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伟创力]伟创力拒不归还设备后:工厂停产,华为

  1969年成立于美国硅谷的伟创力,是世界500强之一,也是全球第二大代工厂。珠海伟创力更是伟创力在全国范围内最大的工业基地。除了伟创力之外,华为的代工厂还有富士康、比亚迪等行业巨头公司。有人表示,哪怕华为和伟创力停止合作,对于华为来说,影响并不大,毕竟以富士康和比亚迪的实力,完全可以消化掉伟创力为华为代工的部分。

  其实,自从华为传出被列入实体名单后,有很多公司都停止了和华为之间的合作。原本关系密切的伟创力,如今也停止位华为代工。之前华为有将近33%的订单都是交由伟创力代工,华为也是伟创力当之无愧最大的客户。而且华为一直都是伟创力最大的客户,失去华为后的伟创力,如今基本进入了无事可做的阶段,甚至为了节省人力成本,珠海伟创力如今涉及华为相关代工工作的员工已经开始放假了。时间更是长达一星期,不过长沙的伟创力至今仍未爆出放假的消息。

  如今华为的处境并不好过,但一直坚定自我创新和发展的华为,能否熬过这次难关呢

  有珠海伟创力的员工爆料,从5月22号开始,伟创力有些部门就开始放假,停止了工作,甚至有个部门直接从5月23号开始放假8天。更有消息爆出,5月20号晚上,华为共派出150辆货车赶往伟创力珠海公司,将华为相关产品和设备都拉走了。此次拖货,光是在伟创力门口排队的大货车数量就长达6公里。借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原本双方之前的工作有多么密切,但华为和伟创力至今仍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最近华为事件涉及范围非常广,多家工厂都和华为停止了合作。最近有消息传出,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代工厂伟创力,如今似乎也和华为停止了合作。为此,华为也将对伟创力进行制裁,伟创力也将失去华为的订单。这次对伟创力来说,损失究竟有多大呢?

  在全球30多个国家拥有近200000员工的伟创力,光是在中国的工厂就高达30个,而珠海伟创力员工高达4万-5万人。从相关数据可知,从华为获得盈利最多的十大美国公司排名,伟创力排名第一。2018年华为给伟创力创造了25亿美元的营收,虽然和富士康相比,没有办法相提并论,但占比也还是挺高的。

  这个世界从来不存在任何永远成功的企业,最重要的还是顺势而变,谁能够顺应时代的发展,紧抓时代发展的变化,就有机会站在时代顶峰中。伟创力如今选择停止与华为合作,受到最大影响的人却是伟创力自己,没有华为这个大客户,伟创力似乎陷入了产能过剩中,而华为想要从来再找一个代工厂,可谓是轻而易举,毕竟谁都想得到华为这个大客户。

  那么伟创力被剔除华为供应链,将带来多大损失?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资料显示,美国伟创力公司(Flextronics International Ltd)1969年成立于美国硅谷,1981年在新加坡设立工厂,1987年进入中国,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电子产品代工企业。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18日讯 财新网近日报道称,美资代工巨头伟创力位于长沙望城经济开发区的工厂已停产,该工厂主营华为手机组装业务,2018年7月下线第一台华为手机。这个每年从华为拿到25亿美元订单的代工厂商,似乎正在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戏码。

  有数据显示,伟创力近几年每年营收大概在250亿美元左右,如果按近几年每年都从华为获得25亿美元的收入来算,来自华为的营收占到了伟创力整体营收的1/10,丢失这个1/10是个不小的损失。

  而对华为来说,据彭博社数据,华为的全球前十大供应商分别是富士康、比亚迪、台积电、欧菲光、FIH Mobile、伟创力、SK海力士、博通、高通和舜宇。其中,富士康、比亚迪、伟创力主要为华为提供整机代工服务。与前两者相比,伟创力从华为获得的营收约只有富士康的1/4,比亚迪的1/2。

  据彭博社数据显示,从华为获得营收最多的前十大美国厂商分别是伟创力、博通、高通、希捷、美光、Qorvo、Intel、Skyworks、康宁、ADI。2018年伟创力大约从华为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营收。

  早在5月19日,即美国政府把华为纳入所谓“实体名单”的第三天,伟创力在全球的所有工厂马上停止了与华为的一切合作,包括停止生产和拒绝发货,且拒不归还华为所有权的设备和物料。5月20日晚间,华为出动150多辆大货车,去伟创力在国内的主要生产基地——珠海伟创力,拉回了属于自己的物料。据称,当晚珠海伟创力门口大货车,排了足足有6公里长。

  横向比较的话,同为美国企业,一些美国科技公司一直大力游说美国政府,希望继续向华为出售产品,此前也有部分美国企业跨过政府制裁,恢复向华为供货。但像伟创力一般僵硬地执行政府政策,违背法治和契约精神,甚至不惜牺牲掉1/10收入的,独此一家。不知伟创力到底作何打算,至少在中国市场它已经开始“凉凉”。

  资料显示,伟创力在全球30多个国家有近20万员工,在中国的工厂大约超过30个,仅珠海伟创力就大约有4-5万人。以20万的全球总员工数来看,珠海的产能应该占伟创力整体产能的约1/5-1/4左右。

  除了代工华为之外,伟创力的客户还有微软、戴尔、诺基亚、Moto、联想等。

  据凤凰网科技7月17日报道,当时珠海伟创力曾在表面上恢复过华为手机生产业务,但其过程几经反复,要求华为承诺各种保障条件,最终的结果是全面停止生产。据悉,在无法保障生产和业务持续之后,华为已经将伟创力彻底从其供应链体系中剔除。因此,长沙工厂的停产也在预料之中。多方消息显示,蓝思科技和比亚迪有意接手伟创力长沙一期和二期工厂。

  当然,伟创力的麻烦远不止于此。针对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5月31日,中国宣布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那么哪些实体有可能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中国有句成语:投桃报李。作为华为的重量级合作伙伴,其在与华为的合作中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利益,理应在艰难时刻,即便是出于美国政府的“禁令”不能雪中送炭,但也绝不可釜底抽薪。更何况这种釜底抽薪既不是所谓的“禁令”之需,更远超正常的商业行为(例如无故扣押原本属于华为的设备和物料)。这里我们不得不怀疑伟创力这家企业未来会走向何方?

  倍受业内关注的“美国对华为禁令”近日有了新的进展。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别官员近日透露,可能最快在未来两到四周时间内,批准一些公司重新向华为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称,在不影响所谓的美国安全的情况下,可以重新批准一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商品。

  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据财新网最新报道称,“自2019年3月开始,伟创力长沙一期项目的生产已经遭遇困顿。2019年5月,伟创力长沙工厂就已停产。”而伟创力长沙工厂停产的主要原因则是受“美国对华为禁令”的影响,因为伟创力长沙工厂主要的产能就是给华为手机的。俗话说:出头的椽子先烂。伟创力的井底之蛙之举最先受到伤害的却是自己。

  当然,通过此次伟创力对于华为的不义之举,相信业内也更清楚地看到了伟创力这类所谓合作伙伴的真实面目,那么未来相关产业链中谁还能放心地与之合作?自身的利益如何保证?是减少合作还是剔除?相信大家的心里都应该有清晰的答案。毕竟除了伟创力外,全球还有诸如富士康、比亚迪等具备相当实力的代工企业可以选择。

  不知业内看了上述作何感想?像伟创力这样的企业是否具备了列入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标准?我们认为应该将伟创力这样的企业列入清单中,毕竟通过其对于华为的做法,不仅存有非商业目的,还违背了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如果放任这样的企业不加以约束和警告,不仅对于与其合作的伙伴是一种伤害,对于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也是极大的阻碍。

  同样是美国企业,面对美国政府的禁令,伟创力的做法却是大相径庭。

  风物长宜放眼量。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产业链合作伙伴本着契约精神合作共赢的今天,任何阻挡这种趋势的行为终是短视和不可取的,近期对于华为的诸多利好也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点。而伟创力这种无视商业契约精神,甚至为此不惜牺牲合作伙伴利益、甚至是釜底抽薪之举。为此,我们强烈建议其应该首先被列入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以此保证中国产业及相关合作伙伴的利益及良性地发展。

  实际上,此前,美国相关芯片企业美光、英特尔等已经开始恢复向华为部分供货。更早些时候,博通、高通、英特尔等受限于华为“禁令”的美国企业纷纷游说美国政府相关部门,要求放宽对于华为“禁令”的限制。对此,上述公司隶属的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认为,美国对中国公司的制裁将使得协会成员自身看起来是不可靠的合作伙伴,这将让他们在全球处于严重劣势。

  据悉,5月17日,伟创力就通知其全球代工厂马上停止生产华为所有的设备,已生产的产品不让发货。更让业内感到不解,甚至气愤的是,其还拒不归还华为所有权的设备和物料。最后还是华为自己日夜兼程拉回了属于自己的物料。据业内人士称,EMS模式下物权是属于华为的,如果停止合作,华为理应拉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投入设备和物料,合理合规,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就是这样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伟创力却借美国政府的所谓禁令横加阻挠,不仅完全违背了基本的商业契约精神,甚至超出了商业目的。

  但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在与华为的合作中却赚得盆满钵满。据彭博社的数据显示,从华为获得营收最多的前十大美国厂商分别是:伟创力(Flex)、博通、高通、希捷、美光、Qorvo、Intel、Skyworks、康宁、ADI。其中,伟创力是从华为获取营收最多的美国厂商。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仅在2018财年,伟创力就从华为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营收。

  对此,商务部安全与管制局局长支陆逊在回答媒体有关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标准时称,中国政府在决定是否将某个实体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时,会综合考虑以下方面因素:一是该实体是否存在针对中国实体实施封锁、断供或其他歧视性措施的行为;二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基于非商业目的,违背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三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对中国企业或相关产业造成实质损害;四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或潜在威胁。

  基于此,据悉,华为已经将生产设备从伟创力工厂拉出,并彻底从供应链体系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