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

[BAT]BAT成为历史?ATM时代来临?

  虽然速度如此惊人,游戏肯定是加班加点赶出来的。但网易的《荒野行动》凭借良好的游戏体验。在去年年底的一个多月里数次登顶App Store免费下载榜榜首。并一度战胜了腾讯的“吃鸡游戏”。

  去年在吃鸡游戏上,网易赚了200亿,而腾讯亏了7亿。

  如果分析下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腾讯的核心竞争力是社交,阿里是电商,百度是搜索。而网易是产品。

  这是网易的部分产品,我们看到了和BAT的规整的产品线不同。网易的产品线非常的散乱。看起来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专注于产品成就了今天的网易

  看似慢吞吞的网易也有快的时候

  丁磊给网易定的策略并不是以速度抢占一块新兴的市场,这也许并不是“慢节奏”的网易的特长。但网易却能在一块红海市场中找准自己的定位,走精品化的路线。做高于整个行业标准的产品,这是网易到目前为止在同BAT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

  目前在国内,游戏业务上能和腾讯摆一摆手腕的网易能算是一家。

  曾经有业内人士评价说:丁磊是中国IT界最好的产品经理。“网易出品,必属精品”是用户给网易的评价。网易坚持去做好网易邮箱,虽然网易邮箱并不赚钱。但它给网易带来了基础性的流量。后期的产品“网易严选”就是网易邮箱团队孵化出来的。此外网易还做了很多不错的产品,比如网易云音乐,有道云笔记等等。

  网易云音乐2013年上线,其时移动音乐市场已经有QQ音乐,酷狗音乐,虾米音乐等十多款竞品。

  不但如此,网易在线下还在搞养殖:养猪和养鸡。

  先说说 网易有两大“怪”

  但事实恰恰相反的是,网易不但没有被杀死,反而活得很好。查了下网易的市值:目前网易的每股股价在260美元左右,市值341亿。

  这个市值在国内仅仅排在BAT和京东之后排名第五。相比当年的三大门户网站,网易目前的市值最高日子也最好过。

  网易云音乐如今和QQ音乐,阿里音乐共享市场份额。

  前面所说的非典型矩阵,也正是因为门户网站各个年龄段的用户都有,用户群体覆盖比较广所致。

  第一“怪”是在这个唯快不破的年代里,网易做事总是比别人慢两拍。

  这个故事发生在去年,10月30日的时候小米发布了自己的“吃鸡游戏”——小米枪战。 眼见小米要用第一款吃鸡手游抢占市场。仅仅两天以后,网易就将自己的吃鸡游戏的稍微工作做完。一口气上线了两款吃鸡游戏。这个速度比腾讯的游戏团队整整快了一个礼拜。

  丁磊养猪养鸡,也都是走的精品化的路线。网易的一头“未央猪”据说被卖出过11万的天价,而且还供不应求。

  做一个企业不专注自己的主营没有自己的核心产业,不是会死的很快么?

  网易考拉海购和网易严选分别是在2015年和2016年上线,就时间而言基本上算后海淘和电商时代了。市场中的格局基本已定。然而就在这样的条件下,网易还是硬生生的在市场中撕出一道口子。

  网易考拉海购和网易严选,在电商平台如林的中国市场。也保持了高速增长。其中网易严选去年营收增速达8倍。

  第二“怪”是网易的非典型产品矩阵

  根据巴克莱银行给予蚂蚁金服的估值计算方法——参照腾讯的28倍市盈率——来看,它同样证明了这家公司「去金融化」的成果,包括Capital One、Discover在内的金融公司市值大多只有8到12倍的市盈率。

  马云曾在谈及阿里和亚马逊的区别时,把赋能作为企业的核心价值,「我们愿意赋能其他企业做电商,但我们不是电商公司。」

  有趣的是,「ATM」的缩写含义——自动提款机——其实要比「BAT」——蝙蝠——形象许多,阿里、腾讯和蚂蚁金服真的如同现钞吞吐机器的那样,足以左右数字经济的未来。

  尽管移动支付已经被包装为所谓的「新四大发明」之一,与微信抢着把二维码入口贴到新零售的每一家商店也仍是一项重点工作,但是对于蚂蚁金服的整个集团而言,它的落子已由布局到了中盘。

  就像水利工程里的围堰手段,尽可能的把技术能力交付给能够共享用户的合作伙伴,是在互联网的下半场谋求继续增长的一种必要选择。

  蚂蚁金服未必不是通晓这个道理,在去年,蚂蚁金服的CTO程立提出了名为「BASIC」的基础技术战略,包括Blockchain (区块链)、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Security(安全)、IoT(物联网)和Computing(计算)五项,没有一个是和金融直接相关。

  只是在那个时候,「ATM」里的「M」究竟是不是蚂蚁金服,还必须要打上一个问号,毕竟美团也好,小米也好,它们都和「M」有关,且同为风头正劲的独角兽。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也符合彼得·德鲁克对于组织的定义,也就是「使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情。」

  据说百度对这样的揶揄相当不满,但是阿里和腾讯在向着五千亿美元的市值一骑绝尘而去的过程里,百度迄今仍然未能跻身千亿美元俱乐部,恐怕尴尬还是胜过激愤。

  在投资行业,有句话是说「学会与周期相处」,它指的是优秀的投资者不能只知道随着涨潮上浮,更要懂得如何应对退潮。

  卡尔维诺说过,时间流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感觉和思想稳定下来,成熟起来,摆脱一切急躁或者须臾的偶然变化。」

  三年前,马云曾经表示,中国互联网三强的格局将由「BAT」变成「ATM」。

  显然,这和中国金融体制的监管政策有关,在经历了野蛮生长的过程之后,钟摆终于又回弹到了保守的一侧。

  所以印度的Paytm、韩国的Kakao Pay、马来西亚,Touch N Go、印尼的DANA、巴基斯坦的Easypaisa……这些本土的移动支付或是数字钱包产品都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被蚂蚁金服持有部分股份。

  文 阑夕

  沃顿商学院在定义科技金融时是这么释义的:「用技术改进金融体系效率的经济行业。」

  这个体量,不仅超过了百度,甚至高于小米和滴滴之和。

  换句话说,它仍然遵循着工业革命以来的效率至上成果,无论是通过智能手机里的应用,还是经过数据甄选之后的对接,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始终是服务于人和钱之间的匹配。

  然而历史并未局限在战术层面。

  蚂蚁金服最为焦虑的时刻,无疑是被马云称之为遭到「偷袭珍珠港」的前后,借着社交红包这个神来之笔,微信支付深入支付宝的腹地,并正式拉开了二者正面竞争的序幕。

  三年时间倏忽而过,原本被视作是起跑线相近的三个「M」,已经泾渭分明的有了排序,蚂蚁金服以1500亿美元的估值,位列阿里和腾讯之后,成为中国第三大科技公司。

  今年年初,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达成协议,按照2014年双方签署的协议,前者最新持有股份比例被公布为33%,加上菜鸟网络,阿里的「大经济体」概念已经初现雏形。

  支付依旧很重要,但是支付以外的广阔天地,更是值得大有所为。

  比如前段时间,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蚂蚁金服将在下一个五年之内把「科技金融」的前者——即科技业务的营收——提升到65%的占比。

  它们的总体市值,不仅超过7000亿美元之巨——位列全球第五大科技公司的行列——也在真正意义上构建了一个横贯日常生活的商业帝国。

  另一方面,金融公司虽然素有高净值的特点,但其想象空间还是不及科技公司,输出技术而非资本,其实有助于创造结构稳固的回报公式。

  这些产品面向的市场人口高达30亿,甚至超过中国,同时互联网的发达程度,又属于落后于中国的洼地,这就相当适合经验的复制了。

  的确如此。

  可以看到这条思路也被应用在金融和物流两个方向,蚂蚁金服和菜鸟网络都不是直接的金融公司或是物流公司,它们的最大功能,在于把自己擅长的技术、用户和品牌这些资源开放出来,形成一个可以服务垂直行业的市集。

  也就是从「Fintech」到「Techfin」的转型。

  随便在百度上搜搜,就能看到2018年1月份甚至2017年的帖子,讲的就是ATM时代要替代BAT时代。

  百度重在搜索,阿里巴巴重在电商、金融,腾讯重在社交。至今为止,只有这三个领域能诞生三巨头般的存在。

  在国内,三巨头的BAT;在国外,三巨头是GAF。

  所以,BAT的时代仍在,你觉得呢?

  其实这种论调早已有之,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是BAT。

  这并非巧合,而是人的需求所致。只有在这三个领域,才有如此巨大的需求,能催生出这些巨头。

  BAT时代仍在

  最近,蚂蚁金服因为一次融资,估值达到了1510亿美元,远超百度的920亿美元。

  但我们要对这些小编说:以上全错。

  一直以来,百度其实总被低估,从其股价的下降与恢复就能看出。百度其实相当低调,所以容易被低估。而且,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百度将有足够优势。

  早已有之的言论

  BAT的存在,并不仅仅因为市值。

  而估值、市值这类东西,则虚无缥缈很多,因为估值、市值并不能代表真正的价值。蚂蚁金服很强大,但微信支付也在侵吞其市场,或许有一天,蚂蚁金服的估值就会让位给微信支付,因为后者是天然的流量入口,具有天然优势。

  ATM时代,其实早就被说烂了。媒体的小编们最喜欢抓眼球。

  G是谷歌,A是亚马逊,F是脸谱网。

  于是很多人说,BAT已成为历史,ATM时代来临。

  当时的M不是蚂蚁金服,而是美团、小米等等。你说这些小编,累不累啊?

  BAT之所以成为BAT,除了市值之外,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建立。