欧元,都会对安踏的现金流和运营带来考验。事实上,也有不少公司因为跨国收购,导致消化不良。

  摩根大通对安踏2019年的表现维持信心,认为今年销售将录得24%增长。

  浑水指出,安踏在运营和营销方面,有很多令人钦佩的地方,但还有一个可怕的事实: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体育的财务数据。因为安踏体育的利润率之所以领先于行业,并不是因为经营状况良好,而是因为安踏控制了大量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

  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

  7月5日,德意志银行发布报告称,将安踏体育股票目标价从45.5港元上调至50港元,并维持买入评级。

  舒华体育招股书曾暴露关联交易

  13个月内遭遇3次沽空

  而这已经是一年多以来安踏体育第3次被做空了,从沽空报告造成的影响来看,似乎也一次比一次严重。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安踏体育一直是舒华体育前两大客户;也已经连续两年成为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6302.50万元、1.32亿元、1.68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5.93%、11.63%、14.21%。

  由安踏体育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丁世忠作为实控人的林芝安大,同时也是舒华体育控股5%以上的大股东。

  多家投行看好安踏体育

  但2019年6月上旬,安踏体育的一家服务商——舒华体育,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而这份招股说明书确实暴露出了安踏体育与舒华体育之间的隐形关联交易。

  6月28日,高盛发布报告称,给予安踏体育12个月目标价为66港元,并重申“买入”的投资评级。

  浑水也特意在报告中指出,安踏有很多优势,这是优秀的运动服企业家Chip Wilson同意投资他的原因。

  与前两次沽空报告相同,此次浑水也将矛头指向了安踏体育的超高的利润率和财务作假。

  然而,舒华体育对此却未做关联交易说明。

  美银美林将安踏体育目标价升至52.3元港币,表示安踏强劲的盈利表现将会反映到股价走势上,预计今年增长稳定。

  安踏2017年年报显示,其2017年总收益为167亿元。

  天风证券预计安踏体育2019年将继续实现高增长。将目标价格定为48元港币,给予买入评级。

  而安踏体育则声称他们是独立的第三方,这是一个谎言,安踏的高级管理人员甚至会将分销商称为“子公司”。

  (更多阅读:时隔一年安踏体育又遭沽空,这次为何“杀伤力”这么大?)

  沽空机构:安踏财务数据不可靠,秘密地控制27间分销商

  记者邮箱:zhangzeyan@xjbnews.com

  次日盘前,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强烈否认这一不实猜测,并披露关联方认购新股,占总股本0.59%。随之,其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沽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浑水在报告中表示,安踏虽然有实际经营业务,但其财务数字不可靠。该机构称,已发现公司秘密地控制27间分销商,当中至少25间是一线经销商,而这些秘密控制的经销商占安踏品牌销售70%甚至80%,公司高级管理层对这类经销商的控制已是公开秘密,该机构相信公司透过控制经销商操控财务数字。

  13个月遭三次沽空,安踏这次挺得住吗

  其实,这已不是安踏体育第一次被做空。今年5月唱空长和的沽空机构GMT Research也曾在去年6月沽空安踏体育,彼时安踏体育被质疑利润率“高得难以置信”。安踏体育同样予以强烈否认,但股价并未遭遇明显影响,且随后一路高升。

  浑水机构表示,安踏的四位前高级经理和一位主要经销商的前经理对该机构明确表示,安踏控制着经销商。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柳宝庆

  对此,安踏方面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处理当中,稍后会有回应。当记者追问安踏是否否认指控,对方对记者表示,稍后可能将统一进行回应。

  新京报讯(记者 张泽炎)安踏再遭沽空机构狙击。7月7日,沽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浑水发布报告称,建议沽空安踏。7月8日早盘,安踏体育跌近9%。午间,安踏体育公告,公司股票在港交所短暂停牌。停牌前,安踏体育报每股51.25港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32%,市值蒸发109亿。

  报告称,安踏坚决声称其一级经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是个谎言,这种独立分销商的概念是一种假象,安踏的高级管理人员经常将分销商称为“子公司”。

  对此,公司目前正在处理当中,稍后会有回应。当记者追问安踏是否否认指控,对方对记者表示,将可能会统一进行回应。

  5月30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在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体育的公司治理及旗下FILA(斐乐)品牌收入不透明,预计安踏体育股价会有34%跌幅,建议沽空。消息一传出,安踏体育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2月26日,安踏体育发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业绩。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集团收益达到人民币241亿元,同比增长44.4%。毛利为126.873亿元,增长54%,经营溢利56.998亿元。安踏品牌产品去年第4季及全年零售额按年上升10%-20%。其他品牌去年第4季零售额按年升80%-85%,全年升85%-90%。

  报告中指出,安踏与其下分销商关系密切,目的是制造有利其公司的财政报告。报告指控安踏私下操纵27间分销商,当中至少25间为一线分销商,合共占安踏约70%零售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