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罗静]又爆一个大雷!“商界木兰”罗静被拘,坐

  由于事发突然,二级市场投资者及部分基金机构均沦为“受害者”。罗静为何被拘?

  截至7月8日收盘,受实际控人罗静被拘影响,H股承兴国际控股报收0.900港元/股,跌幅为80.39%,单日市值蒸发39.74亿元港元,近7个交易日股价跌幅为87.76%。(如下图所示)

  5月24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需进一步补充与完善”,所以公司将延期答复。截止7月7日,公司方面仍未做进一布信息披露。

  根据公开信息,截止2019年3月31日,苏州晟隽持有博信股份6530万股,是博信股份第一大股东,占博信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28.39%。罗静为苏州晟隽法人代表。

  很显然,罗静的两家上市企业均给出基本统一的答复“等待调查结果”。

  然而,博信股份方面却是接连曝出大消息。先是6月13日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博信智通(苏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信智通”)约有1.19亿元人民币款项被拖欠而当上了原告;6月30日博信股份董秘及职工代表董事陈苑递交了辞职报告;7月3日证券事务代表张泽亦递交了辞职报告。承兴国际捷报频传存隐忧

  虽然通过官方获取原由有限,但在互联网时代信息爆发当下,部分投资者通过查找相关资料,发现了不少爆雷前的“征兆”。

  7月5日,由商业女强人罗静,坐拥3家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博信股份-600083-CN及新加坡Camsing Healthcare-CAMS。)均发布公告称,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执行主席罗静,于2019年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据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博信股份合计投资者有11507名。意味着“踩雷”的投资者有数万人之多。对于部分“踩雷”的散户们,只能在股票贴吧发发牢骚的同时,感慨股市如同人生起起落落来“安慰”自己。(如下图所示)

  公司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业务转型压力所致。博信股份的主营也由市政工程相关跨界转型至智能硬件相关业务。公司业绩的大变脸,却又在年度财报披露时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涉及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和部分营业收入需再确认。为此,5月12日博信股份收到上交所的《关于对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审核问询函》(上证公函【2019】0640号)(以下简称“问询函”)。询问函要求博信股份在5月25日之前就问询事项作出信息披露。

  据中国基金报此前报道,从警方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表示,实控人和财务总监之所以被刑事拘留应该和集资诈骗案有关。股民“宝宝心里苦”,基金公司“我更苦”

  承兴国际方面,罗静持有公司近65%股份。翻看公司近年财报,2017年公司业绩大幅增长。2017年收入同比增长530%至29.34亿港元。公司财报称收入增加的重大贡献来自新业务,即泛娱乐业务、销售及分销电子产品业务,贡献总收益约24亿港元。2018年公司收入水平与2017年基本持平。

  从不含少数股东权益的净利润来看,2017年承兴国际实现了约4500万港元净利润收入,这终结了公司连续五年的净利润亏损情况,2018年公司净利润扩大至约8700万港元,同比大幅增长92%。

  同时,博信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也出现了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39.44%飙升至2018年的97.74%。

  除此之外,国盛证券位列博信股份第三大股东,西藏康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6.7%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大股东。

  在没有“爆雷”之前,博信股份的董秘、证代已经分别于7月1日、7月3日辞职。另外,博信股份司法冻结资产。具体内容是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全部股份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苏州晟隽持有的全部股份(占比28.39%)还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自2019年7月3日起两年。

  根据博信股份公告获悉,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在6月20日被刑拘后,公司董事和财务总监姜绍阳于6月25日也涉案被拘,其原因为“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港股市场的承兴国际控股也表示,董事无法确定罗静出于何种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

  虽然博信股份实现“天地板”,但近7个交易日股价累计跌幅仍有-11.93%。不管如何,上市公司一旦“爆雷”、股价大跌、投资者买单。

  需要注意到的是,虽然承兴国际的业绩在2017年实现了大幅好转,但是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却在2017年大幅跌至-2.09亿港元。根据财报显示这主要是由于当期应收贸易账款及其他应收款项大幅增加至2.25亿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私募基金也“踩雷”中招,且涉及资金较大。根据博信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中至少有3家私募基金现身其中。其中毕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毕方元鑫1号和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共持有公司近3%的股份。荷瑞星2号私募基金和聚鑫15号资金信托分别持有公司1.87%和1.33%的股权。

  一家上市公司究竟如何,不能单从公司实控人受处罚的角度来看,财报也是另一种解读。博信股份业绩变脸

  与承兴国际控股股价全天在低位运行不同的是,A股博信股份股价早盘直接跌停,但午后股价出现异动,有大手笔资金流入“抄底”,将博信股份从跌停拉升至涨停板,实现“天地板”。

  截至7月4日收盘,罗静坐拥的3家上市公司中的承兴国际控股及博信股份合计市值约为79.22亿元人民币。按罗静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4.87%股权及博信股份28.93%股权换算,其身价约为40.12亿元人民币。

  根据博信股份2018年财报披露,公司净利润亏损约5245万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在2009至2017财年期间,九年的净利总和才约4333万元人民币。

  截至7月8日收盘,博信股份报收13.51元人民币/股,涨幅为10.02%。全天净买入前五大席位为广发证券天津环湖中路证券营业部、方正证券上饶庆丰路证券营业部、方正证券北京佟麟阁路证券营业部、广发证券普洱振兴路证券营业部、东莞证券东莞塘厦证券营业部,成交金额均在百万级别。(如下图所示)

  步入7月,资本市场不仅“爆雷不断”,且一个比一个“响”。续新城控股爆裂后,资本市场迎来更大的“雷”。

  值得注意的是,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在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的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中,涉及本金总额约34亿元,但是承兴国际控股控股股东在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受此影响,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股价一度跌逾20%。

  一天后的6月20日,罗静就在上海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该人士认为,这些资金要想获利并不容易,“二级市场上,很难有投资者愿意跟风,监管也会重点关注,不会容许作妖”。

  老板出了事,旗下上市公司的股价却涨停,还是罕见的“地天板”!昨日,博信股份用极端异常的表演,诠释了什么是任性,而其兄弟公司港股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下跌超过80%,对照之下,博信股份的异动更显魔幻。

  据查询,当日成交金额8.59亿元。

  进一步查询发现,在罗静入主后,随着各种资本运作的展开,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上涨了5倍有余,并于2018年下半年调入深港通。港交所披露易显示,承兴国际控股的港股通持股比例为0.72%。

  对于这种极端行情,有投资者在后悔卖早了,“割在了地板价”;也有投资者庆幸,虽然是最低价卖了,但是总算逃出来了。

  “地天板”行情惊呆市场

  上述港股业内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这些披露或与罗静在6月19日通过上述机构进行股权质押有关。

  此外,博信股份的2018年财报,还被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涉及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合理性,以及部分营业收入的确认。

  此前,博信股份的股价表现还算符合逻辑。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披露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在公告前,公司股价已出现跌停。

  有券商人士分析,在实际控制人出事之后,博信股份的股价出现跌停,反映了投资者的避险情绪,但是这个涨停来得太蹊跷,不排除有资金火中取栗,甚至可能是故意操纵。

  港交所披露易显示,6月19日,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均出现在了承兴国际控股的大股东一栏,持股比例62.84%。以上机构的权益披露原因是,取得了股份的保证权益。

  是谁在撬板?交易所盘后披露的交易数据显示,7月8日,前五大席位合计买入3.75亿元,前五大席位合计卖出1.81亿元。

  7月8日,博信股份以跌停板开盘。

  博信股份昨分时走势图⊙邱德坤记者黎灵希○编辑覃秘

  2017年年底,罗静旗下的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15.02亿元的价格承接博信股份合计28.39%的股份,成功入主这家A股公司,由于使用了较高的杠杆,罗静的实力也一直受到质疑。

  博信股份也陷入转型不利的困境。2017年,博信股份尝试拓展智能硬件及衍生产品领域的业务。2018年,博信股份的业务规模有所扩张,但受坏账计提准备的影响,当年实际亏损约5244.7万元。

  龙虎榜席位显示,当日买入博信股份金额最大的前五家营业部分别为:申万宏源温州车站大道证券营业部、安信证券盐城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海通证券嵊州西前街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五角场证券营业部、安信证券广州猎德大道证券营业部。

  公开信息显示,承兴国际集团正是罗静发家的大本营,由罗静于1996年在香港创办,涉足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罗静素有“商界木兰”之称,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

  异常发生在昨天下午开盘时。据盘中数据,13:00—13:01,博信股份从跌停拉升到涨1%,其间换手率28%,成交额达7.11亿元;13:01—13:03,不到900万元的资金便将股价拉升到涨停。此后,虽然博信股份的股价一度有所回落,但是最终又至涨停板并延续至收盘。

  和博信股份的“地天板”相比,其兄弟公司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走势可谓惨烈。7月8日开盘,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就出现断崖式下跌,盘中跌幅一度接近90%,截至当日收盘,该股报0.9港元,下跌80.39%。

  7月8日,就市场上普遍关心的疑点事项,上证报致电承兴国际控股CEO节晶,但是电话在拨通后被其挂断。随后,上证报又致电博信股份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也被对方婉拒。

  7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发布补充公告称,公司确实是在7月5日才收到警方文件,获悉罗静等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目前,博信股份的经营业务可能受到影响。今年一季度,博信股份扣非净利为负258.42万元。公司日常经营资金,来源于控股股东苏州晟隽7亿元额度内循环使用的借款,后续获得该项资金支持尚存在不确定性。

  在券商人士看来,承兴国际控股的暴跌,更符合上市公司以及其实控人目前的境遇:全面崩塌。

  然而,无论是港股平台还是A股公司,都充分暴露了一个信息:罗静“很缺钱”。

  2015年底,罗静旗下的China Base Group Limited出资约5.35亿港元收购了奕达国际集团74.35%的股份,入主后将其更名为承兴国际控股。

  “商界木兰”商业版图崩塌?

  是谁在撬板?买入的逻辑又是什么?有接受记者采访的券商人士分析,涉事公司的基本面情况较差,实控人涉案信息也很明确,这种情况下的异动显然不属于纯粹的市场行为,不排除有资金在背后操纵。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公告,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在6月20日已经被刑拘了,如今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

  如今,距离上交所问询函已经过去50多天时间了,博信股份仍未对其进行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1996年,罗静创办承兴国际集团,目前该集团为集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新业务的发展,使得博信股份去年的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但却是增收不增利,出现了较大的亏损。与此同时,博信股份负债出现大额的增长,资产负债率上升5成至97.74%。在年报审计时,会计师发现,博信股份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在对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联2018年10~12月账载营业收入2.33亿元中的部分收入,会计师执行了检查、函证、走访等审计程序,但仍未能获取满意的审计证据,以消除其对其中部分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确认的疑虑。

  在股吧中,博信股份的披露时间也成为股民“讨伐”的焦点。

  值得一提的是,博信股份子公司的经营问题也开始暴露。5月18日,博信股份披露称,博信智通被拖欠775.74万元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6月14日,上市公司再度披露称,博信智通被拖欠1.19亿元货款,其将客户告上法庭。

  除此之外,国盛证券位列博信股份第三大股东,西藏康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6.7%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大股东。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600083.SH)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上海警方又出手!又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刑事拘留,这一次连财务总监也一起抓了。

  责任编辑:彭金美

  往前追溯,5200万的亏损,相当于亏掉了此前5年的盈利总和。

  6月30日晚间,博信股份公告宣布,董事会收到公司职工代表董事、董秘陈苑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陈苑申请辞去公司职工代表董事、董秘及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陈苑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然而,在上交所要求的截止日到期前一天,博信股份发布了延期回复公告,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需进一步补充与完善,公司未能在上交所要求的时间内完成《问询函》回复并披露。但公司表示将加快补充、完善《问询函》涉及的相关事项,尽快回复并予以披露。”

  公司实控人、财务总监相继被刑拘 涉嫌信披违规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博信股份净利润亏损5244.70万元,同比下降720%;扣非净流润5417.61万元,同比下降6191%。

  博信股份的股价从6月28日起,也已经经历了6连跌,跌幅高达20%。5日实控人被抓的消息出来之后,持有该公司股票的1.1万股民又要“蕉绿”了。毕竟此前新城股份事件,已经有基金公司预计将有5个跌停。

  在苏州晟隽于2017年9月正式入主后,博信股份就开启了由市政工程业务向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转型之路。公司通过设立博信智通、博信智联、博信智能、博文智能等,尝试开拓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等新领域。

  图片来源:承兴国际官网截图

  来源:综合每日经济新闻、中国基金报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章——“临时报告”,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而上述重大事件包括,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受到刑事处罚、重大行政处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

  多家私募基金踩“雷”

  一家上市公司究竟如何,不能单从公司实控人受处罚的角度来看,财报也是另一种解读。

  董秘、证代提前“跑路”

  年报遭问询 延期50天未回复

  5月12日,博信股份收到上交所《关于对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在《问询函》中,针对博信股份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营业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等诸多问题,上交所罗列出10多个问题,要求上市公司在5月25日前进行回复。

  根据博信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中至少有3家私募基金现身其中。其中毕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毕方元鑫1号和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共持有公司近3%的股份。

  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的业绩下滑与其转型失利直接相关。

  荷瑞星2号私募基金和聚鑫15号资金信托分别持有公司1.87%和1.33%的股权。

  支持我们请点赞或使用评论功能↓↓↓

  从实控人和财务总监被抓的时间节点来看,不少网友认为公司董秘和证代一定是早就知道消息,提前“跑路”了。

  据中国基金报,公司的董秘在6月30日辞职,随后证券事务代表也因为个人原因在7月3日也离职了。

  比照几天前发生的新城控股控股黑天鹅事件,王振华7月1日下午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而新城控股公告披露时间是在7月3日,已经是涉嫌存在信息披露违规的情况了。

  被刑事拘留的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素有“商界木兰”之称,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

  “商界木兰”罗静,坐拥三家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